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小说 > 都市言情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 206.云端的滋味(一更)

206.云端的滋味(一更)

推荐阅读:

    沈谦跟傅衡逸现在在同一个军区,却分属于不同的部队,进入沈谦这里必须登记,门口的警卫员先给沈谦的办公室打了电话,很快,沈谦就来了。

    “清澜,你怎么来了?”沈谦看到女儿,很是惊讶。

    “来看看你。”

    知道这是沈参谋的女儿,警卫员自然是放行的。

    “这次怎么会想到来军区?”而且军区大门的警卫员竟然放行了。

    “我来看傅衡逸的。”

    沈谦了然,他倒是忘了,傅衡逸这段时间会在京城军区,就在他们的隔壁。

    “爸爸倒是忘了,家里一切还好吗?”他近段时间也很忙,都没有回过家。

    “很好,爷爷和妈妈的身体都很好。”沈清澜回答道,沈希潼也很好,这次的音乐会很成功,加上媒体的大量宣传和赞扬,沈希潼的知名度一下子飙升,甚至还有广告商看中了她的商业价值,邀请她拍广告,这段时间的沈希潼可谓是春风得意。

    “那就好,打算在这里待几天?”沈谦跟这个女儿平时相处的时间不多,不知道该跟女儿聊些什么,只能这么尬聊着。

    沈清澜也只是顺道过来看看,她没有回答沈谦的这个话,而是说了一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部队比我想象着中的好。”

    沈谦微微一愣,看向沈清澜,对上她依旧清冷的眉眼,“想进部队吗?”

    沈清澜摇头,这辈子她都不会进部队的,她过去的身份就是一个定时炸弹,要是被人爆出来,恐怕沈家和傅家都要受她的连累,要是她再进部队,那么后果……

    “只是忽然想明白了,有些事,你认为的不一定就是对的。”沈清澜看着远方,淡淡的说道。

    沈谦温和地笑笑,“清澜,爸爸妈妈和你爷爷奶奶对你从来没有太大的要求,只要你能按照自己的心意活得开心幸福就好。你大概不知道,你奶奶临终前,曾对我说过,如果未来你遇到了任何的不幸福,只要我还活着,都要保护好你。”

    想起那个已经离开的老人,沈清澜的心中还是会有淡淡的疼痛,那是她回到沈家的第一个温暖,第一道阳光。

    “爸,我现在很好,傅衡逸对我也很好,奶奶会放心的。”

    “清澜,看着你现在这么优秀,其实爸爸心里很歉疚,希潼的事情……爸爸很抱歉。”当初如果不是妻子的病,他根本不会去收养沈希潼。

    “要是她哪里做的不对,你想要教训她,爸爸不会说什么,你妈妈那里爸爸会去说。”沈谦温声开口。

    “而且希潼已经找到了自己的亲生父母,过段时间,爸爸会在京城给她买一套房子,让他们一家人团聚。”这是沈谦这段时间一直在考虑的,只是没有时间去实施而已。

    沈清澜美眸轻闪,看了一眼沈谦,只觉得沈谦似乎知道的事情不少。

    “不要这么看着爸爸,爸爸还没有老糊涂,也没有老花眼。”沈谦笑容温和,“你是我唯一的女儿,一直都是。”

    沈清澜沉默,对于这话,她不知道该怎么去接,更多的时候,沈谦给她的印象就是温和的,是个慈爱的长辈,但是却让她再也亲近不起来。

    “如果有一天,我给沈家带来麻烦了呢?”沈清澜淡淡开口,带着一丝试探。

    “清澜,你是沈家的女儿,是我和你妈妈唯一的女儿,不管如何,我都会护着你。”沈谦说的很是认真,没有一丝玩笑的成分,这个女儿是他的妻子拼了命生下来的,当时楚云蓉生沈清澜的时候难产,沈清澜出生的时候浑身发紫,已经窒息了,而楚云蓉受不了这个刺激,大出血,差点死在了手术台上。

