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4.谁在搞鬼

推荐阅读:

    沈清澜和傅衡逸对视一眼,沈清澜想了想开口问道,“医生说了姑父什么时候可以醒过来吗?”

    顾凯摇头,“没有,要看情况。”

    傅靖婷虽然神情怔怔,却听到了顾凯的话,她站起来,看着ICU里那个浑身插满管子的人,沉默着不说话。

    沈清澜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原本她和顾阳是打算让姑父出点意外,然后假装十分严重,趁机让姑姑解开心结,但是那是假的,这次却是真的,现在姑父躺在里面生死不知,也许就真的去了。

    “通知顾阳了吗?”傅衡逸沉声问道。

    “已经通知了,顾阳正在回来的路上。”

    正说着呢,顾阳就出现了,穿着一身作训服,浑身是汗,“我爸怎么样了?”

    顾凯将与沈清澜说的话又说了一次,顾阳沉默,站在傅靖婷的身边,一时之间谁也没有开口。

    良久,傅靖婷才哑声开口,“清澜,衡逸,你们先回去吧,不要告诉家里的老人,这里交给我就好。”

    “姑姑。”傅衡逸叫了一声。

    傅靖婷没有转身,视线依旧落在顾博文的身上,“回去吧。”

    沈清澜和傅衡逸离开医院以后,她见傅衡逸神情凝重,安慰他,“放心,姑父吉人自有天相,会没事的,或者我去将伊登叫来,他的医术很好,肯定会有办法。”

    傅衡逸嗯了一声,心里的担忧却没有放下。

    沈清澜察觉到不对劲,问道,“怎么了?”

    傅衡逸皱眉,“只是觉得事情有些过于巧合了。”姑父只是去了一趟公司,就那么巧,一辆酒驾的车就朝着姑父来了。

    沈清澜闻言,眼神微变,“你是说有人设计的这一切?”

    傅衡逸摇头,“我不确定,但是总觉得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

    他的直觉一向是准的,像沈清澜和傅衡逸这样常常面对生死考验的人,都有着超乎常人的直觉,既然傅衡逸这样觉得,那么就很有必要查查这件事。

    “我让恩熙去查查这件事。”

    傅衡逸点头,过两天他的假期就要结束了,“如果这件事只是一个意外那么就算了,要是知道有人在背后搞鬼……”傅衡逸的语气一冷。

    “要是有人在背后搞鬼,自然就不能这么简单的就算了,你不用担心,我心里有分寸的。”沈清澜说道。

    回去之后,沈清澜先给金恩熙打了电话,然后才上床。

    而傅衡逸也没有闲着,拨出去了一串号码,是交通局的某位领导,想要调取出事当天的监控,傅衡逸开口,这点要求对方自然不会拒绝,保证明天就将东西发给他。

    “不要担心了,先休息,这件事总会查清楚的。”见沈清澜迟迟不睡觉,傅衡逸将人抱在怀里,柔声说道。

    沈清澜点点头,“我知道。”嘴上是这么说,但是心里到底装着事情,沈清澜即便睡着了也没有睡安稳。

    第二天,监控录像就送来了,金恩熙已经来了家里,和沈清澜一起看完监控录像,忽然说道,“不对,这盘录像被人动过手脚。”

    闻言,傅衡逸的眼神一变,沉声问道,“什么意思?这盘录像被人剪辑过?”

    金恩熙点头,“嗯,少了大概五分钟左右的内容,你们看这里。”她拉动着鼠标,指了指屏幕上的时间,“时间上少了五分钟。”

    刚刚沈清澜和傅衡逸只关注了监控画面,倒是没有留神时间问题,现在一看,这件事果然有问题。

    “清澜,我先出去一趟。”傅衡逸说道。

    沈清澜点点头,也没有问他去哪里,等傅衡逸走了之后,她看向金恩熙,“能想办法拿到它的原始录像带吗?”

