第069章

推荐阅读:

    逛了 第一天的商场,送了两女回去以后,柳宝玉漫无目的的逛着,突然间,柳宝玉眼前一亮,看到了一个美妇人,柳宝玉连忙走上前去,打起了招呼,豪门贵妇孙美慈看到一个十多岁的男人向自己打起了招呼,微微一愣之下出于礼貌,轻轻向柳宝玉伸出了手,“还未请教……”

    “柳宝玉。”柳宝玉也是笑着与她的手轻握了 第一下,保养极好的纤纤玉手柔若无骨,滑嫩细腻。听到柳宝玉说出名字,孙美慈想了起来,这不是柳氏集团的小传人么,当时自己还想把孙女嫁给他呢。

    孙美慈今天应该已经 第55岁了,身高在一米七左右,双腿修长,蜂腰轻盈婀娜,体态曲线优美,皮肤细腻白嫩,白中还透着粉红,鹅蛋型的脸庞、柳叶似的细眉,樱桃小口,鼻若悬胆,那一双似乎会说话的多情眼睛更是顾盼生辉。

    只见她有着婷婷玉立的苗条娇躯,该凸的地方凸,该瘦的地方瘦,比时装模特还婀娜多姿。如玫瑰花瓣般鲜艳娇嫩的绝色娇艳的脸蛋上,镶嵌着 第一双如梦幻般清纯的大眼睛。一只娇俏玲珑的小瑶鼻,一张樱桃般鲜红的小嘴加上线条流畅优美、秀丽绝俗的桃腮,似乎古今所有绝色大美人的优点都集中在了她脸上,只看一眼就会让人怦然心动,更还有她那洁白得犹如透明似的雪肌玉肤,娇嫩得就象初绽时的花瓣一样细腻润滑,浑身上下洋溢着雍容华贵、气质典雅轩昂的少妇风韵。

    虽然柳宝玉知道这是 第一位年过半百的女人,但是却怎么也无法将她与白发苍苍的老妇人形象联系起来,反而不禁有些头晕目眩、心旌神摇。

    征服眼前这个成熟美女,无疑对他有着巨大的动力。哪怕只是 第一夕情缘,也是愿意。对于尺度他把握的相当好,柳宝玉只是轻握了一下,就飞快缩回了手:“孙姨,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你,真高兴呀。”很显然,孙美慈对于柳宝玉那种不占她小便宜的动作也极为欣赏。

    豪门贵妇孙美慈见过各种各样的男人,而那些男人有不知道多少只为了多捏 第一下自己的手,而把话题扯着不放。淡淡地展颜一笑,豪门贵妇孙美慈笑道:“宝玉你太客气了!”

    “孙姨!”柳宝玉打蛇随滚上,直言不讳道:“孙姨笑起来真好看。”孙美慈笑得很优雅,虽然或许是因为她身材相貌气质的缘故,柳宝玉却总是感觉自己不由得被她那犹若牡丹盛开般动人笑容所挑逗到了,下腹之中传来 第一片燥热,神情一滞下。

    只见豪门贵妇孙美慈听了他如此直白的赞美,也是止住了笑容,脸颊微红。柳宝玉 第一时心直口快,顿有些尴尬的轻笑一下,别过了头去。

    就在这时,孙美慈也不知怎么回事,只觉得脚下一软,柳宝玉眼疾手快,一把搂住了孙美慈,她从柳宝玉的胸前抬起头来,第一次被丈夫之外的男人这样亲密地搂抱着,居然还是这样一个大男孩,而且还是……这个大男孩竟然有如此宽阔健壮的胸膛,给她以足够的温暖和安全感。

    柳宝玉只 第十五岁,在年过五旬的豪门贵妇孙美慈眼中,就只是一个大男孩罢了。从她领口处居高临下,柳宝玉清晰地看见那雪白深邃的乳沟,还有一对娇挺浑圆的酥胸玉峰,再加上她娇躯的柔软丰满,他再也控制不住,条件反射一样腾然勃起,硬邦邦地顶在孙美慈平坦柔软的小腹上。

    孙美慈立刻感觉到了他的生理反应,心慌意乱地看着他,想要推开他,又怕伤害了他的自尊心。 “对不起,孙姨,我不是故意的,只是……”

    柳宝玉几乎咬着孙美慈白嫩的耳珠低声说道,将下身勉强控制着和她的小腹分开了 第一些距离,“只是你真的太美了,我,我忍不住,你……你不要怪我……”

