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9.失踪了

推荐阅读:

    “所以,你的意思是秦妍被带走的时候不止还活着,身上的病毒也解了?”艾伦的声音很冷,要是可以的话,他真想一枪崩了眼前的人。

    伊登沉默,相当于是默认。

    “果然是废物,我当初怎么会教出你们这样的蠢货?”

    “你现在说这些也是于事无补。”伊登冷声回了一句。

    艾伦冷冷地看着他,伊登毫无俱意地回视,过了这么些年,他们早已不是当初那些惧怕教官的人。

    “呵呵,果然是长本事了。”艾伦轻笑,收回了目光,“去将金恩熙叫回来,记住,不能让小七知道这件事,不然……后果你知道的。”

    “知道了。”伊登冷声回答,回到房间,他立刻给金恩熙打了电话,金恩熙正在和丹尼尔腻歪呢,听到伊登的话,立刻将丹尼尔推到一边,走到了阳台上。

    “好,我现在就去买机票。”

    “记住,这件事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尤其是安。”伊登叮嘱,其实这件事也怪他,上次沈清澜给他打电话让他解决秦妍的时候,他因为惦记着实验结果,迟迟没有动手,这才酿成了今天这样的悲剧。

    “丹尼尔,我有急事要离开一阵,你一个人在家里要乖乖的哈。”金恩熙拍拍丹尼尔的脸,尽量表现得自然,丹尼尔和沈清澜的关系很好,他要是知道了肯定会告诉沈清澜。

    “恩熙。”丹尼尔一把拉住金恩熙,“你又要去冒险是不是?”他定定地看着金恩熙的眼睛。

    金恩熙噗嗤一笑,“你在胡思乱想什么呢,伊登那边的实验结果出来了,我想去看看,顺便帮他一点小忙,很快就回来了。”

    “真的?”丹尼尔不相信。

    “真的,我保证。”金恩熙举着手,就差发誓了。

    “那你早去早回。”丹尼尔说了一句。

    “嗯嗯,不过这件事你可不能告诉清澜,清澜让我查的事情我现在还没查清楚呢,她要是知道我出去玩了,估计就该生气了。”

    “清澜不是那样的人。”丹尼尔淡淡地说道,忽然反应过来,“为什么不能告诉清澜,恩熙,你到底想去做什么?”

    金恩熙心中暗叹丹尼尔的反应太快,脸上却没有表现出丝毫,笑眯眯的,“刚刚不是说了吗,去帮伊登一点小忙,你要是不放心,就跟我一起去好了。”

    最近丹尼尔在筹备乔纳森在雪梨市的画展,京城雪梨市京城两地跑,根本没有时间。

    “好。你等我一下,我现在就去收拾东西。”丹尼尔站起来。

    “等等。”金恩熙一把拉住他,“我就是跟你开玩笑的,你还真打算去啊。”

    “我当然是认真的,金恩熙,我不许你去做任何危险的事情。”丹尼尔神情严肃。

    “我真的不是去做危险的事情,真的,你相信我。”金恩熙赌咒发誓,听伊登的意思,应该是艾伦想让自己去查管家和秦妍的下落,这一点根本算不上危险。

    “不行,你要么跟我一起去雪梨市,要么我跟你去Y国,二选一,你选择一个,你要是两个都不选,我就去告诉清澜。”不知道为何,丹尼尔的心中很不安,这样的情况是从来没有过的,就算以前金恩熙去帮伊登,也没有这样的不安感,仿佛有不可预知的危险正在靠近。

    “丹尼尔,你是想气死我吗?”金恩熙恼怒。

    见金恩熙生气了,丹尼尔的语气顿时软了下来,“恩熙,我只是担心你,我不想再次看到你受伤的样子,不去不行吗?你在这里同样可以帮他们啊。”

    金恩熙微微叹息,这次她是非去不可,现在的秦妍已经是穷途末路,可是越是这样越是危险,谁知道她会做出什么样的疯狂的事情来,而且这次有艾伦在,事情会变得简单很多,他们不会是孤军奋战。