    母女俩的命都是从阎王爷里抢回来的,就是因为这样,楚云蓉对于沈清澜才格外的疼爱和在乎。

    沈谦那时候看着别推出手术室的妻子和女儿,一米八几的大男人,握着妻子的手,哭得满脸是泪。

    从回到沈家之后,除了爷爷奶奶,她其实谁也没有接受,她知道沈谦在她回来之前调查过她的身份,不止一次,怀疑她回到沈家是被人利用。所以她跟沈谦自然亲近不起来。

    楚云蓉又是那样的作为,沈清澜冷眼旁观着,把自己当做一个局外人,就连沈君煜,也是后来才慢慢接受的。

    那次车祸意外,楚云蓉拉开她的瞬间,还有今天沈谦说的话都在沈清澜的心底留下了痕迹,或许她从一开始就错了。

    “爸,以前是我错了。”良久,沈清澜轻声开口。

    沈谦笑笑,“没有什么对与错,你是我们沈家的孩子,是爸爸的女儿,难道你做错事,爸爸还能打你不成。”

    “你要打也是可以的,我不还手。”沈清澜抿唇。

    沈谦没忍住,哈哈大笑,有时候他是真的觉得自己女儿这个性子挺可爱的。

    沈清澜嘴角轻勾。

    “只是清澜,你妈妈她……”沈谦犹豫了一下,终究没有将楚云蓉的抑郁症没好,一直在吃药的事情说出来,这件事家里知道的人除了楚云蓉本人,就只有沈谦。

    就连沈老爷子和沈奶奶都以为楚云蓉的病早就好了,所以才对她对待沈清澜的态度很是不满。

    “爸,我知道。”

    沈谦知道沈清澜是个有主意的,也不多说什么。

    **

    沈希潼最近可谓是春风得意,报纸上,网络上到处都是对她的赞美之词,什么“天才钢琴家”“最美钢琴手”“颜值与美貌于一身的钢琴家”“钢琴女神”……

    热搜榜上长时间占据着第一的位置。

    只要沈希潼走出去,都能接收到一大波注视,还有人追着她叫“女神”,现在她出行都要带着墨镜和帽子,捂得严严实实的,要是被人认出来,就再也走不了了,这样的盛况真是比一些明星还要夸张。

    只是沈希潼的好心情没有维持几天,就被李家夫妻给破坏殆尽了。

    看着站在自己的面前的李大头和田翠芳,沈希潼的脸上没有一丝的笑容,“你们来这里干什么?”这里可是乐团,要是被人看到了,让她怎么说。上次田翠芳来找她就已经让她很不满了。

    田翠芳依旧是那副苦大仇深的样子,仿佛全世界都欠了她的样子,看见沈希潼,脸上挤出一抹笑,“希潼,你现在忙不忙啊?”

    “我忙不忙你们看不出来?”知道他们的目的,沈希潼也没有跟他们扯犊子,“说吧,你们这次又要多少钱?”

    李大头脸色一沉,眼睛一瞪,看着沈清澜的眼睛里都是不满,“我们是你的父母,不是要饭的,你用钱打发我们是什么意思,你不来看我们,难道我们还不能来看女儿吗?”

    沈希潼嘲讽地笑笑,“所以我应该谢谢你们来看我吗?现在人也看到了,既然不是为了钱,那么你们就可以离开了,乐团里我的事情还是很多的。”

    “那个希潼,你等等,妈妈有话跟你说。”田翠芳伸手拉住沈希潼的衣角,沈希潼离开的脚步一顿,嘴角讽刺,说不是为了钱,谁信。

    转过身,看着他们,“还有事?”

    “你给你弟买个房子,他都这么大的人了,连个房子都没有,你是做姐姐的,总要顾着这个唯一的弟弟。”李大头理所当然地开口。

    沈希潼气笑了,这果然就不是为了那几个小钱的,京城的房子,亏他们说的出口,一开口就是一套房子,当时菜市场上卖白菜呢。

    “他们是你的儿子,又不是我儿子,我凭什么给他买?”

