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5.沈家婚礼

推荐阅读:

    “这些事情现在都跟我没有任何的关系了。”方彤说道,“我现在生活的很好,也很满意自己现在的生活。”

    于晓萱也是担心方彤的心里对丁明辉还抱有丁点的幻想,所以才将丁明辉的八卦讲给他听,要不然她才不关注丁明辉呢。

    “那就好那就好,我就怕你犯傻。”于晓萱拍着胸口说道,想当初方彤对丁明辉也算是爱的失去了自我,为了丁明辉和家里闹得多僵啊,整天愁眉不展、闷闷不乐的,就是他们这些朋友看的都揪心,幸亏后来及时醒悟过来。

    方彤送给她一个白眼,“谁还没个遇上人渣的时候,我那时年轻不懂事,爱错了人。”

    沈清澜倒是很认同方彤的想法,犯错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一直犯错,还自欺欺人地不肯承认。

    “对了,清澜,沈君泽和你们家是什么关系?”方彤忽然开口问道。

    沈清澜挑眉,“是我二叔的儿子,怎么了?”

    方彤惊讶,“原来他真是你们家的人啊,当初我在公司看见他的名字的时候我还以为是巧合,毕竟他的名字跟你哥的名字只相差了一个字,只是想想又不记得你家里还有其他的兄弟姐妹,原本还想呢,是不是你家的亲戚之类的。”

    “他做了什么事情?”沈清澜问道。

    方彤摇头,“这倒是没有,而是我看见他的名字好奇,既然他是你二叔的儿子,那你哥为何不把他安排在京城总部,而要送到国外的分部去?”

    “他什么时候去的国外分部?”沈清澜对这件事还真的是不清楚,当初沈君泽想让沈君煜收购沈氏被拒绝了,沈清澜原本是想再打磨他一段时间,将他的棱角再给磨光一些然后调教,只是后来渐渐地就将这件事忘记了,想来应该是沈君煜处理了。

    “他在哪个部门,做什么?”沈清澜问道。

    “就在我的部门,市场部,做一个小小的业务员。”方彤说道,知道沈清澜想知道什么,继续说道,“他应该还没大学毕业吧,平日里上班倒是挺积极的,对待工作也很认真,小业务员嘛,事情很多,他也不抱怨,由此我加班到晚上十一点,出去的时候看见他还在,问了才知道他平时都要到那个点下班,然后晚上回家要去复习书中的知识,说是要将大学的文凭拿到手。”

    说起来,方彤对沈君泽的印象不错,她现在虽然站在领导的位置上,但是很多事情依旧需要她亲力亲为,沈君泽看见了只要在能力范围内的,都会搭把手,方彤自然也不会吝啬教他。

    沈清澜挑眉,很怀疑方彤口中说的这个人到底是不是沈君泽,按照她的预估,沈君泽达到方彤口中的那个程度起码还需要一年的时间,现在就认识到了?

    难道打击对一个人的成长真的有这么大的促进作用?

    但是不管如何,沈君泽在往她预期的方向改变还是很令人欣慰的,这会让她省去很大的力气和麻烦。

    “工作中你该严厉就严厉,甚至可以给他出难题,不要照顾。”沈清澜说道。

    方彤疑惑,“他不是你二叔的儿子吗?这是做什么?”

    “沈君泽的个性需要打磨。”沈清澜淡淡开口,对沈君泽的过去倒是没细说,方彤知道沈清澜这是不想说的意思,倒是也聪明地不再问。

    于晓萱的电话响,是韩奕打过来问她什么时候回家的,于晓萱看了一眼二人打趣的眼神,咬牙,“等下就回去。”

    挂了电话,方彤笑得暧昧,“你家韩奕对你可真是够宝贝的,这才出来多久啊就不放心了,等你肚子大了,估计就只能走到哪里陪到哪里了。”她的眼中满是欣慰,看到身边的好朋友都得到了幸福,她同样感到很开心。

    做艺人久了,于晓萱的脸皮也厚了,被方彤打趣也根本不在意,继续笑眯眯的,“那是我家韩奕在乎你,你就羡慕去吧。”

