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7.试探

推荐阅读:

    古人常说英雄难过美人关,傅衡逸想,这话不是没有道理的,但是他却甘之如饴。现在孩子老婆热炕头才是他的追求。

    沈清澜将行李拿进屋子里,傅老爷子看见沈清澜手上的行李就知道是傅衡逸回来了,“清澜丫头,衡逸人呢?”

    “在外面陪安安玩呢,爷爷,我先进去收拾一下行李。”

    “好,去吧,我中午让小赵多做两个菜。”

    因为傅衡逸回来了,今天安安难得不缠着妈妈了,一直坐在傅衡逸的怀里,让傅衡逸给他喂饭。傅衡逸一边给儿子喂饭,一边跟老爷子说着话,时不时还沈清澜夹菜,忙的是不亦乐乎。

    傅衡逸回来了,搁置了两个月的出游计划也启动了,和沈君煜他们商量了之后,一家人决定趁着这个周末要一起去小镇上小住几天。

    “妈妈,要胖胖。”出发的那天,安安没有见到自己心爱的小伙伴,拉着沈清澜的手不肯上车,沈清澜蹲下来,“这次我们自己去,不带胖胖,等到回来了再跟胖胖玩好不好?”

    安安摇头,“我不要,要胖胖。”

    “安安,听话。”沈清澜哄着儿子,“家里有人照顾胖胖,他不会饿肚子的。”

    不管沈清澜怎么说,安安就是要带小狗,还趁着沈清澜不注意爬到了狗窝前,蹲在那里看小狗。狗窝的门已经被锁了,胖胖蹲在里面,狗眼泪汪汪,和安安深情对视无语凝噎。

    沈清澜看的一头的黑线,最后还是傅衡逸开口了,让安安带上小狗,安安顿时眉开眼笑,抱着傅衡逸一直喊爸爸。

    现在正是秋天,小镇上正在忙着收获稻谷呢,一片忙碌的景象,安安是第一次来到这里,对这里的一切都很新奇。

    裴一宁这次原本是要一起来的,但是因为单位临时有事,实在走不开,就有江晨希带着昊昊过来了,昊昊已经给这里的景色给吸引了,迫不及待地要下车,“江叔叔,这里好漂亮。”

    江晨希虽然早就知道好友投资了这么一个生态度假村,但是因为各种原因是一次也没有来过,他看着眼前金黄的一片,眼底满是赞叹。

    他们都是从小长在城市里的孩子,哪里来过这样的乡下。

    “妈妈,好看。”安安被沈清澜抱着,高兴地拍着小手,沈清澜捏捏他的脸颊,“你也知道好看吗?”

    安安傻笑,沈清澜看着儿子这个样子,越发觉得好笑,“怎么笑地跟个小笨蛋似的。”

    这次来的人多,沈清澜他们并没有选择民宿,沈君煜早早地就在温泉庄子里安排好了房间,这个季节,来这里旅游的人很多,房间很难定,但是这里既然是沈君煜开发的,房间自然不会没有。

    将房间分配好,傅衡逸就带着安安出去玩了,同行的还有江晨希和昊昊,嗯,还有胖胖这条狗。

    沈清澜留在房间里给两位老爷子介绍着小镇的情况,“两位爷爷,妈,这次我们的运气不错,正逢他们丰收的季节,这个季节的小镇是最美的。”

    “哈哈,好,那明天我们就去看看。”傅老爷子爽朗一笑,讲真的,自从儿子和儿媳妇去世之后,这是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跟家里人出来玩,老爷子的心情就跟安安一样。

    第二日,沈清澜和傅衡逸早早起床,去许大姐家里拿了烧烤的工具和食材,去了第一次和傅衡逸来的时候去的那片河滩。

    河滩上有很多大小不一的石头,经年累月的溪水的冲刷,石头的表面很光滑,即便是光脚走在上面也不会觉得硌人。

    傅衡逸已经去找炭火了,沈清澜将一些还没清洗的食材放进溪水里洗干净,这里的溪水清澈见底,很干净,有些居民都是直接从溪水里打水喝的。

    没多久,沈君煜就按照沈清澜的指示带着大部队过来了。

    “清澜,好香啊。”温兮瑶隔着老远就闻到了食物的味道。

    沈清澜笑着从烧烤架上拿了一串烤肉递给温兮瑶,“我好久没烤了,嫂子你帮我尝尝味道。”