    李大头眼睛一瞪,看着有几分凶相,“他是你唯一的弟弟,家里的顶梁柱,你这个做姐姐的有这个条件怎么不知道要照顾他,以后你结婚了,你娘家有兄弟撑腰,你底气也足一点。”

    沈希潼笑了,“我靠他?这辈子我就是死了我也不会靠他,想让我给他买房子,做梦去吧。”她的话说的相当的不客气,对李家夫妻,她从来没有客气过。

    李大头脸色一青,就要开骂,田翠芳一把拉住他,这里可是在外面,沈希潼又是要面子的人,要是被别人看到,沈希潼真的豁出去了不管他们,他们就真的要哭了。

    “希潼,别生气,要怪就怪我们做父母的不争气,还要靠你来养活我们,我们这也实在没有办法了,你弟弟最近谈了一个女朋友,结果把人家的肚子搞大了,你说人家好好的姑娘家,咱们也不能穿上裤子就翻脸不认人吧,你爸爸的意思就是把那个姑娘给娶了,毕竟你弟弟也这么大了,是时候娶媳妇了。但是结婚总得有个房子吧,我们又没钱,只能来找你了。”

    “能看上他的女人想必也不是什么好鸟,我看还是算了吧,结什么婚,要是过不下去就直接分手,房子没有。李勇爱咋样就咋样,我不管。”

    不管田翠芳怎么说,沈希潼就是一句话,不买,也不管。这家人就是水蛭,一旦缠上了,不把你的血吸干是不会罢手的,她又不是提款机,凭什么?

    “那你就给我和你妈买一套房子,我跟你妈老了,总要有个养老的地方现在住在别人家里,每个月几千块的房租算是怎么回事。”李大头眼珠子一转,退而求其次,刚出将他们找到的那人最近两天来找过他们,跟他们说沈希潼现在这么出名,赚的钱都是大把大把的,光他拍摄的广告代言费就是好几百万,沈家的家中那么有钱,肯定不会要她的钱,她赚的钱就全是她的,现在不问她要,以后等她嫁人了,这些钱就都带去婆家了。

    李大头一听,顿时觉得很有道理,生女儿就是这点不好,最后都是别人家的人。马不停蹄得赶来找沈希潼,生怕她明天就嫁人了。

    沈希潼不可置信的看着李大头,似乎是惊讶于他的理所当然。

    “别跟说我没钱,现在电视里报纸上都是你,广告里也有你,你肯定有钱,别人可都水说了,那个什么代什么言的,有很多钱可以拿,我们是你的父母,你要是不赡养我们,我们是可以告你的,就说你不孝。”李大头继续说道,这些说辞都是那个人教的,只是那个人说的很复杂,有些他忘记了,但大致意思是没错的。

    沈希潼脸上一片铁青,注意到李大头话里的用词,脸色一沉,“听别人说?听谁说的?”

    李大头眼底闪过一抹慌乱,这自然是不能说实话,沈希潼要是知道,肯定就不会给他们一分钱。

    “什么听谁说的,还用得着别人说吗,戴电视里电脑里都是你,我们又不是瞎子,会看不见吗?”

    沈希潼狐疑地看着他,却没有看出什么来。

    李大头暗暗送了一口气,刚才差点就说漏了,“我知道你不希望别人知道你的亲生父母是个穷人,你想做沈家的大小姐,我们也不是非让你离开沈家跟我们生活在一起不可,但是要让我们不去说出你的身世,你总要让我们生活得下去吧。”

    终于不再打感情牌了?沈希潼嘲讽地笑笑,亏她还以为他们可以再坚持一下,没想到这么快就原形毕露了,她就知道这对夫妻当年能为了他们自己过得舒服就抛弃自己的亲生孩子,肯定就不会有什么悔改之心,果然吧。