    “丹尼尔,你相信我,我还想跟你白头到老,怎么舍得就这样离开。”金恩熙抱住丹尼尔,柔声劝慰。

    丹尼尔心中纵然是百般不愿,最后还是亲自将金恩熙送上了飞机。

    后来,丹尼尔无数次地想起今天的事情,无数地在心中后悔为什么要让金恩熙离开,要是自己坚持留下她,事情是不是就不会变成那个样子。

    **

    京城军区,家属楼。

    沈清澜从醒来开始眼皮子就一直跳,她揉揉眉心,傅衡逸见到这一幕,问道,“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

    沈清澜摇头,“没有,早上起来有眼皮子一直跳,心中有些慌乱,总觉得要出事。”

    “你想多了。能出什么事情,家里很好,于晓萱顺利生下了女儿,秦妍也解决了,你就不要自己吓自己了。”

    沈清澜想想也是,摇头失笑,“大概真是我想太多了。”

    这段时间沈清澜都在部队里陪傅衡逸,已经在这里住了一个多星期了。

    “爸爸。”卧室里传来安安稚嫩的嗓音,傅衡逸走进卧室,很快抱着某个宝宝出来了,他将儿子放进婴儿学步车里,然后就去做早饭。

    “中午我会回来做饭,你记得买菜。”临走之前,傅衡逸叮嘱沈清澜,沈清澜点点头。

    安安跟爸爸挥手,傅衡逸伸手摸摸他的头。

    等傅衡逸离开之后,沈清澜依旧不放心,一一给家里和于晓萱打了电话,最后才是金恩熙,金恩熙的电话没有打通,沈清澜想了想,就给伊登打了电话。

    “安。”伊登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

    “伊登,最近一切都好吗?”沈清澜问道。

    “很好,我已经研究出那种病毒的解药了。”

    “秦妍呢,解决了吗?”沈清澜问道。

    伊登的身子一僵,看了一眼艾伦,点头,“嗯,已经解决了。”

    知道秦妍已经死了,沈清澜心底彻底松了一口气,又跟伊登聊了几句才挂了电话。

    “她迟早会知道的。”伊登看着艾伦说道,这件事根本瞒不了多久。

    “所以在她知道之前要找到那个叛徒和秦妍。”艾伦冷声说道,“金恩熙什么时候到?”

    “已经在飞机上了,很快就到。”伊登回到,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们会跟艾伦合作。

    金恩熙是五个小时之后到的,在来的路上已经听伊登讲了事情的经过,金恩熙眯眼,“伊登,你刚刚研究出病毒的解药,秦妍就被救走了,这是不是太巧合了一些?”

    从醒来之后,伊登就在思考这个问题,整件事确实巧合了,他更将解药给秦妍用上,准备观察了之后就解决了她,然后管家就带着人到了,顺便还拿走了全部的解药样本,这件事巧合过多了就成了阴谋。

    难道说当初秦妍是故意落在他们的手上的?为的就是让他研究出病毒的解药?伊登仔细想着抓捕秦妍的过程,确实顺利地过分,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就抓到了秦妍,可如果这一切都是秦妍的阴谋,那么她怎么肯定他们不会杀了她,而是留着她研究病毒呢?再者说,她又是如何肯定自己一定会研究出病毒的解药呢?

    伊登越想,脑子越迷糊,神情十分之复杂。

    “这件事确实透着诡异,所以恩熙,我们需要你的帮助。”

    “我知道,已经下飞机了,很快就到。”

    金恩熙到了之后先去看了茜丝莉,得知她很有可能再也醒不来的时候,眼眶都红了,“安德烈知道吗?”