    金恩熙犹豫了一下开口,“我可以试试,但是不能保证。”说着,坐下来,手指在键盘上敲击着,过了一会儿,金恩熙皱眉,开口,“安,数据已经被人毁了,这个人做事很谨慎,没有留下丝毫的痕迹,我查不到,抱歉。”

    闻言,沈清澜眉眼间闪过一抹凝重,“没事。”

    这件事明显不是一个意外,但是到底是谁呢,为何要对顾博文下手,难道是顾博文生意场上的对手?

    沈清澜想了想,给顾凯打了一个电话,“姑父最近在商场上有得罪什么人吗?”

    顾凯听了这话,似乎有些疑惑,下意识地说道,“没有啊,小叔做事一向仁厚,基本上不会得罪人,人缘很好。”

    不是生意场上的仇家,那生活中似乎就更加不可能了。一时之间,沈清澜也没有了头绪。

    顾凯隐隐察觉到什么,问道,“小嫂子,你是不是在怀疑小叔的车祸不是意外?”

    “现在暂时还不能肯定,这件事我会想办法查清楚,姑父现在这个样子,暂时不能去公司了。”

    “公司里有我,这件事我会暂时隐瞒公司里的人。”原本顾博文就跟公司高层说过自己要出国的事情,所以隐瞒起来倒也不难。

    “好,那公司的事情交给你了,要是遇到困难了你可以去找我哥。”商场上的事情还是沈君煜更擅长一些。

    知道沈清澜现在怀孕了,顾凯不忘说道,“好的,小嫂子,小叔的事情你也不要太操心,注意自己的身体。”

    挂了电话,沈清澜和金恩熙对视一眼,一时之间也不知道从何处下手,只好在家里等傅衡逸回来。

    傅衡逸离开的时间并不长,看着他的脸色,沈清澜也能猜到一二,果然,傅衡逸下一句话就印证了沈清澜的猜想,“原始资料也被人毁了,现在暂时查不到这段视频的资料经过了哪几个人的手。”

    “我这里也暂时查不到,现在线索全断了,也许只能等姑父醒来之后才清楚。”沈清澜说道。

    傅衡逸抹了一把脸,点点头,金恩熙见没有她什么事了,就离开了。

    *******

    医院里,傅靖婷依旧站在ICU病房外看着躺在里面的顾博文,眼神一动不动,顾阳见她连鞋子都没换,身上也只穿着一件单衣,脱下自己的军装外套披在傅靖婷的身上,“妈,你先回去换身衣服再来吧。”

    傅靖婷像是没有听见一般,一点反应也没有。

    顾阳又说了一次,见傅靖婷依旧没有反应,也不说了,站在傅靖婷的身边,跟她一起看着里面的人。

    傅靖婷这一站就是一整夜,第二天一早,医生来给顾博文做检查,傅靖婷眼睛紧紧地盯着医生,一眨也不眨,医生刚从里面出来,傅靖婷就围了上去,“医生,他怎么样?”

    医生看了傅靖婷一眼,问道,“你跟病人是什么关系?”

    傅靖婷犹豫了一下,开口,“我是他的前妻。”

    “是这样的,病人已经度过了危险期,但是他的脑中有个血块,现在暂时无法做手术,具体什么时候可以醒,要看他的运气了。”

    傅靖婷闻言,先是一喜,听到后面的话,脸上的喜意顿时冻结在脸上,“医生,你的意思是他会成为植物人?”

    医生摇头,“不不不,您误会我的意思了,顾先生不是植物人,只是因为脑中的血块压迫了他的神经,他暂时无法苏醒,等到血块自然消退了就可以醒过来了,当然了,如果过了一段时间之后,这个血块还是无法消退,我们会考虑给顾先生做手术,取出血块。”

    傅靖婷闻言,这才放下了心,只是还没等她的心落地,医生再度开口,“不过要是血块非但没有消退,反而继续压迫着神经,那么顾先生依旧会很危险,你们做家属的照顾的过程中要时刻留意着病人的神态,有任何的不对都要及时告诉医生。”

    “好的,谢谢医生。”

    “或者你们也可以跟病人多说话,也许能帮助病人早日苏醒。”

    傅靖婷一顿,“他能听到我们说话?”