    温兮瑶接过,还没咬,就看见安安正眼巴巴地看着她,温兮瑶看了看手里香味四溢的烤肉,又看了看安安嘴角的口水,将烤肉吹了吹,放在安安的嘴边,“小心烫。”

    安安鼓起嘴巴,学着温兮瑶的样子使劲吹了几口,然后才张开小嘴,小心翼翼地咬了一小口,沈清澜烤的时候并没有放很多香料,就是考虑到了小朋友的口味。

    安安眯着大眼睛,使劲嚼着烤肉,即便安安不说,大家也从他的神情里看出了他的满意。

    沈清澜先给了昊昊一串鸡翅,然后才给各个大人分食。

    “清澜,你的这手烧烤手艺真不错,比你做的饭菜好吃多了。”温兮瑶吃着一串烤虾,对沈清澜的手艺不吝夸赞,这话一出,得到了在场每一个人的赞同,沈清澜的黑暗料理,这里除了江晨希其他人都尝过,就是两个小朋友也不例外。

    安安最不喜欢吃的就是妈妈做的饭,这在傅家是人人都知道的事情,为此沈清澜还郁闷过几天。

    “爸爸,那个。”安安的手指着鸡翅,傅衡逸将鸡翅拿给他,由着他拿在手里啃,“吃完这个就没有了。”傅衡逸不忘记说一句,安安已经连续吃了两个了,不能再吃了。

    安安皱眉,看向了小狗,“那胖胖呢?”小狗正眼巴巴看着安安手里的鸡翅。

    “胖胖不能吃肉,爸爸给它带了狗粮。”傅衡逸淡淡说道。

    安安知道狗粮是小狗的食物,吃完了鸡翅就闹着傅衡逸要给小狗喂饭,江晨希带着昊昊去了小溪边抓鱼呢。

    这里的小溪里虽然不会有大鱼,但是小鱼小虾还是有的。

    “江叔叔,你看我捉到了。”昊昊的双手捧着,掌心里是一条比筷子粗不了多少的小鱼,江晨希连忙拿过小水桶,“来,放在这里面。”

    “江叔叔,我可以将这条小鱼带回家养吗?它太小了。”昊昊蹲在地上,看着小桶里的小鱼,问正挽起裤腿,站在溪水里江晨希。

    江晨希回头,笑看着昊昊,“当然可以,回去叔叔给你买个大鱼缸,让小鱼能快乐长大。”

    昊昊闻言,顿时高兴了,“太好了,谢谢江叔叔。”

    “咔嚓”,快门的声音在不远处想起,沈清澜看着手机里温馨的画面,想了想,将照片发送给了裴一宁。

    裴一宁正在开会呢,就听见了短信提示音,她看了一眼台上正在讲话的领导,见它没有注意到自己,悄悄地将手机拿到桌子下面,眼神立时变得温柔。

    “一宁。”台上的领导点了名。

    身边的人拉了拉裴一宁的衣角,示意她看上面,裴一宁抬头,就对上领导锐利的眸子,抱歉的笑笑,将手机放在桌子上。

    会议结束,裴一宁被领导单独叫进了办公室,裴一宁微微垂眸,“总经理,很抱歉,刚才我家里人给我发了信息,我以为是我儿子有事,所以......”