    伊登摇头,“还没告诉他。”

    “你应该告诉他的,这件事他有权知道。”毕竟隐瞒不是唯一的途径。

    “艾伦,你的身边叛徒挺多,可见你做人是多么的失败。”金恩熙看见艾伦,语气嘲讽,要不是管家的背叛,秦妍也不会被救走。

    艾伦眼睛微眯,“确实,教出了一群白眼儿狼。”他语气淡淡。

    金恩熙眼神微变,刚想继续开口,伊登就插话了,“恩熙,时间要紧。”

    金恩熙也知道现在时间紧迫,越早找到秦妍,才有可能阻止秦妍的阴谋,她马上进入了工作状态,手指在电脑上翻飞,而在她的身边还坐着几个男人,这是艾伦找来帮助她的,有了他们的帮助,时间可以缩短很多。

    “艾伦,我给你一个真诚的建议,隐瞒着安并不是个好选择,告诉她,她起码有了防备,不会被秦妍钻了空子,现在不让她知道,万一秦妍找事情,她会措手不及的。”金恩熙一边操作,一边说道。

    “那就在秦妍行动之前找到她,小七要是伤了一根头发,你们就去见上帝吧。”艾伦脸色阴寒。

    “你。”金恩熙瞬间脸色铁青,“艾伦,你简直就是一个神经病。”

    艾伦冷冷地看着她,金恩熙跟他对视几秒,终究是收回了目光。

    但是金恩熙的话也有道理,艾伦想了想,给傅衡逸打了电话。

    当时傅衡逸刚刚回到家里,沈清澜带着安安在买菜回来的路上,看见陌生来电,接起来,将事情经过听完之后,傅衡逸一阵沉默。

    谁能想到事情竟然出了这么一个岔子,傅衡逸沉了脸,“我知道了,这段时间我会留意的。”

    知道秦妍还活着,傅衡逸的心中顿时明白了今天早上沈清澜不安的预感是对的。

    “傅衡逸,你在想什么,怎么总是走神?”吃饭的时候,沈清澜忍不住说道,刚才她跟傅衡逸说了好几句话都没有得到他的回应。

    傅衡逸回神,“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你刚刚在想什么?”

    “在想一份训练计划,你刚才是想跟我说什么事情吗?”傅衡逸转移了话题。

    “我明天带安安回家,我过来也有一个多星期了,该回去看看爷爷了。”

    “多留一段时间吧,就当是陪我,爷爷那里我去说。”傅衡逸温声开口。

    沈清澜侧目,“傅衡逸,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粘人了?”

    傅衡逸淡笑,“看来以前是我表现得不够明显,才让老婆大人误会了,以后我会注意的。”

    沈清澜无语,她是这个意思吗?不过话题成功被傅衡逸转移了。

    傅衡逸见她不再追问,算是默认了他留下来的建议,给她夹了一筷子菜,还不忘记给儿子喂食。

    京城军区到底比外面安全得多,虽然说沈清澜现在住在大院里,秦妍人轻易动不了她,但是凡事都有个万一,在自己身边看着他才能真正放心。

    沈清澜吃完饭,再次给金恩熙打了电话,这次打通了,“恩熙,你在哪里?”

    “我?我在Y国啊,京城呆腻了,出来走走,安,有事情让我做?那我马上回来。”

    “没有,就是没有打通你的电话,有点担心你,既然你没事就行了。”沈清澜说道。

    金恩熙看了一眼伊登,伊登轻轻摇头,金恩熙笑笑,“安,我很快就回来了。”

    “嗯,不急,要是喜欢就在外面多待一段时间,这段时间我都在京城军区,你要是联系不上我就给我留言。”

    “好。”金恩熙挂了电话,艾伦知道沈清澜在军区,心中顿时有些不是滋味。沈清澜去军区自然是去陪傅衡逸的,虽然知道她爱的人是傅衡逸,但是每次想到沈清澜会和傅衡逸朝夕相处,他的心中就嫉妒地发狂。

    **

    Y国某公寓内,谁也没有想到秦妍竟然还敢留在Y国。

    她躺在床上,紧闭着眼睛,神情痛楚,脸色苍白,她的牙齿咬着下嘴唇,直接咬出了血,管家进来,将一块毛巾塞进秦妍的嘴里,防止她忍受不了这样的疼痛而伤害自己。

    原本秦妍就被诡异病毒折磨地失去了人形,这段时间伊登又拿她做实验,每天都往她的身体里注射奇奇怪怪的东西,将她的身体弄得千疮百孔,现在虽然病毒已经被解了,可是她也只剩下了最后一口气,能活着已经是万幸。