    医生解释,“有些病人虽然昏迷,但是对外界的刺激不是毫无反应,能听到别人说话,但是也有些病人是毫无意识的,顾先生的情况暂时无法判断是属于哪一种,不过你们可以试试。”

    傅靖婷闻言,眼中闪过一抹失望,点点头,“谢谢医生。”

    “等下就会将顾先生转移到普通病房,你们先去办一下手续吧。”

    顾阳走出来,“我去吧。我是病人的儿子。”

    顾阳跟着护士去办手续,傅靖婷则是跟着顾博文一起去了病房,顾博文身上的呼吸机已经取了下来,他的脸上有擦伤,手和脚都打着石膏,

    傅靖婷坐在一边,定定地看着他,眼睛里是毫不掩饰的温柔,她已经二十多年没有好好看过他了,她伸手轻轻碰了碰顾博文耳边的白发,轻声开口,“顾博文,你都有白发了,你也老了。”

    顾博文安静的睡着,不知道是否听到了傅靖婷的话。

    “想想也是,顾阳都那么大了,我们能不老吗?顾博文,你是我见过的最固执的男人,明知道我不爱你,也不会回到你的身边,你还等我做什么,还一等就是二十多年,你说你不是这个世界上最傻的男人?”

    她轻轻握住顾博文的手,记忆中这双手干燥而温暖,但是现在这双手却是冰凉一片,她将自己的脸贴在顾博文的手掌心,“我现在很后悔当初答应嫁给你,要是你没有娶我,是不是就会遇上一个比我更好的人,一个全心全意爱着你的人,给你生儿育女,陪你走过余生,与你相伴到老,你会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守着一个没有可能的希望守了小半辈子?甚至最后躺在了病床上,连动都动不了。顾博文,对不起啊,耽误了你半辈子。”

    “我也不知道你现在能不能听到我说话,不管你能不能听见,似乎也只有面对现在的你,我才有勇气跟你说说心里话。顾博文,你一定不知道,其实我心中爱的那个人一直就是你,从我答应嫁给你开始,沈让在我的心中就已经放下了,我知道你的心中一定有很多的疑惑,既然我爱你,那么又为什么离开你?”

    “顾博文,我一直都知道,当年你跟那个女人根本没有任何的关系,因为那件事从头到尾都是我设计的,是我想要离开你,所以找了一个女人设计你,只有这样,你才会放我走,顾博文,让你背负了这个包袱这么多年,真的对不起。”

    说到这里,傅靖婷的眼泪忽然落了下来,大概是想了往事,她的眼中满是痛苦,可是痛苦中又带着温柔。

    泪水温热,滴在顾博文的手心,傅靖婷没有看见,顾博文微微颤抖的眼睑,却只是一瞬,又恢复了平静。

    “嫁给你是我这一生做过的最美丽的决定,我庆幸和你有过一段婚姻,还有一个孩子,我是多么希望我辈子我能陪你到老,但是顾博文,我脏了,我不干净了,我已经失去了站在你身边的资格。”

    病房里,傅靖婷轻声地跟顾博文说着埋藏在心中二十多年的秘密,只是可惜,顾博文的眼睛紧紧地闭着,并没有听到傅靖婷说的话。

    顾阳办完手续回来,透过病房上的玻璃窗看见傅靖婷握着顾博文的手轻声说话的样子,顿住了脚步,在走廊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顾凯回家给顾阳拿了换洗的衣服,过来时看见顾阳坐在椅子上沉默不语的样子,拍拍他的肩膀,“小叔会没事的。不要担心。”

    顾阳抬头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他是从部队里直接过来的,原本训练了一天就很累了,加上昨晚陪着傅靖婷在病房外站了一夜,现在满脸的疲惫,下巴上还冒出了青青的胡渣。

    “先去换件衣服洗漱一下吧。”顾凯将手里的袋子递给他,顾阳接过,起身去了厕所换衣服。

    顾凯走进病房的时候,傅靖婷已经放开了顾博文的手,脸上的神情也恢复了平静,看见顾凯,还主动跟他打招呼。

    “小婶儿,我给你带了点吃的,你先去吃点东西吧,小叔这里我来守着。”