    沈希潼倒也不伤心,本来就对他们没有任何的感情。

    “房子我现在确实买不起,京城的房子即便是一套小的都要好几百万,我现在赚的是多,但是那些钱都要以后才能给我,现在我哪里有钱,给你们的生活费都是我省下来的。”

    他们不打感情牌,沈希潼确实要打苦情牌的。

    李大头在来之前就已经料到了沈希潼的反应,那个人已经跟他们说明白了,自然不会相信她,“我是没文化,但是你不能骗我,来之前我特意找人问过了,你肯定有钱,你要是不肯买房子给我,那也简单,我就去找律师,让法官来评评理。顺便去找你那些同事聊聊,你到底是怎么对待你的亲生父母的。”

    李大头说完就作势要走,沈希潼脸色青了红,红了紫,紫了黑,煞是好看,这明晃晃的威胁她能不理吗?

    “站住,不就是要房子吗,行,我买。我明天就去买,行了吗?”

    李大头满脸喜意,加了一个条件,“我要靠近市中心的房子,太远的不要,我跟你妈都不会开车,太远了看了病都不方便。”

    沈希潼脸色很黑,“现在你们可以走了吗?”

    “这个月的生活费没有了,你拿点。”李大头伸手。

    沈希潼木着一张脸,从包里拿出一叠现金,递给李大头,李大头塞进怀里,看了一眼田翠芳,田翠芳看着方彤,温柔的说到,“希潼,我跟你爸就先走了,你一个人在沈家要小心一点,要是受了什么委屈就回家来。”

    沈希潼不耐烦地摆摆手,现在只想让他们赶紧滚,滚出她的视线最好,她的胸口上下起伏,那是气的。

    看了眼四周,发现没人,这才离开了,等她离开之后,从不远处的树后面走出一个人来,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

    她是乐团里的另一个钢琴手,弹得并不比沈希潼差,但是楚云蓉要推沈希潼上位,很多的演出机会都没有她的份,心中早就不舒服了。

    很早以前她曾听闻沈希潼是沈家的养女,她还不信,毕竟楚云蓉对着沈希潼太好,说他们不是亲母女都没人信,没想到竟然是真的,不仅如此,沈希潼竟然为了做沈家的大小姐就不认自己的父母,这件事不知道沈家知道吗?

    她看着手里的手机,里面是刚才他们对话的录音,虽然因为距离的原因,听到不是特别清楚,但还是能听出来的。

    她笑了笑,若无其事地走了回去。

    第二天,网上忽然爆出一则消息,新津钢琴家沈希潼不是沈家亲生女儿,而是领养的,不仅如此,在亲生父母找上门来的时候竟然还因为不肯放弃沈家的身份而不认,上面不仅有文字,还有一则录音,都是沈希潼开口说李大头的那些话,还有田翠芳说的话,至于李大头那些威胁沈希潼的言语却是被删除了。

    消息刚被爆出来,就在网上引起了轩然大波,很多人第一反应就是这录音是假的,肯定是沈希潼的黑粉干的,是为了炒作,结果有一个大V跳出来,说这段录音是真实的,没有被动过任何手脚,刚刚说是假的那些人瞬间被打脸。

    在网上销声匿迹,根本不敢出来说话,沈希潼的形象瞬间从原来的完美女神跌下神坛,网上都是一片骂声。

    强烈的反差让沈希潼气的砸了自己的电脑,她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件事是李家夫妻干的,毕竟他们昨天刚刚威胁过她,但是自己一想就知道不可能,毕竟房子还没有给他们买,现在爆出来这件事对他们一点好处都没有。

    既然不是他们有事谁呢?跟她有仇的除了一个沈清澜就再也没有别人了,沈清澜现在根本不在京城,这件事应该也不会是她做的,一时之间,沈希潼陷入了一片茫然之中。随之而来的就是各种广告商的电话,质问她网上的言论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些广告商都是最近跟沈希潼签署了广告合同的,只等沈希潼排出档期来就可以拍摄广告了,甚至有些前期工作都已经做好了,该投的钱都已经投进去了,现在沈希潼闹出这样的丑闻,不管真假,对她的形象的打击都是巨大的。