    孙美慈见柳宝玉开始有点不好意思,眼神流露出来大男孩的羞赧,心里对他倒也没有过于怪责,她发现柳宝玉的眼睛肆无忌惮地盯着她高耸饱满的酥胸上逡巡徘徊。

    两个人的身体如此近距离地接触,她清晰地闻到他身上浓烈的男人阳刚气息,仿佛还夹杂着男人火山爆发过后残留的化学药品的味道,熏得刚刚二婚再嫁豪门的美妇人妻的芳心居然有些慌慌的乱乱的,还有些心猿意马。

    柳宝玉忍不住轻轻亲吻着孙美慈象牙雕刻的颈项,随着柳宝玉的舌尖不停地舔磨她的颈项,他那细密的胡茬子也不时地扎在她柔嫩肌肤上,孙美慈猛地绷紧了 第四肢,压抑着不让自己发出喘息。

    紧接着修长的颈项以娇首为撑点,划作 第一道优美的外弧,完全暴露在柳宝玉的唇下,空出一大片任君轻薄的白和玉润,但还没等柳宝玉的唇舌占有整片领域,孙美慈的娇躯止不住一阵强烈地抖颤,一声娇呼由心深处发出,勉强压抑着化作低低浅浅的一声呻吟。

    孙美慈突然感受到柳宝玉居然开始咬啮吮吸她白嫩柔软的耳垂,立刻浑身娇颤,内心酥麻,却不想推开他。柳宝玉不说话,孙美慈也不言语,慢慢扭动着头却在享受着他的舌头的吮吸攒动, 第一丝过电的快感传到深处。

    柳宝玉的舌头亲吻舔动着孙美慈的玉颈,脸颊,色手抚摩着揉捏着她的丰腴美臀。孙美慈感受着柳宝玉的舌尖不断轻舐着她的耳根和玉般通透晶莹的耳垂,她就觉得从心底慢慢升腾起 第一股热涌,在周身上下快速地跑动数圈后,便不住刺激着她的每一寸敏感的肌肤,以及她的感官意识。

    柳宝玉立刻欲火高涨,食指大动,色手偷偷地搂抱住孙美慈的娇躯,隔着套裙在她丰腴滚圆的美臀抚摩揉搓着。孙美慈瞪大了美目,可是害怕若是发出太大的响声会惊动外表的人,不敢做出任何挣扎反抗,只好通过眼睛传达着羞辱哀求的神色,但是在柳宝玉手法娴熟的抚摩揉捏着她丰腴滚圆的臀瓣之下, 第一丝丝麻酥酥的感觉从她的美臀传向她的玉体深处。

    在偏僻的楼梯间走道拐角里,豪门贵妇孙美慈被柳宝玉偷偷抚摩揉搓,美貌成熟的性感美妇感觉羞辱之中包含的快感越来越强烈地冲击侵袭着她得不到丈夫满足的身心。

    中国的俗话:“ 第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大家心照不宣地知道那是说女人的。我猜想这话是男人说的。三四十的女人,成熟而自信,各方面的开始发展完善并走向巅峰,一些女性事业上的发展直逼男人,和男人并驾齐驱,那种张牙舞爪的气势,的确是如狼似虎。她的生活阅历和对生活的感悟,也令她开始透彻理解和享受生活,包括性。

    孙美慈今年已经55岁了,她为何还能保持如此之好的容貌,肌肤和身段?其实,这和她每个月秘密去医院服食胎盘素打肉毒杆菌,而她的老公早已经远远不能满足她了。

    黑暗的空间里,柳宝玉已经开始撩起了孙美慈的套裙,肆意地抚摩揉搓着她丰满浑圆的大腿,包裹着肉色透明水晶丝袜,更是手感滑腻性感迷人,令柳宝玉产生更加强烈的冲动。

    柳宝玉继续侵袭着孙美慈,乐此不疲,她耳畔凉凉的是他吻过的湿痕,热热温润的是他肆虐的长舌,还有“嗉嗉”吮吸的声音隔着小巧如元宝般的耳朵清晰地传进孙美慈的心头。

    种种切实的感觉与她正直的理念不停地碰撞着,即使她再如何地忍耐,却还是挡不住阵阵快感和需求从体内升腾迸发。忽然,柳宝玉沉沉的呼吸声漂浮到豪门贵妇孙美慈的耳际,并有意地在她耳边呵了口气,那温热的气息透过耳道“咻”地直吹了进去,划过她早已泛红的耳朵上那极其细密的小小绒毛,又吹拂起她贴在耳鬓的几根发丝。这种酥酥痒痒的感觉慢慢将悄悄地挑上她的心头。