    傅靖婷摇头,“我现在没有胃口,先放着吧。家里还好吗?”依照她的估计,顾家应该已经知道了顾博文住院的消息。

    “我爸已经知道了,现在他去公司处理一下事务,等下就会过来。小叔住院的事情我没有告诉傅外公。”

    “嗯,这就好,你要是公司有事就先去忙吧,医院里我会照顾。”

    “没事,我已经请假了,小婶儿,你昨天开始就没有吃过东西,现在先去吃点,就算是照顾小叔也需要力气不是,你要是倒下了,小叔醒来就该心疼了。”

    傅靖婷也没有继续坚持,尽管没有什么胃口,但还是喝了一碗粥。刚刚喝完粥,沈清澜就过来了,她是给傅靖婷送换洗的衣服的,昨晚傅靖婷没有回家,傅老爷子还问起了,被沈清澜找了一个理由搪塞了过去,她一般不说谎,所以傅老爷子对她说的话是深信不疑。

    “姑姑,这是给你带的换洗衣服。”沈清澜见傅靖婷已经吃过饭了,将带来的食物放在桌子上,将衣服递给傅靖婷,傅靖婷接过,道了一声谢。

    “姑姑,你一夜没睡了,先去休息一会儿吧。这里有我和顾凯呢。”

    傅靖婷扯了扯嘴角,想扯出一抹笑,但是却没有成功,“这里不用你,你现在还怀着孩子呢,先回去吧,医院里待久了对孩子不好。”

    顾凯帮腔,“是啊,小嫂子,你先回去吧,这里有我们呢。”

    沈清澜没有立刻走,而是在病房里坐了一会儿,一直到傅靖婷催了第五次,她才站起来,给顾凯使了一个眼色,走了出去,顾凯也站起来,“小嫂子,我送你下去吧。”

    走出病房,沈清澜看着顾凯,“顾凯,你仔细想想,最近姑父有没有跟人发生争吵或是产生过节?不管是生意上的还是生活上的。”

    昨晚沈清澜想了一夜,还是觉得报复的可能性更大,但是顾博文脾气好,很少会与人结仇,所以就连沈清澜也不是很肯定。

    顾凯闻言,神情变得严肃,他认真地想了好一会儿,还是摇头,“小嫂子,小叔的脾气你是知道的,平日里并不会与人结怨,公司最近虽然接了几个大项目,但是都是靠着正常的手段得到的,也不存在得罪人的情况,所以一时之间我也想不到。小嫂子,你心中是不是有怀疑的对象了?”

    沈清澜摇头,“暂时还没有,算了,这件事先放放,我先走了,医院里交给你了。”

    “好,路上开车小心。”

    沈清澜离开医院以后就回了家,傅衡逸还没有回来,她又重新将傅衡逸拿回来的视频录像反复看了好几遍,除了缺少的那五分钟,从视频上看不出任何的异常,看上去,这就是一场简单的交通意外,可是因为那缺少的五分钟,让沈清澜很肯定,这件事绝对不是单纯的意外事故。

    幕后的人到底是谁?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是针对顾博文的,还是顾博文只是被牵连的?

    傅衡逸回来的时候,沈清澜还在想着这个问题,就连傅衡逸走到自己的身边都没有察觉,沈清澜心中暗暗感叹,自从跟傅衡逸在一起之后,自己的警觉性真是越来越低了,这要是敌人,恐怕自己死了多少次都不知道。

    “在想什么这么出神?”傅衡逸温声开口。

    沈清澜将心中的疑惑告诉傅衡逸,傅衡逸伸手,揉揉她的脸,“这件事交给我,不要想这么多,中午吃了吗?”

    沈清澜这才发现自己想的太入神了,就连午饭都没吃,她摸摸肚子,傅衡逸立刻就明白了,无奈的看了她一眼,“你呀,仅此一次,以后可不许这样了。”

    沈清澜笑笑,“知道了。”

    傅衡逸起身去厨房给沈清澜做饭,因为已经过了午饭时间,担心沈清澜饿坏了,傅衡逸也没有做太复杂的饭菜,就用昨天剩下的鸡汤给沈清澜下了一碗鸡汤面。

    大概是真的饿了,沈清澜的胃口很不错,将一整碗面都吃完了。

    沈清澜填饱了肚子,一脸的满足,问道,“姑父的事情有眉目了吗?”

