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小说 > 玄幻魔法 > 巅峰武帝 > 1512章 有诈

1512章 有诈

推荐阅读:

    1512章 有诈

    而两人的战技,几乎只是在转瞬之间,便在浩瀚的天空中相遇。

    “铿铿铿……”

    刹那间,密密麻麻的金属碰撞声瞬间响彻苍穹。

    荡天印毕竟太庞大了,斩过之处,烈天宗铺天盖地涌来的爪痕,瞬间被击得纷纷破碎,化为一片片光雨消散开来。

    然而这也只是最开始的时候,随着涌来的爪痕越来越多,荡天印的去势也渐渐缓慢了下来。

    虽然奔来的爪痕依旧一触即溃,但因为数量太多的原因,一番前仆后继的攻势下,荡天印还是渐渐暗淡了下来。

    “当!”

    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在帝释天难以置信的目光中,荡天印还是被一批爪痕给震飞了回去。

    “哈哈,帝释天,今天就是你的末日!”

    眼见终于一举压下帝释天,烈天宗顿时猖狂的大笑了起来,模样狰狞可怖,完全没有了往日里的阴柔与威严,宛如一只穷凶极恶的魔鬼。

    “看来是时间出手了!”

    暗中跟着的齐运喃喃自语了一声,就要暴冲而出。

    但没等他有所动作,已经被漫天爪痕包裹的帝释天,竟然又冷笑了一声,“今天我敢单独来跟你决一死战,你还真以为我只是修为得到晋升吗?”

    此话一出,正准备冲出去的齐运又停了下来,暗道:“难道他还有什么更加强大的后手?”

    不但他,就连烈天宗脸上的狰狞之色也是一滞。

    只是看了一眼将帝释天层层包裹的爪痕,他又冷笑了一声,“哼,死到临头了,还想故弄玄虚吗?”

    嘴上这么说着,他的声音中,分明带上了一丝紧张。

    只是他越担心什么,就越发生什么。

    “嘣……”

    正当他以为帝释天绝对会在漫天爪痕下化为碎片时,一声巨响猛然传出,紧接着,已经将帝释天覆盖得水泄不通的爪痕,瞬间像是受到了什么巨力的冲击,从内而外,瞬间爆碎开来,化为一股耀眼的光雨冲向四面八方。

    “怎么可能?”

    烈天宗失声惊呼。

    只是任他再难以置信,他引以为傲的战技神魔俱灭,还是在虚空中一点点崩溃开来。

    “不,我不信,他不过域主两星,我的神魔俱灭可是刚刚领悟出来不久的终极战技,他怎么可能挡得下来?”

    烈天宗满脸灰败,此时此刻,他似乎彻底绝望了,一边喃喃自语的重复着这句话,一边木然的向后退去。

    “烈天宗,我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还有什么手段尽管施展出来!”

    是帝释天的声音。

    冰冷拒绝,铿锵如铁,就像洪钟大吕,瞬间在这片动荡的虚空中回荡不绝。

    要知道他为了打败烈天宗,隐忍了五千年,眼看就要得偿所愿,可想而知,他心里有多激动。以至于从漫天光雨中冲出时,他竟然没有第一时间动手,反而威势凛凛的矗立于虚空中,乱流卷来,掀起他的长发,那张刚毅得如同刀削般的脸,在乱发中隐若隐现,显得神秘而妖异。

    “你刚才是如何冲破神魔俱灭的?”烈天宗一脸惶恐。

    “我刚才就说了,我今天敢单独来面对你,除了修为得到提升之外,我还悟出了新的战技,而我刚才施展的,正是碧海封魔手的第二式,破灭重生!”

    “破灭重生?”

    烈天宗一脸惊愕。

    而暗中的齐运,则灵机一动,“好匹配的战技名字!”

    帝释天原本就在绝望中煎熬了向千年,这几千年来,他如同行尸走肉,直到与萧芙莹见面,他才死灰复燃,而那个时候,他正好冲破了几千年来的桎梏,并悟出了新的战技,而他那时候的心境,确实跟他刚才施展破灭重生简直就是量身订做。

    “好吧,我承认我败了,不过在临死之前,我希望能还你一样东西。”

    烈天宗似乎真的放弃了反抗,语气都显得有些萎靡。

    “什么东西?”帝释天皱了皱眉。

    “一个你与萧芙莹一直都想得到的东西。”

    虽然没有说明什么,但帝释天那张布满杀意的脸,却瞬间变了变。

    “连心锁?”

    “不错。”烈天宗点了点头,“连心锁乃萧芙莹几千年前的法器,我将她囚禁后,也顺手将她的法器收了,既然你现在已经找到了她,那么临死之前,我做个顺水人情也行。”

    烈天宗倒是说得一脸愧疚,帝释天却瞬间怒吼了一声,“放屁!这原本就是莹儿的东西,是你用卑劣的手段强行夺去的,现在归还,不过是拿回属于莹儿的东西,哪来的人情之说?”