    “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们也走吧。”沈清澜开口,方彤刚回来,再国内的时间本来就不多,还是应该多留一点时间陪陪家人。

    两人你都没有意见,方彤和于晓萱是自己开车来的,只有沈清澜是家里的司机送来的,回去的时候,方彤没让司机来接,而是自己将沈清澜送了回去。

    路上,方彤忽然开口说道,“清澜,谢谢你。”

    饶是一向聪慧的沈清澜都被方彤的这话说懵了,不知道她想感谢什么。

    方彤笑笑,解释,“我爸的工作现在顺利多了,整个人都精神了,这些都要感谢你。”要不是沈家表现出来的对他们家的亲近之意,那些人也不会认为他们家跟沈家关系密切。就连明天的婚礼,他们家也收到了沈家的请柬。

    沈清澜听明白了,嘴角轻勾,“这根本不算什么大事,而且你父亲的工作能力确实很强。”最重要的是,方承志提的那些建议都是对普通百姓的生活很有便利的,是利国利民的做法,这样的好官,沈家只是表现出来一点亲近之意只是举手之劳而已。

    “或许这对于你来说不算什么,但是对于我们家来说却是恩情。”方彤说道,眼神感激。之前有段时间她的父亲特别颓唐,如果不是母亲说她都不知道父亲的处境,毕竟不是那圈子里的人,里面的虚虚实实方彤哪里清楚。

    “方彤,朋友之间不需要这样客气,就是以后你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也可以直接开口,不要害怕人家说你是冲着我的身份地位才和我交往,也不要认为我会觉得你开口了,我们的友谊就不纯净了。”

    方彤微愣,没想到沈清澜竟然明白她在担忧什么,苦笑,“清澜,原来你都知道。”

    沈清澜微微一笑,其实方彤是个很简单的人,看着聪明,心思却不难猜,沈清澜理解,所以从未点破。

    方彤的心中划过一道暖流,轻声开口,“清澜,你说我上辈子是不是在佛前求了五百年,这辈子才能跟你成为好朋友?”

    沈清澜忍不住笑了,“你这话说的,我会以为你想以身相许了。”

    方彤笑眯眯,“以身相许我是不介意的,就是不知道你家傅爷介不介意。”

    沈清澜微笑不语。

    回到傅家,沈清澜竟然在家里看见了江晨希,意外地挑眉,江晨希看见沈清澜,微笑问好,沈清澜笑着点点头。

    “你不是我哥的伴郎吗?怎么有时间过来?”

    江晨希笑笑,“刚刚从沈家过来。”沈家现在亲戚朋友聚在那里太多了,而想见的人也不在,他就过来看看傅衡逸。

    正说这话呢,就看见裴浩小朋友从楼上下来,牵着傅老爷子的手,奶声奶气地说道,“老爷爷,我牵着你走,你要小心台阶哦。”

    傅老爷子笑得慈爱,脸上的皱眉都成了一朵菊花了,“好好好,你牵着老爷爷走,真是一个懂事的孩子。”

    小家伙已经看见了沈清澜,眼睛一亮,却没有丢下老爷子自己跑过来,而是等老爷子下了台阶,才跑过来,“姨姨。”

    沈清澜笑,将他拉到自己的怀里,“今天和江叔叔一起过来的?”

    小豆丁点头,“嗯呐,妈妈说她要明天过来,姨姨,我刚才在你的另一家里看见了一个小女孩。”

    小豆丁是明天那场婚礼的花童,另一个小女孩应该是家里亲戚的女儿,是另一个小花童。

    沈清澜看着他,“昊昊不喜欢?”

    小豆丁摇头,“不是啊,我很喜欢她,她的眼睛好漂亮。”

    沈清澜笑,难得听见小豆丁说喜欢一个小姑娘。

    江晨希的晚饭是在傅家吃的,一起的自然还有小豆丁。小豆丁轻声和沈清澜说着悄悄话,“姨姨,我跟江叔叔回家玩了。”

    沈清澜眼神微闪,“你江叔叔家里好玩吗?”