    过了好久,等到身上的疼痛彻底过去了,秦妍整个人已经被汗水打透,她喘着粗气,看着眼前的管家,眼神阴鹫。

    管家低下头,“夫人。我们的任务失败了。”他留在艾伦身边的目的就是为了找出卡尔的骨灰,但是这么久了,一点进展都没有,现在艾伦已经知道他是秦妍的人,正在满世界地通缉他,想要继续探听情报是不可能了。

    “谁让你救我的?”秦妍得知管家没有找到卡尔的骨灰,反而来救她,很是震怒,她宁愿自己被折磨死,也不愿意死后都不能跟卡尔的骨灰放在一起。

    “我得到消息,他们想要杀了夫人。”管家低声解释。

    “所以你就擅作主张将自己暴露了?管家,我当初给你的任务是什么?”秦妍冷声质问。

    “找到先生的骨灰,将你和他安葬在一起。”

    “管家,原来你还记得。”秦妍笑容嘲讽,眼神冰冷。

    管家不说话。

    “出去。”秦妍冷声说道。

    “是,夫人。”

    管家走到门口,秦妍叫住他,“回来。”

    管家回来,站在秦妍的面前,听到秦妍的计划,眼睛里闪过一抹幽光,“是,夫人,我现在立刻去办。”

    “你这次如果再失败就没有留在我身边的必要了。”

    “是,夫人。对了夫人,苏晴失去联系了。”

    “一个废物而已,联系不上就联系不上了吧。”秦妍无所谓地说道,她只以为苏晴是死了,毕竟当初伊登是这样告诉她的。

    秦妍闭着眼睛,她的怀里抱着一个相框,是卡尔的照片,她将照片贴在胸口上,喃喃低语,“对不起,我没能找到你,但是卡尔,你一定要等着我,我坚持不了多久了,很快,我就会来陪你,你走慢一些,等等我,等我将最后的事情做了,我就去找你。”

    她的身子早已经被掏空,身体的各项机能都在急速丧失,即便没人来杀她,其实秦妍也坚持不了多久了,原本她以为会死在伊登的手里,也做好了死的准备,只是心里有些遗憾不能将沈家毁了,现在既然给了她最后的机会,她势必不能放过沈家。

    **

    “道格斯,你快点。”颜夕冲着身后的道格斯喊道,道格斯挥了挥马鞭,快速地追了上来。

    “小心点,这匹马很野,万一不小心被它甩下去了,有你哭的时候。”道格斯说道。

    颜夕抓紧了缰绳,“道格斯,你小看我,我现在的马术很好的,就连这里的教练都说我学的好呢。”

    “是是是,知道你马术好,但是这样也要小心。”

    “知道了,道格斯,你最近越来越啰嗦了。”颜夕嘻嘻笑,双腿一夹马腹,就跑远了,道格斯赶紧跟上。

    “啊,玩儿得太痛快了。道格斯,我都不想回雪梨市了。”颜夕一边摸着马脖子上的鬃毛,一边留恋地说道,这段时间她和道格斯是在世界各地旅游,玩了一个又一个国家。

    道格斯是个学识很渊博的人,跟着他会想学到很多的东西。

    “喜欢的话我们就在这里多待一段时间。”道格斯看着她脸上的笑容,宠溺的说道。

    颜夕点点头,一把抱住了道格斯的腰,“道格斯,有你真好。”

    道格斯回抱着她,“你啊,每到这个时候嘴巴就特别甜,走吧,先去换衣服,等下带你去吃好吃的。”

    颜夕眼睛一亮,随后又垮下了脸,捏捏自己的脸颊,“道格斯,你这样真的会将我养胖的,你看看我,我最近脸上长了好多肉肉。”