    “好好好,不是人情,是我想弥补当年犯下的罪孽,行了吧?”

    见帝释天怒发皆张,烈天宗急忙妥协。

    下一刻,他立刻伸手在储物手镯上一抹,“嗡”的一阵幽光闪烁过后,一把形状怪异的物体瞬间呈现在了帝释天面前。

    那是两个相扣在了一起的圆环,通体绿色,圆润光泽,刚刚取出,便相互碰撞,发出“丁丁当当”的声响,听起来极其悦耳。

    帝释天只是瞥了一眼,目光顿时变得灼热了起来。

    因为烈天宗此刻取出的,正是萧芙莹的法器,连心锁。

    “拿来!”

    紧紧盯着连心锁看了许久,帝释天才低沉的说了一句。

    烈天宗似乎真的良心发现,居然没有耍什么花样,而是径直将连心锁给抛了过去。

    “有诈!”

    尽管烈天宗的表情很逼真,但眼见连心锁被他这般轻易抛向帝释天,齐运心里还是瞬间升起了一抹不好的预感。

    以他对烈天宗的了解,这厮不但心胸狭窄,而且为人卑劣至极,此刻他之所以取出连心锁,绝对怀着某种不轨的目的。

    只是烈天宗具体有什么阴谋,他一时间又看不出来,以至眼睁睁看着连心锁帝释天飞去时,他竟然犹豫了,并没有第一时间站出来制止。

    也正是因为这样,帝释天这个脑子一根筋的家伙,想也不想便将之接到了手中。

    这一接之下,他的手心瞬间发出“滋滋”一阵灼烧的声响,一股股白烟更是从中泛起。

    “啊……”

    尽管只是手掌,但随着这股白烟的腾起,帝释天嘴里却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似乎正在承受着极大的痛苦。

    “哈哈,我都说了,哪怕你现在的修为已经不可同日而语,凭你这几千年来迂腐不化的思维模式,你根本就不可能斗得过我。”

    眼见帝释天中招,烈天宗顿时得意的大笑了起来。

    “你对我做了什么?”帝释天气得咬牙切齿。

    只是烈天宗却视若无睹,一边向前飘去,一边不紧不慢的说道:“拿别人的东西,是要付出代价的,这个道理连一个凡人都明白,你怎么就是这么傻呢?”

    “可连心锁是莹儿的东西,不是你的!”

    听到这话,烈天宗笑得更加猖狂了,“嘿嘿,说你迂腐你还不信,事到如今了,你还固执着连心锁是谁的东西,你还是先看看自己的手掌吧。”

    尽管一脸愤怒,帝释天还是下意识看向了自己的手掌。

    结果这一看之下,他脸色更是一变再变。

    只见他一双手掌,只是在几个呼吸的时间,就被腐蚀得只剩下森森白骨,而且腐蚀的力量,还在不断向手臂蔓延,看这种趋势,如果不马上制止,可能会蔓延至全身。

    “烈天宗你这个卑鄙小人,你竟然在连心锁上下毒?”

    “是又如何?”直到如今,烈天宗倒也没有否认,冷笑道:“要怪就怪你太冥顽不化,刚才你明明可以一招将我轰杀,但你却没有。而我,只是随便施展了个小小的伎俩,就让你毫无还手之力。”

    似乎觉得还不够过瘾,没等帝释天再说什么,他又继续补充道:“临死前就让你死个明白,你现在所中的,乃是我这几千年来精心制作的一种剧毒,名为蚀血散,一旦接触,无论修为有多高,都会在短短上百个呼吸之内,被腐蚀成一具白骨。不过这都不是最严重的,最严重的是,就算你有办法制止,这种剧毒一旦入体,也会在很短的时间内侵入五脏六腑,令你的修为迅速迅速后退。”

    帝释天一惊,再也顾不得疼痛,立刻内视了一遍。

    这一看之下,他更是惶恐莫名。

    因为只是在烈天宗说话的这几个呼吸的时间,不但蚀血散的毒,已经将他半条手臂腐蚀干净,就连他的修为,也在以一种奇快无比的速度倒退,此时此刻,他的修为竟然已经只是祖级四星。

    “就算死,我也要让你付出血的代价!”

    感受到自己的修为在迅速倒退,帝释天愤怒如狂,瞬间不顾一切的向烈天宗扑去。

    结果烈天宗只是随手一掌按出,便将他整个人给轰得吐血倒飞了出去。

    而且这还是他有意留手的结果,不然凭两人现在的实力差距,随手一掌,也不是帝释天能够承受的。

    “蚀血散原本带着一丝异味,颜色也呈绿色,以你刚才的修为,应该是能够第一时间察觉,但你的性格我太了解了,只要一提到与萧芙莹有关的事情,你就会变成个白痴二货,所以你会落得如此下场,只能怪你太感性。”

    感受到帝释天身上的气息越来越微弱,烈天宗更是形骸毕露,再也没有半点夜叉部部主应有的气度与风范。

本文网址:http://www.62ny.com/xs/1/1640/127398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62ny.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