    “很好玩,江叔叔家里有玩具,最重要的是,江爷爷和江奶奶对我可好了,江奶奶给我做了好多好吃的。”他说着,捏捏自己的小肚子,“姨姨,你看,我都胖了。”

    小豆丁本来就胖乎乎的,沈清澜看了一眼他圆滚滚的小肚子,摸摸他的脑袋,“你妈妈知道你去江叔叔的家里了吗?”

    “不知道,江叔叔说了不能告诉妈妈,不然妈妈就让我跟江叔叔回家玩了,姨姨,我就告诉了你一个人哦。”小豆丁竖起一跟小手指强调,“所以姨姨你也不能告诉我妈妈。”

    “好,姨姨不告诉。”沈清澜配合地说道。

    “你两在说什么悄悄话呢?”见两人一直低头私语,傅衡逸笑着问道。

    沈清澜抿唇不语,小豆丁眼珠子一转,“我和姨姨说小弟弟呢。”

    这个鬼机灵,沈清澜一脸的笑意。

    饭后,江晨希就带着小豆丁离开了,毕竟小家伙明天还有的忙,今天必须早点睡觉。

    **

    第二天,沈清澜是被肚子里的孩子踢醒的,傅衡逸也跟着醒过来,看着在沈清澜肚子里闹得欢快的孩子,皱眉,将大手放在沈清澜的肚子上,“乖,不许闹妈妈。”

    肚子里的小家伙却像是跟自己的父亲作对似的,闹得越发欢快了,沈清澜失笑,“看来小家伙也知道今天是舅舅的婚礼,忍不住替舅舅高兴呢。”

    傅衡逸的脸有些黑,看着小家伙闹腾的样子,心里很是担心一个不小心将沈清澜的肚子踢破了,“等她出生了我一定要好好教育教育她,一点也不知道心疼自己的妈妈。”

    沈清澜轻笑,“小家伙今天是高兴呢,你这个样子会吓坏他的。”

    傅衡逸的脸色更黑了一些,幽怨地看着沈清澜,“老婆,我发现自从怀孕以后,你的心就不在我的身上了。”

    沈清澜黑线,无语地看着眼前这个连胎儿的醋都吃的男人,这还是他以为的女儿的,要是知道是儿子,是不是就该醋海翻腾了?

    还别说,沈小姐可真是真相了。

    沈清澜俯身,在傅衡逸的唇上亲了一口,“肯定不是,我最爱的人绝对是你。”说完,就打算起身了,今天可是她哥哥的婚礼,怎么也不能迟到了。

    傅衡逸看着她像是哄小孩的态度,醋意更大了,拉住她,低头就是一个深吻,“让老公来教教你什么叫早安吻。”

    一吻结束,傅衡逸的头埋在沈清澜的脖颈间,喘着粗气,“我可真是自找最受。”

    感受着他身体的变化,沈清澜笑得很是好看,明知道早上自己是最敏感的,竟然还敢来撩拨,现在知道滋味难受了吧。

    沈小姐表示她一点也不心疼这个男人。

    傅衡逸放开沈清澜,见她一脸的幸灾乐祸的模样,无奈地笑笑,伸手捏捏她的脸,“还敢取笑我,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距离将肚子里的这颗球卸下来也就剩下一个多月的时间,傅衡逸只要一想到这个,就有些迫不及待。

    谁说媳妇怀孕只有女人辛苦的,男人也很辛苦好不好。

    “你先起床吧,看着你我更加难受。”傅衡逸说道。

    沈清澜看了一眼某人的某个部位,笑得越发欢快,站起身,毫不留恋地走进了浴室。

    傅衡逸躺在床上,心里哀叹,更加坚定了等生完这一个就去做手术的决心。

    沈清澜洗漱好出来,傅衡逸已经换好衣服了,他的腿近期刚刚开始复健,依旧站不起来,但是相比之前,却是好了很多,沈清澜上前,将他扶到轮椅上。

    俩人洗漱出来,吃了早饭才去沈家,楚云蓉一早就去了酒店,她要去确认现场布置不出差错。

    沈君煜也已经收拾妥当了,现在时间还早,并不是迎亲的时候,所以他现在正坐在沙发上等呢,看着是一脸的淡定,但是沈清澜还是从他的细微的表情变化看出了他内心的真实感受。

    她在沈君煜的身边坐下,“哥,紧张吗?”