    傅衡逸摇头,“现在还没有,我今天去了一趟局里,局长说那天没有任何人进过监控室,除了当时值班的人,但是值班的人不止一个,都没有单独行动过。”

    这么一说,不就成了一件无头案?

    沈清澜是不相信这世上有完美的犯罪的,现在没有发现,只能说明有什么东西被他们忽略了,或者是从一开始,他们的方向就错了。

    沈清澜静下心来,将事情从头到尾捋了一次,只是依旧没有任何的头绪。

    傅衡逸看着她紧皱的眉头,伸手将它揉开,“这件事暂时先别想了,昨晚你睡的不好,先上去好好睡一觉。”

    沈清澜暂时也想不出什么头绪来,只好先将事情放在一边,听傅衡逸的话,上楼休息了,傅衡逸哪里也没去,陪着沈清澜上去休息。

    ****************

    医院里,傅靖婷将顾阳和顾凯都赶走以后,自己一个人守在顾博文的身边吗,只是握着他的手没有说话。

    看着顾博文耳边的白发和眼角的皱纹,不知为何,她反而想起了当初刚认识顾博文的情景,还是上高中的时候,周末和沈让约好了一起出去玩,到的地方才发现沈让还带了一个人来,是个很腼腆的男孩子,不太爱说话,还害羞,她一跟他说话他就脸红,让傅靖婷觉得十分好玩,忍不住开口逗他。

    后来见面的次数多了,她才知道顾博文是顾家的二公子,明明是个富二代,但是顾博文的教养很好,从他的身上你根本看不出丝毫公子哥的坏脾气。

    上了大学以后,傅靖婷上了军校,那时候又没有手机,想要联系只能写信,她跟沈让的书信往来向来是密切的,顾博文则是一个月才会给她写一封信,信里面说的大多也是他的大学生活,或许也是因为这样,傅靖婷一开始根本没有看出顾博文对自己的心思。

    与沈让订婚以后,顾博文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给她写过信,傅靖婷只以为是顾博文有了新生活或者就是忙忘了,根本没有多想,她当时全部的心思都在是学习上,她一心想进部队当兵,而傅老爷子说了只要她的成绩能够令他满意,就能进部队,剩下的一点时间也都留给了沈让。

    而顾博文对于当时的傅靖婷来说,就是一个普通的朋友,一直到沈让退婚。

    傅靖婷也没有想到沈让竟然会为了那么一个女人跟自己退婚,更没想到的是,顾博文竟然会跑去跟沈让打架,要不是沈让故意让着他,恐怕当时浑身是伤的人就只有顾博文一个了。

    傅靖婷是个聪明人,以前是没有往这个方面想,所以才察觉不到,看到顾博文那个样子,她哪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唯一不明白的就是顾博文到底是从什么开始喜欢她的呢?

    想到这里,傅靖婷看着床上依旧沉睡的人,轻声问道,“顾傻子,你倒是醒来跟我说说,你是从什么时候对我动了心思的?”她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打趣,更多的却是期盼。

    等了几分钟,床上的人也没有反应,傅靖婷自嘲的笑笑,她也真是魔怔了,就连医生都说了,要等顾博文脑袋里的血块消散了才能醒过来,想想也知道现在根本不可能。

    傅靖婷看了一眼时间,起身去了卫生间,出来时,手上端着一个脸盆,正冒着热气,她将毛巾拧干,给顾博文擦着身子,这两天都是她亲自给顾博文擦身的。

    又给顾博文换好了衣服,傅靖婷将被子整理好,看着整个过程都没有反应的顾博文,轻声叹息,“顾博文,你要是现在睁开眼睛,我就原谅你了,跟你在一起。”

    就在傅靖婷以为这次依旧不会得到任何回应的时候,手却被人拉住了,“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吗?”