    豪门贵妇孙美慈惬意地微闭着美目,突然感觉到柳宝玉的嘴唇最后落在她柔软湿润的红唇上。在柳宝玉火热的双唇攻击下,豪门贵妇孙美慈感觉自己好像此时在梦中 第一样,当他的舌尖分开她双唇时,她并无丝毫抵抗的意念,当他的双唇与她香舌缠绕到一起时,孙美慈口中竟然分泌出津液。

    柳宝玉又突然进攻,厚厚的嘴唇封上了她湿润柔软的双唇,粗大的舌头伸进了孙美慈的小口。孙美慈下意识把脸向 第两边拼命的摆动着试图避开柳宝玉那张大嘴,他的舌头放肆的在她口中活动着,时而和她的小舌头纠缠在一起,时而又沿着光洁的牙齿游走,两人的口紧贴在一起。

    亲吻的感觉如此美好,孙美慈霎时间感觉到 第百花齐放,自己就像一只快乐的花蝴蝶一样,在花丛中自由飞翔,轻盈无限,两人舌尖缠绵,互相吸吮着,再也不愿意分开。

    豪门贵妇孙美慈温柔驯服地献上了自己的红唇,完全丧失了最后 第一点矜持和抗拒,柳宝玉的技巧却是格外的高,她只觉得才只是一吻上而已,他的舌头已迅快地溜了进来,勾出了她的小香舌,带着她在唇间甜美地舞动着,口中的汁液不住交流,那滋味简直就比得上被迷情眼挑逗的味道,弄得孙美慈登时芳心迷醉,咿唔连声。

    迷醉在深吻中的豪门贵妇孙美慈浑然忘我地任由柳宝玉火热的舌在口中恣意舞弄,香舌也美妙地配合回舞,虽说不断有汁水被她勾吸过来,但不知怎么回事,她的喉中反而愈发焦燥了。

    孙美慈已是娇喘嘘嘘、媚目流火,凝脂般的肌肤酡红娇润,她突然分明感受到柳宝玉趁着热吻的机会,色手居然探进她的套裙里面,抚摩揉搓着她的丰满浑圆的丝袜美腿,并且得寸进尺地向之间进发。

    尽管孙美慈还在半推半就地抗拒着,无奈 第一池春水已给吹皱,她的心情再也按捺不下来,呼吸加速,全身微颤。当两人的四片嘴唇粘在一起、两片舌尖碰在一块时,她体味到了一种久违的亲切和温柔,这种感觉曾在蜜月里和丈夫在一起夫妻敦伦时有过,后来就杳无踪迹了,即使和丈夫亲热的时候也没有了往日的激情。

    刹那间,她的理智模糊了,只感觉体内 第一股莫名的冲动涌上她的心头,彻底摧垮了她的思想壁垒;只感觉浑身发热,酝酿出一种强烈狂热的需求——渴望异性的慰藉和怜爱,渴望异性的强悍凶猛来充实她的空虚和渴望。

    “宝玉,不……不要这样……”孙美慈死死抓住了柳宝玉的色手,娇喘吁吁着呢喃道。 “孙姨,原谅我的冲动。不过,你真的是我见过最美丽的女子。”

    柳宝玉依然不肯放开对孙美慈的搂抱,软语温存,可是他的解释却是那么苍白无力。 “我哪里有你的你妈妈美?”孙美慈心头的悸动还没有平息下来,粉面绯红,羞赧妩媚地娇嗔道。

    “你们是春兰秋菊,各擅胜场,妈妈是含苞初放的海棠,而孙姨你是芬芳温馨的桃花。”柳宝玉搂抱着孙美慈,轻轻咬着她白嫩的耳珠,甜言蜜语地低声呢喃道:“外表是小家碧玉,内里热情似火,春意浓浓,还有 第一片善心呢!”

    “小坏蛋,花言巧语!快点放开我……”孙美慈耳垂最是敏感,被他舔弄得娇躯轻颤,娇喘吁吁,嘤咛声声,“你……你不要舔人家的耳垂啊!小坏蛋……”

    “孙姨,你就依我 第一次吧!”柳宝玉搂抱着孙美慈丰满柔软的娇躯耍赖撒娇道:“我保证,就一次。” “宝玉,我……”孙美慈虽然有人妻的伦理道德的束缚而感到暧昧羞涩,却也有些喜欢这个大男孩的搂抱,内心深处甚至渴望他的亲吻抚摸,她羞赧妩媚地娇嗔道:“好了,小坏蛋,快点放开人家吧!”

本文网址:http://www.62ny.com/xs/0/581/46251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62ny.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