    沈君煜点头,“紧张,却又不全是紧张,澜澜,我早上起床开始眼皮子就一直跳,心里总有种不好的预感,你说今天的婚礼不会出岔子吧。”

    沈清澜无语,“哥,你这话幸好没被妈听见,要不然你就等着看吧。”

    沈君煜也知道自己的担心真是多余,为了今天的婚礼,两家人可是准备了将近半年的时间,哪里还有可能出差错。

    “没关系,第一次嘛,紧张是正常的,当初我结婚的时候也紧张。”沈清澜安慰他,但是沈君煜并没有被安慰到。

    “哥,你应该换个角度想想,从今天之后,兮瑶姐就是你的妻子了,你每天睁开眼睛就可以看见她,这样一想,是不是就不那么紧张了?”

    沈君煜轻笑,“你懂得脸皮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厚了,这不害羞的话是张口就来。”

    沈清澜扫了他一眼,“你信不信我将这话告诉爷爷。”竟然敢说她厚脸皮。

    沈君煜求饶,“我错了,我错了,是我不会说话,求大小姐饶命。”

    沈清澜微笑,正经了表情,“哥,看到你即将和所爱的人结婚,得到幸福,我很高兴。”

    “傻丫头,哥哥看到你现在过得好才是真的高兴。”

    “兮瑶姐是个很好的人,相信以后你会更幸福,哥,我现在过得很好,傅衡逸对我也很好,以后你不要再为我操心了,安心和兮瑶姐过日子,早日给爷爷生一个曾孙子,我还想早点当姑姑呢。”

    沈君煜鼻尖微酸,伸手想揉沈清澜的头发,但是看到她梳得整齐的发髻,又放下手,改为捏捏她的脸,沈清澜面无表情,拍开他的手,他和傅衡逸都是什么毛病,都喜欢捏她的脸。

    沈老爷子今天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看见谁都是笑眯眯的,见到沈清澜更是笑得喜爱,“澜澜,到爷爷的身边来。”

    沈清澜起身,到老爷子的身边,扶着他,“爷爷今天很精神。”

    “你哥哥结婚,爷爷高兴。”

    “沈爷爷,那你看到我高兴不?”韩奕的声音从门口传来,一身的西装,和他一起来的可不就是于晓萱。

    “高兴,看到你们爷爷统统高兴。”

    跟在韩奕和于晓萱后面的是顾阳、顾凯和江晨希,他们几个今天都是伴郎,还有两个伴郎,一个是余斌,一个是沈君煜大学时候的同学。

    时间差不多了,几个人相互之间打完招呼就出发了。

    **

    Y国某城堡。

    管家看着将他叫进来的女人,面无表情,“夫人。”

    秦妍眯着眼睛,看着管家,“现在想要见管家一面是越发的艰难了,管家这是不愿意见我呢?还事不敢见我?”

    “夫人说笑了。”管家不咸不淡地说道。

    秦妍笑,“管家,我知道你是艾伦的人,但是这么多年,我对你也算是不薄吧,我不求你放我出去,因为我知道你没有这个权利,我只求你找个医生给许诺看看手脚,别让她真的废了,她虽然不是我亲生的,但是也算是我的养女,我花费了那么多的心血培养她也很不容易。”

    管家神情淡淡,“少爷说了不许给她看医生。”艾伦既然想要废了许诺,又怎么会给她医治。

    秦妍眼神一暗,“我当然知道艾伦不允许,所以我才说是请你请一个医生给她看看。”

    “我不能违背少爷的命令。”管家说道,违背艾伦的命令的下场,许诺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而且艾伦此人最恨的就是背叛,他要是真的出手帮了许诺,那就是背叛艾伦,被艾伦知道了,就算他之前为艾伦做的再多,下场也不会比许诺好多少。