    沈家收到消息的时候,网上已经炸锅了,沈老爷子一个电话将沈希潼叫了回来。

    沈希潼踏进沈家的大门的时候是忐忑不安的,这件事损害的不仅是她自己的名声,还给沈家的名声带来了影响,虽然影响不大。

    看着坐在客厅里一脸严肃的沈老爷子,沈希潼忐忑地叫了一声“爷爷。”

    沈老爷子定定地看着她,楚云蓉坐在一边没有说话,这样的时候是没有她开口的机会的。

    “网上的那些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沈希潼脸色一僵,干干地说道,“爷爷,那些都是假的,那段录音也是假的,我没有不赡养他们,我甚至打算这几天给他们买个房子在京城里养老的。”

    见沈老爷子看着她不说话,沈希潼保证,“爷爷,我说的都是真的,我虽然不喜欢他们,因为他们从小就抛弃了我,但是我从来没有怨恨过他们,他们这几个月的生活费都是我出的。”

    沈希潼说的委屈,楚云蓉听得心软了,开口,“爸。”

    沈老爷子看了儿媳一眼,“希潼,我希望你明白,你虽然不是我沈家的亲生骨血,但是也是当做自己亲生孩子养大的,我不希望你走出去,人家会说我沈家的人没有教养,没有良心是个贪慕虚荣的,沈家的人,肩上要扛得起属于自己的责任。”

    “既然人家都说你不赡养自己的亲生父母,为了平息流言,也为了你自己好,下周开始,你就搬去跟你亲身父母一起住吧,房子我会给你们准备好,直接搬进去就行,用行动堵住那些人的嘴才是最好的解决方式。”

    楚云蓉想要说话,但是被沈老爷子扫了一眼,顿时闭嘴。

    沈希潼垂眸,看着自己的脚尖,没有对沈老爷子的决定说好也没有说不好,只是幽幽地开口说了一句。

    “爷爷,如果今天是沈清澜碰到这样的问题,你会让她独自面对流言蜚语,置她于不顾吗?你总说你也是把我当做沈家的孩子养大的,跟沈清澜和哥哥没有任何区别,但是真的没有区别吗?”

    沈老爷子脸色未变,但是楚云蓉的脸色却很是难看,扪心自问,她对沈希潼真的是掏心掏肺,可是现在这个孩子却说他们没有把她当做一家人,难道这就是亲生的和不亲生的区别吗?

    楚云蓉有些受伤,沈希潼刚才的话让她伤心了。

    沈希潼却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继续说着,“爷爷,你扪心自问,从沈清澜回来之后,你可曾真的做到了一视同仁?奶奶就更不要说了,从我来到这个家开始,她就没有真正喜欢过我。就连妈妈,遇到危险的时候,先救的也是沈清澜,你们敢说真的对我视如己出了吗?外人都觉得沈家人好,即便是对待一个养女都这么好,可是他们却没有看到我背后的艰辛,我一直小心翼翼地讨好你们,希望得到你们的认可,我要将自己变得优秀才能让你们喜欢我,可是沈清澜呢,她什么也不用做,你们对她就是掏心掏肺,这难道不是区别待遇吗?”

    有些话积压在心底久了,一旦遇到一个契机,就会爆发出来,显然,沈希潼现在是忍不住了。

    小孩子都是最敏感的,沈希潼刚来到这个家的那会儿,才九岁,在孤儿院呆了几年,让她对人的情绪很是敏感,最会察言观色,从来到这个家的第一天起,她就知道沈奶奶不喜欢,不仅不喜欢她,而且还很反感,只是这个老太婆平日里伪装的很好,让外人都以为她对自己有多好呢。

    沈老爷子冷冷地看着沈希潼,“既然你觉得沈家对你不好,让你觉得辛苦,既然你觉得沈家对你不好,现在你的亲生父母也老找你了,那么你就跟他们一起生活吧,他们是你的血亲,对你肯定比沈家好。沈家养你这么大,该尽的责任都已经尽了。”