    嗓音虽然沙哑无力,但确实是顾博文的声音,傅靖婷的身子猛地一僵,却迟迟不敢回头。

    “靖婷,你刚才说的是真的吗?只要我现在醒来,你就原谅我,和我在一起?”顾博文再次问道,虚弱的嗓音里透着轻轻的颤抖和紧张。

    傅靖婷缓缓转身,对上的就是顾博文满含期待的眼睛,她蓦地瞪大眼睛,眼底的喜意毫不掩饰,只是瞬间,那双眼睛里的喜意就被冷漠代替,“你既然醒了我就帮你去叫医生。”

    顾博文依旧拉着傅靖婷的手没有放开,“靖婷,你先回答我,刚才你说的是不是真的?”

    傅靖婷转过头,不去看他,“你听错了。”

    顾博文眼睛里的光瞬间熄灭,手无力地垂下,傅靖婷心中一酸,脸上却没有什么表情,开口说道,“我先去给你叫医生,你好好躺着吧。”说着,就要离开。

    “傅靖婷。”身后,顾博文开口,只是刚刚叫了一个名字就开始剧烈咳嗽起来,傅靖婷一惊,顿时转身走过来,帮着他顺气,“有什么话不能待会儿再说吗?”

    顾博文死死地握着她的手腕,力气很大,“傅靖婷,这几天我虽然昏迷,但是你跟我说的话我都听得到。”

    傅靖婷一直不变的神情终于变了,她的眼底闪过一抹惊慌,起身就要走,顾博文死死地握着她的手腕,因为她的动作,猝不及防之下,顾博文差点被她带到床下,傅靖婷顿时就不敢动了,将顾博文扶到床上躺好。

    “顾博文,你先放开我。”

    顾博文没有放开,紧紧地盯着她,“傅靖婷,你说你爱的人一直是我,是不是真的?你既然爱我,当年为何要为了那么一点小事离开我,不是说了夫妻间要坦白吗?你为什么不肯相信我,不愿意告诉我?你怎么忍心丢下我和顾阳一走就是这么多年?”

    傅靖婷的脸上面无表情,她看着顾博文,“你既然已经听到了我说的话,原因你还不知道吗?”

    “傅靖婷,你根本不相信我会与你一起面对是不是?所以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之后宁愿一个人远走他乡也不愿意告诉我?傅靖婷,你口口声声说爱我,在你的心里,我到底是什么?顾阳又是什么?”

    面对顾博文的声声质问,傅靖婷哑口无言,她低下了头,神情痛楚,“你根本就不知道那样的事情对一个女人来说是多么的痛苦,你让我怎么告诉你,说你的妻子被人玷污了吗?顾博文,你让我怎么说的出口?”

    她的眼角留下了眼泪,她一哭,顾博文顿时就慌了,他伸手,手忙脚乱地想给傅靖婷擦眼泪,但是却忘了自己浑身是伤,一只手上还打着石膏,这么一动,立刻牵扯到了身上的伤口,疼的顾博文顿时皱紧了眉头。

    傅靖婷也顾不得伤心难过了,连忙按了床头的呼叫铃。

    医生很快就给顾博文做了初步检查,“现在我们需要带顾先生去做一个全身检查,傅女士,你跟护士去交一下费用。”

    傅靖婷点头,跟着护士出去,顾博文想挽留她,但是想了想,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交完费,傅靖婷给顾阳打了一个电话,让他来替换自己,等到顾阳气喘吁吁的赶到医院,连话都没有跟傅靖婷说上一句,傅靖婷就已经离开了。

    顾阳想叫住她,但是傅靖婷连头也没有回,顾阳摸摸鼻子,也顾不得这些,连忙上楼去找自己的父亲。

    顾博文做完检查出来,就看见顾阳一个人站在外面等着他,并没有看见傅靖婷的身影,他眼底黯然,垂眸。

    顾阳推着他,忍不住吐槽,“爸,你不用刚刚醒来看见我就一脸的嫌弃吧,我好歹是你的亲儿子啊。”

    顾博文没有回应他的话,而是问道,“你妈呢?