    秦妍早就料到了这样的结果,淡淡开口,“管家,你不要忘了,三年前是我救了你的儿子,你的儿子欠我一条命,我虽然现在被艾伦关在这里,但是相信我,我要是想要你的儿子死有的是方法,你如果肯救她,你儿子的命就当是还清了。”

    管家眼神微变,要是秦妍拿他自己来威胁,他根本不怕,但是儿子,可以说是他唯一的软肋,这也是他唯一的儿子,要是儿子出了事,那么他就没了活下来的意义。而秦妍的本事,就是因为在她的身边待了那么多年,管家才更加明白,秦妍说的不是玩笑话。

    这里是艾伦的地盘,秦妍不能如何,但是在外面,就算是艾伦,恐怕也不能拿秦妍怎样,这个女人这么多年经营不是白干的。

    管家眸色变幻不定,秦妍也不催他,一脸的笃定,她相信管家是个聪明人,会想明白的。至于她对许诺,不是因为有什么劳什子的母女之情,而是因为她留着许诺还有用,要是许诺的手脚真的被废了,就算是活了下来,也是废物一个,而她的身边根本不需要废物。

    “好,我可以帮你这一次,但是叫医生的风险很大,我亲自给许诺接骨。”考虑了良久,管家才说道。

    秦妍满意一笑,“好。”

    从头到尾,许诺都没有开口,甚至就连神情都没变,管家打开许诺的地牢的门,走到许诺的身边,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要说许诺也算是艾伦这些年里训练出来的出色的人了,只是可惜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

    许诺眼珠子动了动,她的手脚被打断已经有段时间了,要是想接上,就要重新打断一次,这个痛苦远比接骨更难,管家虽然平日里不显山不露水,却极有极少数人知道,他是懂医的,其他方面或许不算出色,但是接骨确实一把好手。这也是秦妍刚刚开口的原因,要是真的是从外面带个医生进来,根本不可能瞒得过艾伦。

    管家蹲下来,看了看许诺,从口袋里掏出一块手帕,塞进许诺的嘴里,然后只听得咔嚓一声,许诺的脸色顿时就是一白,冷汗瞬间冒了出来,但是这还没完,只听得连续的几声咔嚓声,许诺被打断之后又长歪的骨头再次被打断,又是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之后,她的手脚终于不再呈现一个奇怪的姿势。

    手帕被人取下来,许诺浑身上下已经被汗水打湿,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一般,她喘着粗气,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管家看到她这个样子,眼神微闪,对秦妍解释,“她的承受能力太差了。”

    言外之意,并不是他在这个过程中动了什么手脚。秦妍一直在注意这边的动静,见许诺就连这点承受能力都没有,眼底闪过一抹厌恶,真是没用的东西。

    任务弯成了,管家就离开了,只是秦妍并没有看到,在离开之后,管家眼底的黑暗,其实他刚刚对秦妍说谎了,他对许诺是动了手脚的,接骨的手法有很多,他选择了其中最痛苦的一种,光是这样的痛,就是像安德烈那样的人都未必承受得住,更何况许诺呢,刚才许诺没有直接痛晕过去就已经出乎管家的意料了。

    而这种手法的后续痛苦只会加剧,当然好处就是恢复地也快,要是许诺能扛过之后不断加剧的痛苦,那么就能快速恢复,要是不能,呵呵……

    管家走出地牢,回到城堡的时候,就撞上了艾伦,他的神情不变,低着头,“少爷。”

    艾伦定定地看了管家一眼,“下去看秦妍了?”

    管家没有否认,就连给许诺正骨的事情也说了,“少爷放心,我就是做个样子,许诺的伤势只会加重。”

    艾伦看着管家,眼神冰冷,“我有没有说过,不许给那个贱人医治?”