    “行了,我找你不是为了这件事的,以后开会不要犯类似的错误就好。”领导摆手,正色道,“今晚有个应酬,你陪我一起参加。”

    裴一宁拧眉,她原本想今天的工作结束以后就去找沈清澜他们的,但是这样一来,就去不成了。

    “总经理,我今晚上家里有事情。”

    “一宁,晚上要见的都是几个有可能合作的大客户,不好得罪的,你去了对你也有好处,可以多认识一些人,拓展一下人脉。”总经理说道,裴一宁是他的得力干将,要不是这样,他也不会起了培养她的心思。

    “好。我去,那我现在先回去换件衣服。”

    “去吧,今晚六点,金都酒店,不要迟到。”

    回去的路上,裴一宁给江晨希打了电话,说明了情况,“对不起晨希,我今晚赶不过来了。”

    江晨希虽然失望,但是也没有说什么,温和开口,“没关系,工作要紧,但是你也不能太拼命了,要注意休息,今晚的饭局前记得带上一些醒酒药。要是胃不舒服就喝一杯热牛奶。”

    裴一宁静静地听着江晨希的絮絮叨叨,眼睛亮亮的,很是好看。

    “好,我知道了,昊昊没事吧?”

    江晨希看了一眼正和安安还有胖胖玩的满头大汗的昊昊,勾唇一笑,“昊昊很听话,正在跟安安玩呢。”

    “那就好,我尽量争取明天过来。”

    “好。”

    挂了电话,裴一宁回到家换了一件衣服就去预定的地点了。

    昊昊和安安在人家依旧收割好的田地里跑来跑去,昊昊的手里还拿着一个风筝,在快速地奔跑着,安安跌跌撞撞得跟在后面,嘴里叫着哥哥,安安的脚边,是一条黑白相间的肥嘟嘟的小狗。

    昊昊跑了一会儿,见安安跟不上自己的脚步,停了下来。

    两人已经在这里玩了好久的风筝了,但是一直没能成功将风筝送到高空上去。江晨希和裴一宁结束了通话在,走过来捡起了风筝,“我来。”

    一个大人加两个孩子彻底玩疯了,“飞,高。”安安抬头看着高飞的风筝,小脸坨红。

    沈清澜和傅衡逸远远地看着这一幕,相视而笑,二人牵手走在河滩上,沈清澜光着脚,感受着脚下光滑的石头表面。

    “小心脚下。”傅衡逸时不时看一眼脚下,要是看见尖锐的东西就提前给清理了。

    沈清澜忽然站在了傅衡逸的脚背上,手揽着他的脖子,“傅衡逸,你真的不打算给安安生个小妹妹?”她故意压低了嗓音,带着一丝磁性的味道,又透着一丝丝魅惑。

    傅衡逸抱着她的腰,防止她摔下去,对她的美人计视而不见,“安安不是已经有哥哥和妹妹了吗?”

    沈清澜闻言,淡了神色,“你就给我装傻。”

    傅衡逸这次还真是装傻到底了,就是不接这个话茬,沈清澜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狠狠瞪了傅衡逸一眼,转身就走,傅衡逸跟在后面讨好地笑,“老婆,你走慢点,小心伤着脚。”

    **********

    裴一宁到的时间刚好,总经理已经在了,“邹总,我没有迟到吧。”

    邹总站起来,“时间刚好,进去吧,对方还没有来。”

    他们提前订了包厢,很快对方的人就来了,裴一宁刚想开口,看清了来人,笑容顿时凝固在了脸上。段凌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见到裴一宁,他今天是跟着崔泽宇过来的。

    “一宁。”段凌微笑开口。

    邹总一愣,看向裴一宁,“你们认识?”

    裴一宁神情淡淡,倒是段凌温声开口,“她是我大学时候的师妹。”

    邹总闻言,哈哈笑了起来,“既然认识那就太好了,一宁啊,你说说你,你认识段总怎么不早说呢,崔总,你说是吧。”

    崔泽宇呵呵笑,意外地看了一眼好友,倒是没有想到他跟裴一宁认识,崔泽宇和段凌是高中好友,当时崔泽宇的父亲正好去段凌的老家那边做生意,他就在那里上学了,和段凌可谓是一见如故,关系极好。

    只是后来,段凌考了Z大,而他因为父母工作调动,回到了京城,二人才没有在一个大学。

    “我也没想到他们他们竟然认识,裴小姐,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崔泽宇,是恒通科技的总经理,也是段凌的好朋友。”

    裴一宁微微一笑,“裴一宁,你好。”