    道格斯将她的手拿下来,“女孩子身上有点肉才好看,你之前就是太瘦了,看着让人心疼。”

    “嘻嘻,你这样觉得吗,那我们在这一点上算是达成共识了。”颜夕抱着道格斯的胳膊,眉眼弯弯。

    吃完饭,二人回到酒店,“洗完澡就早点睡觉,明天我们去赌城。”酒店房间门口,道格斯叮嘱道,“不要熬夜追剧,不然明天起不来我就自己一个人去了。”

    “嗯嗯,我保证今天会早睡。”颜夕小鸡啄米般的点头,然后踮起脚,在道格斯的脸上亲了一口,“道格斯,晚安。”

    “晚安。”道格斯笑着说道,等到颜夕进去了,他才走进隔壁的房间。

    第二天一早,道格斯和颜夕退了酒店的房间就朝着赌城出发了,“道格斯,我们身上的钱够吗?”站在赌城门口,颜夕小心翼翼地问道,要是因为没钱被赶出来,那就丢人了。

    道格斯摸摸她的脑袋,“小玩的钱还是够的,走吧。”

    颜夕点点头,跟着道格斯进去,他们从住的地方赶到这里足足花了一天的时间,到了这已经是晚上了。

    赌城里很热闹,每张桌子上都围满了人,颜夕对这一切很好奇,东张西望的,这是她第一次来这样的地方。

    “有没有想玩的,去试试。”道格斯将兑换好的筹码交到她的手中。

    颜夕摇头,“这些我都不会。”

    “没事,我兑换的筹码不多,就算是全都输光了也没有多少钱,各种玩法都去试试,要不然光看别人玩多没劲。”

    颜夕被道格斯说的跃跃欲试,道格斯将颜夕推到一个赌大小的赌桌前,“试试这个,这个最简单。”

    颜夕没有急着下注,而是站在一边看了一会儿其他人是怎么玩的,等看明白之后,她才看向道格斯,“那我试试?”

    “嗯,试试吧。”道格斯鼓励她。

    颜夕挤进去,拿了几个筹码放在赌桌上,她压的是小。

    “啊,道格斯,我赢了。”颜夕很是兴奋地说道。

    道格斯笑容宠溺,“是,你赢了。还玩吗?”

    颜夕点点头,“嗯嗯,我再玩一局。”她竖起一根手指,然后再次将筹码连同刚才赢来的,放了上去。

    一连玩了三局,颜夕就对眼前的游戏失去了兴趣,道格斯拉着她去了其他的赌桌。

    “道格斯,这个好玩。”颜夕指着一个赌桌上的游戏说道,道格斯看了一眼,是纸牌,“要是喜欢就试试吧。”

    颜夕眼睛微亮,“但是我想看你玩,今晚都是我在玩,你都没有试过,这次你来试试呗。”

    道格斯看向她,“想看我玩儿?”

    “嗯嗯,你试试嘛,不是你自己说的,就算是输了,也没有多少钱。”颜夕只以为道格斯是怕输钱。

    道格斯笑笑,在牌桌上坐下来,颜夕站在他身后,就看着道格斯玩,眼睛越睁越大,越来越亮,一脸崇拜地看着道格斯,等到一局结束,颜夕看着眼前高高叠起的筹码还有些回不过神来。

    “道格斯,你太厉害了,你告诉我,这世界上还有什么是你不会的吗?”颜夕眼睛亮晶晶。

    道格斯无奈一笑,“我也只会这一种,要是换一种,我就不会了。”颜夕是没有见过真正的高手,就拿伊登来说,他曾经和伊登一起来过这个赌场,就看着伊登直接从一楼开始挑战,一直到三楼才停下来,每一种他都玩的很好。

    这座赌城一共是五层,据说四五层都是赌王级别的人才能上去的,而伊登则是告诉他,沈清澜曾经闯到了四层,这还是沈清澜保留了实力的结果,那时候沈清澜才十五岁。

    “别人我不管,在我眼里,你就是最厉害的了,你还会什么?”颜夕抱着他的胳膊,眉眼弯弯。

    道格斯宠溺一笑,被自己心爱的人用崇拜的目光看着,换做任何一个男人都会感到高兴,道格斯自然也不例外。

    “还想玩什么?”