    你不是觉得沈家对你不够亲近吧,那么你就离开沈家吧。他就当从来没有养过这么一个人。

    沈希潼脸色苍白,不可置信地看着沈老爷子,“爷爷,你赶我走,在这种时候?”现在这个时候离开沈家,不是将她往火堆里推是什么?她一直都沈老爷子从来不如他表面上看上去那么慈眉善目,但却没有想到竟然这么狠。

    她转头看向楚云蓉,祈求,“妈妈,我不想离开沈家。”

    楚云蓉神色莫辨,看着沈希潼的眼神中没有以往那般的疼爱,刚才沈希潼的话是真的伤了她的心,她想起婆婆去世前曾对她说的话,说这个孩子就是个白眼狼儿,养不熟的,当时她还觉得是婆婆对沈希潼有偏见,现在看来,还是自己活得太糊涂了,家中任何一个人看的都比自己清楚。

    “潼潼,你爷爷说的对,现在流言四起,都认为你不赡养亲生父母,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你搬去跟他们一起生活,平息流言,这样对你以后的发展也有好处。”楚云蓉温和地说道,只是看向沈希潼的目光中没有了往日的疼爱。

    见连楚云蓉都不帮她,沈希潼大受打击,往后连连退了几步,脸色苍白如纸,她看看沈老爷子,又看看楚云蓉,笑了,笑的越来越大声,“呵呵,你们这帮虚伪的人,说什么疼爱,都是假的,不就是想将我赶出沈家吗,恐怕你们早就想这么做了吧,是不是从沈清澜回来的第一天起就想这么做了,现在好不容易找到机会,就迫不及待了?”

    “还有你,我最亲爱的妈妈,平日里表现的一副最爱我,最疼我的样子,遇到危险了,还不是将我推开。沈清澜可以嫁给傅衡逸而我却不可以,甚至连想都不能想,你为了断了我的念头,甚至想让我嫁给那些什么都没有的穷酸人家,这就是你说的疼爱?简直虚伪至极。”

    “沈希潼,你胡说八道什么?”沈君煜刚好到家,听到了这一番话,脸色冰冷。

    沈希潼原本是害怕沈君煜的,但是此刻的她,却根本没有感到害怕,冷冷地看着在座的每一个沈家人,“我难道说错了吗?还是那句话,今天要是换做沈清澜遇到这样的事情,你们会让她搬出去吗?”

    当然不会,答案是肯定的。但这话却不能这么说。

    “还说什么豪门世族,内里全是虚伪,既然这个家容不下我,那么我走就是了,不用你们赶。”

    沈希潼挺直脊背,微微仰着头,维持着自己的骄傲,她看了一眼在座的人,步伐优雅地走出了沈家。

    走到大门口,她回头看了一眼这个自己生活了十多年的地方,眼底满是恨意。

    沈家的人此刻脸色都不好,尤其是楚云蓉,脸色苍白而透明,沈君煜看了有些担心,“妈,你没事吧?”

    楚云蓉仿佛没有听到儿子的话,转头看向沈老爷子,“爸,一直以来我是不是都做错了?”

    沈老爷子看着自己的儿媳妇,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这件事根本不怪你。”有些人本性如此,你对她九十九分的好,只要有那么一分的不好,她都会记恨你一辈子,神沈希潼很明显就是这样的人。

    “君煜,扶你妈妈上去休息一下,沈希潼的事情,你明天对外界做一个说明,这件事不能任由它发展下去,另外,将市中心那套装修好的三室一厅的房子给她,我们沈家对她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那套房子原本是要留着给沈清澜的,不过沈君煜也没有说反对的话,点了点头,如果这样可以买断沈家和沈希潼的关系,他倒是乐意的很,房子嘛,他再买就是了。

    楚云蓉站起身,上楼去了。

    “君煜,你说妈妈是不是真的做错了?”