    受到了冷遇,崔泽宇讪讪地收回手,看了段凌一眼,直觉这两人之间有什么故事。

    酒桌上的气氛相当不错,崔泽宇是个话多的,而段凌话虽然话不多,但是每一句都接到了点子上,一点也不会让人觉得自己被冷落了。

    反倒是裴一宁,一晚上都没怎么说话,邹总给她使了好几个眼色,她权当没有看到,看的邹总那叫一个恨铁不成钢,你说说她,既然是大学时候的学长,这就是最好的套近乎的方式了。

    段凌的事业不在国内,所以邹总的目标也不是他,而是崔泽宇,只是他们跟崔泽宇都不熟,要是有了段凌从中周旋,这关系不就亲近了吗?

    恒通科技最近在进行的一个项目是政府扶持项目,上面很重视,因为项目大,恒通就要寻找合作伙伴,而邹总他们公司自然也想分一杯羹。

    “裴小姐,你段凌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崔泽宇忍了半个晚上在,终于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开口问道。

    裴一宁神情淡淡,“时间太久,忘记了。”

    崔泽宇一听,非但没有放弃,反而更加激起了他的兴趣,“裴小姐,我们段凌长得这么好看,很多姑娘都喜欢,你不应该会不记得吧?”

    裴一宁只觉得心中烦躁异常,眼角余光看见段凌坐在一边事不关己的态度,心中的怒火蹭的一下就冒了出来,嘴角轻勾,一抹淡淡的笑意,却充满了嘲讽,“崔总说笑了,不是每个人女人见到好看的男人就会往上扑的,也有些或许只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崔泽宇挑眉,这个女人胆子真够大的,竟然说段凌是绣花枕头,看了段凌一眼,却见他没有丝毫的反应,也发觉得这两人很奇怪,端起一杯酒,“哈哈,裴小姐说得对,我很欣赏裴小姐的理性,裴小姐,碰一杯?”

    裴一宁端起面前的酒杯,轻轻碰了碰,正要喝,一只骨节分明的手跨过半张桌子,拿走了她的酒杯,“一宁的酒量不好,我替她喝。”说完就一口气干了这杯酒。

    裴一宁眼神一暗,重新给自己倒了一杯,“有些事情是会变的,现在我的酒量很好。”

    酒杯里的酒杯喝的一干二净,一滴都没剩下,裴一宁坐下来,保持了沉默。

    “哎,来来来,不要光顾着喝酒,大家吃菜吃菜。”邹总察觉到包厢尴尬的气氛,试图缓解气氛。

    裴一宁和段凌都没有动,幸好崔泽宇还算是配合,也算是让邹总有了一个台阶下。

    饭局结束以后,四人走出了酒店,“一宁,我送你回家吧。”段凌主动开口。

    “不用了,我自己开车了,而且你也喝酒了,开车不安全,我叫了代驾。”裴一宁冷着脸拒绝。

    “大晚上的你一个女孩子不安全。”

    “让你送也未必就是安全的。”

    段凌抿唇,“一宁,你对我一定要包含这么多敌意吗?我们心平气和地说几句话好不好?”

    裴一宁淡淡地看着他,眼睛里不带丝毫的感情,“我上次就说过了,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好说的,请你不要打扰我的生活,谢谢。”

    “一宁。”

    裴一宁推开他,直接上了自己的车。

    回去的路上,崔泽宇看着好友,“你跟裴一宁是什么关系?”

    段凌闭着眼睛,揉着太阳穴,“就是学长和学妹的关系。”

    “不,不像,我看你们倒更像是分手的男女朋友,阿凌,我记得你跟我说过,你大学时候是有女朋友的,当时我要看,你还死活不让我看,说是要等到以后再给我看,那个人该不会就是裴一宁吧?”

    “不要胡说八道,这样的话传出去,对人家的名声不好。”

    崔泽宇却忽然沉了脸,“段凌,你跟我说句实话,你没,当时的女朋友是不是裴一宁?”

    段凌被好友突然严肃的样子吓了一跳,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你怎么了?”