    颜夕摇头,“不玩儿了,我就是进来体验一下,现在体验完了,我们就走吧。”

    “好,那就走吧。”道格斯揽着颜夕的肩膀,带着她去兑换筹码,今晚非但没有输,反而还赢了不少,颜夕显得很开心。

    “道格斯,你以后要是不做心理医生了,可以来这里。”颜夕数着到手的钱,一脸财迷的样子。

    道格斯伸手刮刮她的鼻尖,“这点钱,至于让你高兴成这个样子吗?”

    颜夕笑眯眯,“意义不一样的。”

    走到赌城门口,颜夕忽然捂住肚子,“道格斯,我想上厕所。”

    道格斯往四周看了看,这附近根本没有公厕,“厕所在赌城里面,我陪你进去。”

    “不用。”颜夕摇头,“你只要告诉我方向就好。”

    “这里鱼龙混杂,我陪你一起去,到时候我在外面等你。”道格斯坚持,赌城这样的地方,三教九流都有,还是小心为上。

    颜夕敌不过道格斯的坚持,在他的陪同下去了厕所,“进去吧,我在这里等你,有事你就喊我一声。”

    颜夕笑,“就是上个厕所而已,能出什么事情呀。”她浑不在意。

    只是道格斯这一等,就等了十几分钟,迟迟不见颜夕出来,道格斯掏出手机给颜夕打电话,结果音乐是从他手中的包包里响起来的,颜夕根本没有将手机带在身上。

    “颜夕,颜夕你好了吗?”道格斯往女厕所里喊了两声,颜夕没有应答。

    道格斯脸色一沉,拉住从女厕所里出来的一个女人,“这位小姐,麻烦帮我个忙,我女朋友进去好久了,一直没有出来,你能不能进去帮我看看她还在不在?她是一个Z国姑娘,留着黑色的长直发,穿着一身浅黄色的连衣裙。”

    女人穿着制服,应该是这里的工作人员,闻言,点了点头,片刻之后,女人走了出来,“先生,里面并没有人,是不是你的女朋友已经离开了而你没看见?”

    道格斯眼神微变,“不可能,我一直看着这里,她并没有出来。”这样说着,他意识到了不对,直接冲进了女厕所,就像是那个女人说的,厕所里根本没有人,但是他很肯定,颜夕一直在厕所里没有出来。

    “你们这个厕所还有其他的出口吗?”道格斯拉住女人问道。

    女人摇头,“没有,这是唯一的出口,剩下的出口就是窗户了。”女人指着厕所里唯一的窗户说道。

    道格斯走到窗户边,看着窗台上并不明显的脚印,脸色顿时就变了,颜夕分明就是被人给掳走了,“我要见你们这里的经理。”

    女人微愣,随后说道,“这位先生,我们经理现在很忙。”其实是根本不愿意让道格斯见,要是谁要求见经理都见,那经理岂不是要忙死了。

    “我女朋友不见了,我有权怀疑是被人带走了,我现在要求看监控录像,查看我女朋友的行踪,你们要是坚持不让我看,那我就只好报警了。”道格斯的脸色很冷。

    “先生,你先别激动,也许你女朋友只是趁你不注意先走了呢,你先联系一下你女朋友。”

    这种情况在赌场也不是没有发生过。就在前几天,一对情侣来赌场玩,女的进去上厕所,出来时见男朋友只顾着低头玩手机,就连她出来都没有察觉,女生恶作剧,直接就走了。等到男生回过神来,才察觉女朋友已经进去好久了,也怀疑是不是出事了,到处找女朋友。最后还是经理出面,查看了监控录像,才在一个赌桌上找到了玩的正嗨的女生。

    女人只以为道格斯也属于这种情况。

    这样的话一听就是托词,道格斯拿出手机,作势要打电话报警,女人见他还真的打算报警,赶紧拦住他,“先生,您先别急,我现在就给我们经理打电话。”