    管家垂眸,看着地面,“说过。”

    “呵呵,说过还这样做,管家,现在就连你也要背叛我了?”艾伦的嗓音嘶哑。

    管家脸上一变,“少爷,我绝对没有背叛你的意思。”

    艾伦的眼中满是暴戾,闭了闭眼,再睁开,里面已经恢复了平静,“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看在我去世的母亲的份上,我可以再给你一次机会。”

    “谢谢少爷,不会再有下一次。”管家说道,在地牢的时候他不是没有想过隐瞒艾伦,但是艾伦到底不是那么好欺骗的人,现在要是据实相告,也许还能获得一线生机,要是等到日后被艾伦查出来,那才是真的无处可逃。

    “对了,少爷,这是京城刚刚传回来的消息。”管家将一叠资料递给艾伦,艾伦拿过来看了看,嘴角轻笑,“我的小七果然是最聪明的,没有我的提示竟然也能将秦妍和金夫人联系起来,还能查出秦妍是假的。”

    他一脸的骄傲,仿佛沈清澜能猜出来这件事是一件让他十分愉悦的事情,翻到后面,是沈清澜近期的照片,和傅衡逸一起,在外面散心,沈清澜大着肚子推着轮椅,脸上的笑意温柔,这不是艾伦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笑,但每次看到,他的心就抽抽地疼,心中对傅衡逸的恨就加一分。

    他捏着资料的手指节发白,将资料扔在一边,“今天是小七哥哥的婚礼是不是?”

    管家点点头。

    “秦妍的人……”

    “秦妍回来之后还来不及联系自己的人就被关起来了,所以沈家的婚礼她还不知道。”

    艾伦点头,“既然不知道,那就不需要知道了,出去吧。”

    管家应了一声是,走了出去,艾伦重新拿起那份资料,翻到最后,看着上面的沈清澜脸上的笑容,伸出手,轻轻地抚摸着,眼神温柔,“小七,你的孩子一定很可爱吧。”

    **

    京城。

    沈清澜等沈君煜出发去接新娘子之后就和傅衡逸一起去了酒店,跟她一起的还有两位老爷子和沈谦。

    沈清澜到达酒店的时候,沈君煜还没到,向来也知道会被刁难,接新娘子嘛,哪里有那么快的。

    沈家的长孙结婚,这个场面自然不会小,比起当出沈清澜和傅衡逸的婚礼,那也是不遑多让,甚至这次来的人是上次的好几倍。

    沈君泽这次也出现了,和卢雅琴一起。

    “爷爷。”沈君泽来到沈老爷子的面前,叫了一声,神情忐忑。

    沈老爷子点头,嗯了一声,算是给了他一个回应,沈君煜已经跟他谈过沈君泽的问题,老爷子也知道沈清澜和沈君煜的打算,知道这两个孩子完全是为了他好,心里更加熨帖。

    至于沈君泽的变化,沈君煜也已经跟他说过了,沈老爷子心里再是对这个孙子不满意,也不会真的不管他,既然他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并且想要改正,他自然是要给他一个机会的。

    卢雅琴也跟老爷子打了一声招呼,但是沈老爷子并不理会她,她的脸上很尴尬,还是楚云蓉过来将她拉走了,美其名曰忙不过来,让她帮忙招呼宾客。

    “既然在君煜的公司学习了,那就好好学。”等卢雅琴走了,沈老爷子才开口,不是他故意针对卢雅琴,而是看着沈君泽以前的样子,他就气不打一处来。

    “我知道,我肯定会好好学习的,爷爷。”沈君泽说道,他知道这是沈君煜和沈清澜在帮他,心中感激的同时也很愧疚。

    要是他能早点认清卢进才的真面目,也不会走到今天,幸好,现在醒悟还不晚。沈君泽想起沈君煜的助理找到自己的时候说的话,当时因为再次被沈君煜拒绝,他已经有些心灰意冷了,余斌找到他之后,说了一句,“总裁说了,他虽然不能收购沈氏,但是愿意给你一个学习的机会,估计三年的时间,去君澜集团学习,从最底层做起,要是你能在三年的时间里坐到部门经理的位置,并且拿到MBA的学位证书,三年后,他可以考虑帮你把沈氏夺回来。你不必急着回到,总裁说了给你三天的时间,要是同意,三天后就去M国君澜集团分部的市场部报道,要是不愿意,就当他没说。”