    崔泽宇只是定定地看他,“阿凌,我希望你跟我说实话,真正的实话。”

    段凌与崔泽宇目光相接,良久,才抿唇说道,“一宁她确实是我的前女友。”

    果然,崔泽宇早就察觉到段凌与裴一宁之间有问题,没想到还真的是自己猜测的那样,他看向段凌的目光顿时变得复杂,“你当年为什么会和裴一宁分手?”

    “不合适就分了。”。段凌神情淡淡。

    崔泽宇嗤笑,“你这话拿来骗骗其他人也就算了,于我,你还要说这个?”要是真的是因为不合适就不会在一起三四年了。

    崔泽宇可没有忘记眼前的这位当初是多么宝贝他的这位女朋友,跟他聊天三句话不离她,却死活不愿意告诉他她的名字。

    “泽宇,你是怎么了?以前你从来不问我这些。”

    那是因为我不知道你的神秘前女友竟然是裴一宁。崔泽宇暗暗想到。

    崔泽宇没有回答段凌的问题,而是说道,“你当初会跟裴一宁分手是因为她吧?你因为要跟她结婚,所以跟裴一宁分手了?”

    段凌的唇抿的更紧,脸色都暗了,显然崔泽宇的猜测是正确的。

    崔泽宇看着他的样子就知道自己猜对了,眸光越发复杂,“段凌,你知不知道你错过了什么?”一个女人为你了受尽千夫所指,为你未婚生子,她该是有多爱你,可是你呢,却为了另一个女人放弃了她。

    这一刻,崔泽宇第一次觉得段凌是那么陌生,印象中的段凌从来是个很有责任心的人,可是眼前的这个人却......崔泽宇忽然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泽宇,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崔泽宇的目光让段凌很不安,似乎这其中还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崔泽宇的心中有一个大胆的猜测,要是这个猜测是真的,那么这对于自己的好友来说是否还是一件好事呢?

    “没什么。”崔泽宇觉得在这件事没有得到证实之前还是不要告诉好友的好,万一要是弄错了,才是真的尴尬了。

    “唉,你别看着我,真的没什么。”我刚才就是好奇所以问问,你就当我是八卦好了。”崔泽宇不愿意说。

    段凌回国之后也没有特意打听过裴一宁的事情,自然不知道关于裴一宁的种种流言蜚语。

    后来段凌无数次得想,要是当年自己没有做那样的选择,是否就不会伤害这个无辜的女孩子。

    第二天,崔泽宇越想越觉得自己的猜测或许就是事实,于是打电话联系了裴一宁,“裴小姐,我是崔泽宇,关于恒通科技的新项目,你很有兴趣跟你们合作,你知道你中午是否有时间出来吃个饭,我们再谈谈。”

    “很抱歉,中午我可能没有时间,崔总要是真的有兴趣的花我可以让我们邹总和你谈。”裴一宁一想到崔泽宇和段凌是好友。就本能地不想多接触。她现在也不敢肯定段凌是否知道了昊昊的存在。

    崔泽宇似乎看出了她的顾虑,于是开口说到,“裴小姐,今天就我一个人,我跟你谈的也是工作上的事情。”

    裴一宁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同意了崔泽宇的午餐邀约。

    “裴小姐,需要我去接你吗?正好是顺路的。”

    “不用了,我自己有开车。”

    “那好,到时候见。”

    午餐约在一家西餐厅,裴一宁到的时候崔泽宇已经到了。

    “抱歉,迟到了。”裴一宁说道,路上有点堵车。

    崔泽宇微笑,“迟到是女人的专利,尤其是像裴小姐这样美丽的女人。”

    裴一宁在他的对面落座,对他的话不置可否。

    崔泽宇将菜单递给裴一宁,裴一宁接过,点了一份套餐。

    “我和这位小姐点的一样。”崔泽宇对服务员说道。

    “对于裴小姐的大名我是早有所耳闻,却到现在才有机会接触,也是一种遗憾。”崔泽宇的语气很温和,听着就像是老友之间的交谈,一点也不会让人觉得难受。

    裴一宁笑笑,“崔总说笑了,像崔总这样的大人物哪里是我这种无名小卒可以相提并论的。”

    “唉,裴小姐何必妄自菲薄,我可是听你们邹总提起了你好几次,说你工作能力很强,及其能干。”

    裴一宁可不认为他这是在夸她,更多的不过是客气话,自然不会当真。

    “崔总今天找我来应该不会是为了夸我的吧?”