    沈君煜不忍心打击自己的母亲,但是又不想她继续错下去,狠心开口,“妈,沈希潼从来没有她表现的那么无害,当初是她自己摔下楼梯的,为的就是嫁祸澜澜,让你们觉得澜澜心思歹毒,让她不能跟衡逸在一起,上次澜澜举办画集的新书签售会,也有记者出来捣乱,背后的指使者就是她,这件事幸亏是澜澜自己发现得早,压了下来,不然陷入流言风波的就不只是沈希潼一个。”

    沈君煜说的越多,楚云蓉的脸色越苍白,眼眸睁大,她不相信一向在她的面前都是乖巧可人,懂事体贴的养女竟然是这么一个心思恶毒的人。

    “妈,我承认我偏心澜澜,不仅是因为她是我的妹妹,我对她有歉疚,最重要的是她善良,虽然她看着是冷了一些,但是她的内心柔软的。”

    楚云蓉低着头,不说话,眼泪却落下来,砸在了手背上,沈君煜伸手,替母亲抹去眼泪,看着母亲,很是温柔,他也是最近才无意中发现楚云蓉在吃治疗抑郁症的药,也就是说这些年,他的母亲的病其实一直没有好。

    “清澜,再也不会原谅我了对不对?”楚云蓉看着儿子,很是伤心,沈希潼今天伤了她的心,但是儿子对她说的话,却在她的心上捅了一把刀子,将她的心脏绞得粉碎。想起往日的种种,楚云蓉忽然很是恐惧,她是不是要永远的失去清澜了?

    “不会的,澜澜知道你是爱她的,她从来都没有怪过你。”沈君煜安慰着母亲,察觉到母亲的情绪不对,他就已经后悔了,明知道母亲禁不起刺激,他刚才还说了那番话刺激她。

    “君煜,你出去,让妈妈一个人静静地待一会儿。”楚云蓉赶人。

    沈君煜离开之后,她立刻拉开抽屉倒出了几粒药丸,塞进嘴里,连水都没有喝,她躺在床上,只觉得心脏处的疼痛一阵一阵的。

    沈希潼离开沈家之后,没有去找李家的人,而是找了一家酒店住下来,第二天就收到了沈君煜的短信,知道市中心那套房子归她了,她没有拒绝,这本来就是沈家欠她的,她拿的问心无愧。

    迅速地搬进了那套公寓,在万般不情愿的情况下,将李家一家人也接了过来,然后沈希潼立刻召开了记者会,对目前的网上的流言做了澄清:

    第一,她确实是沈家的养女,但是她没有不赡养自己的亲生父母,现在她就跟她的亲生父母一起生活;

    第二,网上的那段录音是假的,有人可以陷害她。

    李家夫妻因为住进了大房子,这几天很是高兴,而且沈希潼也说了,要是她的名声臭了,他们就再也拿不到一分钱,所以今天的记者家见面会李家夫妻也来了。

    当时沈希潼介绍他们的时候,李大头就说了,沈希潼平日里对他们很好,生活费都是她出的,之前租房子住是因为沈希潼想给他们买房子却被他们给拒绝了,网上的那些话她也没有说过,一切都是误会。

    李大头长相老实憨厚,年纪又大了,这番话看着就特别的有可信度,一时之间大家也不知道到底真假如何。

    “这个女人可真是戏多。”金恩熙看着网上的言论,跟茜丝莉说道。

    茜丝莉看了一眼,“你说我们要不要在后面帮她一把?”她的嘴角带着坏笑,明眼人都知道,这个帮肯定就不是真的帮忙。

    ------题外话------

    一更奉上,哎呀,我要开始虐渣了,这一次我想彻底解决了白莲花,你们怎么看?

    二更依旧在十点,依旧有抢答环节。

    PS:继续求征文票啊,看在我这么努力地更新的份上,你们要不要用你们手里的票票砸我?

本文网址:http://www.62ny.com/xs/4/4858/383466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62ny.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