    “我妈把我叫来医院以后就走了,应该是回家休息了吧,你昏迷了多少天,我妈就照顾了你多少天,就连我叫她去休息一会儿都不肯,生怕我照顾不好你,凡事都要亲力亲为,我只能站在一边看着。爸,我觉得我妈对你还是很有感情的,你要不要考虑一下,不要出国了,就在国内陪着我和我妈呗。正好啊,也借着这次的机会跟我妈好好相处相处,也许我妈就回心转意了呢。”

    顾博文没有说话,顾阳说了半天,也没得到顾博文半个字的回应,撇撇嘴,无趣地闭上了嘴巴。

    **************

    沈清澜和傅衡逸知道了顾博文醒来的消息立刻赶到了医院,过来的时候,顾阳正陪着顾博文说话,顾凯也在。

    “姑父,你醒了。”沈清澜进来,见顾博文已经醒了,精神头不错的样子,说道。

    顾博文笑笑,“嗯,这几天让你们担心了。家里的老爷子还好吧?”

    “爷爷现在还不知道,我们没告诉他。”傅衡逸说道,傅老爷子年初体检的时候就查出来有些高血压,需要好好静养,所以一般沈清澜和傅衡逸都不会跟老爷子说这些事情。

    “老爷子不知道就好,免得他担心,我现在已经没事了。”

    沈清澜看向顾阳,“医生检查之后怎么说的?”

    顾阳开口,“医生说我爸脑子里的血块移动了位置,暂时没有压迫到神经,所以就醒来了,因为血块的所在的位置特殊,要是手术的话,加上我爸现在的身体状况,风险较大,现在反正血块的存在没有影响到正常生活,我和我爸商量之后决定暂时不动手术了。而医生也说,现在没手术的必要,也许那一天血块就自己消散了,就算是不能自己消散,等以后动手术也来得及。”

    闻言,沈清澜和傅衡逸也放心了。

    给顾阳和顾凯使了一个眼色,顾阳还没明白过来,顾凯就拉着顾阳离开了,病房里只剩下了沈清澜、傅衡逸和顾博文三个人。

    顾博文笑笑,“你们是不是有话问我?”

    傅衡逸点点头,“姑父,关于这场车祸,你怎么看?”

    顾博文看着傅衡逸,缓声开口,“你们是怀疑这场车祸不是意外?”如果是意外,傅衡逸就不会这么问了。

    “是的,不瞒姑父,你出车祸以后,我从交警大队那里要来了你出事那段路的监控,但是却发现那个时间段的视频监控中有五分钟的内容被人剪辑了。”

    沈清澜接着说道,“我们在想是不是姑父最近的得罪了什么人,有人伺机报复。姑父,你好好想想你最近有没有跟人结过怨?”

    闻言,顾博文拧眉沉思,过了好一会儿,缓缓摇头,“实在是想不起来了。我一向与人为善,轻易不会与人结怨,在商场上这么多年,有很多的竞争对手,但是那些也都是正常的商业竞争,根本不涉及个人恩怨。”

    这说法,与顾阳跟他们说的差不多,线索基本上就等于全断了。

    “会不会是你们想多了,也许这就是一场交通意外。”顾博文说道。

    酒驾出车祸的例子在生活中屡见不鲜,于晓萱的父母不就是因为酒驾出事的吗?

    ------题外话------

    你们觉得这个人是谁?提示: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

    推荐好友绯心浅浅的热血军婚文《军门枭宠:厉少的神秘娇妻》很精彩!

    她曾是第一杀手‘狐狸’,却被至亲的亲人害死。

    重生归来,她是名门千金,可惜是个被众人嘲讽的傻子千金。

    所有人都想要欺负她,也不看看她是谁,直接暴力解决。

    他是神秘部队的队长,高冷腹黑,初遇她,她正在心狠手辣地执行任务,偷袭他,夺了他的吻,还逃走了。

    再遇,她是名门傻千金,在他面前装疯卖傻,他二话不说扣住她夺回主权。

    “这是你欠我的,还回来。”

本文网址:http://www.62ny.com/xs/4/4858/383473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62ny.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