    崔泽宇爽朗一笑,“哈哈,裴小姐果然是个爽快人,那我也不瞒你,除了想跟你聊工作之外,我还想跟你在说我的好兄弟段凌。”

    裴一宁眼神微暗,淡了神色,“崔总看不出来你还有当娱乐记者的潜质。”

    被人当面说八卦,崔泽宇也不恼,“我这个人没啥优点,就是好奇心重,有些事情不搞清楚就连吃饭都不香。所以裴小姐能不能帮我解答一下我心中的几个疑问?”

    “那就要看是什么样的疑问了,还是关于公事,我必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裴一宁脸上挂着淡笑。

    崔泽宇心中暗叹一声,果然是在公司里能独当一面的女人,这应变能力确实厉害。

    “裴小姐到这个公司几年了?”

    “五年。”

    “那裴小姐也算是公司里的老人了,加上能力强,难怪你们邹总要大力培养你。”

    裴一宁抿唇,嘴角微微上扬,“您说笑了,跟您比起来我这些都不算什么。”

    “对了裴小姐,昨天听你说你跟段凌是大学同学?”

    来了,裴一宁暗暗想到,她就知道崔泽宇约她吃饭没有好事儿。

    “崔总,不是说好了只谈公事吗?”裴一宁神情淡淡。

    崔泽宇笑笑,“这不是刚刚谈完公事吗,裴小姐,你也不用紧张,我就是随便问问,你要是不方便回答的话那就算了。”

    “没什么不能回答的,段凌确实是我的学长,我们认识好多年了。不过也好多年不联系了。”

    “我看你们似乎很熟,怎么突然就不联系了?”崔泽宇佯装不知地问道。

    “算不上很熟,要是真的很熟,崔总也不会不知道我的存在不是吗?”裴一宁切了一块牛排,轻轻放进嘴里,慢条斯理地说道。

    崔泽宇呵呵笑,“这倒是,我以前啊只知道段凌有个很宝贝的女朋友,藏着不让我看,生怕我将他女朋友给拐走了。”

    闻言,裴一宁握着刀叉的手一紧,面上却无任何地的变化,“这么看来段总跟他女朋友的关系很好,他们应该结婚了吧?”

    崔泽宇一直观察着裴一宁的表情,见她神情一直都是淡淡的,心中不免犯嘀咕,难道他的猜测真的错了?

    “没有,他们后来分手了,至于原因我也不清楚,裴小姐,你跟段凌是一个学校的,你知道吗?”

    裴一宁淡哂,“崔总说笑了,我跟段总只是泛泛之交,远没有达到可以谈论私事的地步。”

    崔泽宇见她总是跟段凌撇清关系心中反倒是多了一分肯定。

    “裴小姐,我听说你有个儿子?”崔泽宇忽然换了话题。

    裴一宁猝不及防,听了这话脸色微微一变,很快恢复过来,但还是被崔泽宇捕捉到了,心中的猜测肯定了六分。

    “是,我确实有个儿子。”这件事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她就算是想否认都没用。

    “裴小姐,不要误会,我问这个问题没有任何恶意。”见裴一宁脸色有些不好看,崔泽宇连忙解释道。

    裴一宁已经放下了刀叉,“崔总,你今天要是替段凌来打听我儿子的事情那大可不必,我也不会与你说这些与工作无关的话,要是崔总找我真的是为了工作,那么以后我们就只谈工作,要是崔总另有目的,那么就恕我不能奉陪了。”

    她站起来就要走,崔泽宇叫住她,“裴小姐,你一直回避着关于段凌的一切,是不是因为你对他旧情难忘?我已经葱段凌那里知道你们曾经是男女朋友。”

    裴一宁的眼神瞬间变得凌厉,“所以崔总想说什么?”