    而实际上第二天下午,他就出现在了君澜集团M国分部的楼下。公司里没人知道他是总裁的堂弟,他也没说,勤勤恳恳地做着自己的事情,偶尔有人会从他的名字里联想到沈君煜的身上,他就会说只是巧合将话题敷衍过去。

    而进入君澜集团的这段时间,是他在过去的二十年里最忙碌,却也是最充实的时间,他确实学会了很多,单单是自理能力就强了不少,原本卢雅琴是想跟过去照顾他的生活的,但是被他拒绝了。

    他知道自己的母亲只有卢进才这一个亲人了,很是舍不得这份亲戚,与其让她来选择,不如他来。卢雅琴不是不知道儿子因为卢进才的事情跟她疏离了,但是她也有她的无奈啊,沈家现在根本不愿意管他们,他们的生活来源都是卢进才给的,要是以后卢进才真的不管他们了,那么他们吃什么喝什么。

    在嫁给沈让以前,卢雅琴也是过过苦日子的,但是这么多年的富太太生活早已消磨掉了她的生活能力,现在的她就跟菟丝花一般,只能依附其他人生活。

    沈君泽看向沈清澜,“清澜姐。”沈清澜点点头。

    沈君泽张口想说什么,但是看着沈清澜清冷的目光,终究什么也没说。

    “清澜。”于晓萱走到沈清澜的身边,笑眯眯的,“我刚刚见到你的未来嫂子了,今天的她可美了。当然,你在我眼里是最美的。”

    “已经到了?”沈清澜问道。

    “嗯,刚到,现在距离婚礼开始有段时间,所以新娘子先去后面的休息室了,你要一起过去吗?”

    沈清澜想了想,点点头,“好,你等我一下,我先办件事。”

    她走到角落,给金恩熙打电话,“恩熙,有什么发现吗?”昨天她在商场里看到疑似杜楠的人,担心今天的婚礼出现了变故,就让金恩熙过来帮忙看看监控,防止杜楠偷偷潜入。

    “没发现,杜楠应该不会出现吧,毕竟他们家的企业刚刚才有了一点起色,要是他敢破坏婚礼,温家肯定不会放过他们家的。”

    除非杜楠是不打算要他们家的家业了,不然绝对不会做这样自掘坟墓的事情。

    “防患于未然,有了准备总是好的。”沈清澜淡淡说道。

    “明白,我肯定看好各个出入口,保证不会让杜楠溜进来。”金恩熙拍着胸脯保证。

    门口,楚云蓉和温母正在迎客,却见到两个意外的人——杜洪海和杜母。

    温母脸上的笑意有些僵硬,她记得她根本没有给杜家发过请柬,这样做的用意够明显了吧,现在杜家夫妇出现在这里是什么意思?

    杜洪海微笑,“嫂子,兮瑶结婚,我们不请自来,登门喝杯喜酒,你不会介意吧?”

    温母能说自己很介意吗?但是今天是自己女儿的婚礼,在场的还有那么多人,这话还真的不好说,扯了扯嘴角,说道,“怎么会,欢迎都来不及。”随后装作不经意地问了一句,“杜楠怎么没跟你们一起来。”

    杜洪海知道她在担心什么,解释道,“公司里离不开人,杜楠还在海城呢。”

    温母闻言,也算是放了心,让两人进去。

    楚云蓉好奇地看着二人的背影,“他们是谁啊?”

    温母笑笑,“以前生意上的合作伙伴,最近倒是不怎么合作了。”

    楚云蓉也就是随口一问,并没有放在心上。

    沈清澜和于晓萱进了后面的休息室,就看见了一身白色婚纱的温兮瑶,今天的她,确实就如于晓萱说的那样,美的惊人。

    ------题外话------

    请书城和QQ阅读粉丝榜前三的亲们赶紧来找阿离登记联系方式,阿离好将礼物寄给你们,群号656204326,入群之后私发阿离就好,信息绝对保密不外泄

本文网址:http://www.62ny.com/xs/4/4858/383483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62ny.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