    经理室里,道格斯看着监控视频,没有在赌场的任何一个角落看到颜夕的影子,“这个厕所的窗户出去是哪里?”道格斯问经理。

    “是后面的街道,通往好几条主干道。”一直到此时,经理也已经意识到了人真的在他们赌场丢失了,而且很有可能是被人掳走的,心中也有了一些着急。

    他们赌场是赌城里最大的赌场,安全措施也算的上是赌城里最好的,这也是他们的优势,结果现在人就在他们这里丢了,这简直就是红果果的打脸。

    “先生,需要我们帮你报警吗?”经理态度很好。

    道格斯看了他一眼,开始打电话,经理一听,竟然是打给局长的,顿时对眼前这个穿着普通的男人充满了打量,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认识警局的局长。

    道格斯也是偶尔的机会认识这里的警局局长的,算得上是有几分交情,有了道格斯的这通电话,加上这件事确实严重,警察来的很快,但是查遍所有可以查的监控,除了拍到颜夕是被一个女人带走的之外就再也查不到任何的踪迹。

    道格斯急了,给伊登打电话,想寻求伊登的帮助,但是伊登的电话根本打不通,没办法之下,道格斯只能给沈清澜打了电话。

    **

    京城军区,沈清澜正在和章嫂子一起从菜场买菜回来,这次来军区,她总算碰见了从娘家回来的章嫂子,只是章嫂子清瘦了不少,想来是父亲的突然离世给她的打击很大。

    但是章嫂子脸上的笑容依旧,用她的话说就是她的父亲最大的希望就是她能生活幸福,就算是为了让亲人放心,她都要好好生活。

    “妹子,你这次过来是打算常驻军区了吗?”章嫂子问沈清澜。

    沈清澜摇头,“没有,只是在这里陪副恨意一段时间,安安现在的年纪,有爸爸在身边会好很多。”现在正是孩子性子塑造的关键时候,在这个阶段,孩子的父亲在不在身边其实对孩子的成长是很有影响的,所以沈清澜打算在安安一岁以前,尽量多跟傅衡逸相处。

    “其实我倒是希望你能留下来,这样我也能有个伴,平时找人聊天说话也方便。”章嫂子说道。

    “嫂子,你平时要是没事的话可以给我打电话,我们一起出去逛逛街,喝喝茶,你应该好久没有出去跟朋友聚聚了吧?”

    “还真被你说对了,我当初嫁给你章大哥之后就随军了,我在京城里也不认识什么朋友,孩子出生之后,我更是整天围着孩子转,就算是去商场,也是很快就回来了,算起来,我已经有五六年没有看过电影了,上次走进电影院,还是结婚三周年纪念日的时候。”

    “我平日里在家也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章嫂子要是无聊就给我打电话。”

    “行,那就这么说定了,不过等我家那连个孩子都上小学了,我就要出去工作了。”

    沈清澜侧目看她,章嫂子笑着说道,“女人家经济独立很重要,虽然你章大哥对我和孩子都很好,目测也会继续好下去,但是我依旧不想永远靠着他。”

    沈清澜的眼底浮现一丝赞赏,对章嫂子这话很是认同,女人有了自己的事业,哪怕不能称之为事业,仅仅只是一份工作都能带给女人莫大的自信,也不会整日里都在柴米油盐和男人是否爱她这样的问题上纠结,将自己活成一个黄脸婆。

    “章嫂子,你这个想法很好,我支持你。”

    “妹子,嫂子还是羡慕你,年纪轻轻就取得了这样的成绩,你才是真的有才华。”

    沈清澜笑笑,正要说话,手机就响了,是道格斯打来的,“嫂子,我先接个电话。”

    章嫂子笑着点点头。

    沈清澜刚刚接起电话,还没来得及开口,道格斯就说话了,“安,颜夕不见了。”

本文网址:http://www.62ny.com/xs/4/4858/383489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62ny.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