    “裴小姐,我是个爽快的人,从来不喜欢兜圈子,我就想知道你儿子和段凌的关系。”

    这的确是够直接的,直接得让裴一宁猝不及防,“没有关系,他们之间没有任何的关系。”裴一宁平静地说道,就像是在陈述一件十分平常的事情。

    崔泽宇见她如此平静,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判断,歉意地笑笑,“裴小姐,是我唐突了,抱歉抱歉。”

    裴一宁定定地看着崔泽宇,“这样的话我希望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从崔总的口中听到,我不希望我儿子因此受到什么伤害。”

    “裴小姐放心、我崔某是个有原则的人,不该说的话绝对不会说。”

    裴一宁转身,一步步慢慢走出了西餐厅,步履不急不慢,只是刚走出餐厅,她的脸色就变了。

    快步到了自己的车里,她的手紧紧握着方向盘,青筋乍现。

    她不明白崔泽宇忽然提到昊昊是不是知道了什么,难道说段凌怀疑昊昊是他的儿子?

    不,应该不会,要是段凌真的产生怀疑了,那么今天来找她的人就不会是崔泽宇。

    裴一宁现在的心思很复杂,她不知道要是万一段凌知道了昊昊的存在她该怎么办?

    回到家里,裴一宁直接将自己关进了房间里、就连楚云瑾跟她说话都没有注意到。

    “一宁这是怎么了?”楚云瑾感到奇怪。

    裴振不以为意,“大概是这几天加班累了吧,你厨房里不是给一宁炖了补品吗?”

    楚云瑾一拍脑袋,“对对对,你看我这脑子,你要是不说我都给忘记了。”

    她连忙起身去厨房给裴一宁拿补品。

    裴一宁正在对着昊昊从小到大的照片发呆呢,葱昊昊出生第一天到现在,裴一宁已经收集了三本厚厚的相册,都是昊昊的。

    每一个重要的日子还有视频,都存在电脑里,裴一宁是打算等等昊昊以后长大了作为结婚礼物送给他的。

    他人生成长的点滴,她为他记录的每一分每一秒。这是一个母亲对自己孩子深沉的爱意。

    昊昊没有父亲,裴一宁总觉得自己亏待了他,对昊昊越发上心,说昊昊是她的命根子也不为过。要是段凌知道了昊昊的存在,要把昊昊带走,裴一宁想她是会崩溃的。

    但好在论经济实力,她的条件跟段凌比起来也是不遑多让,甚至更好一些,所以也不用担心段凌会用这个理由带走昊昊。

    “一宁,工作累了吧,妈妈给你炖了补品你快吃了。”楚云瑾说道,视线微垂,就看到了裴一宁手里拿着的相册,“怎么想起来看照片了?”

    裴一宁将相册放在一边,笑着说道,“两天不见,有些想他了。”

    “昊昊跟清澜在一起,还有晨希在,没事儿的。”楚云瑾以为她是担心昊昊,于是出言安慰。

    裴一宁接过楚云瑾递过来的补品,尝了一口,“这个我倒不担心,我就是想着他估计是玩疯了,也不知道给我来个电话。”

    正说着拿,手机就响了,江晨希打来的,楚云瑾自然看到了,笑着站起来,“你们聊,妈妈先走了。”

    电话接通,传来的却不是江晨希的声音,而是昊昊,“妈妈。”

    裴一宁的眉眼瞬间变得温柔,“嗯,妈妈在。”

    “妈妈,你今天想我了吗?”昊昊愉快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来。

    “想你了宝贝。今天跟小姨他们玩的好吗?”

    “很好,妈妈,我们今天去摘果子了,很好吃的果子,红红的,酸酸甜甜的。”昊昊巴拉巴拉地跟裴一宁说着今天玩了什么,裴一宁耐心地听着。

    ”妈妈,今天弟弟不小心摔到水里了。”昊昊忽然说倒。

    裴一宁眼神微凝,“怎么回事儿?”

    ------题外话------

    呐,除夕了,一年即将过去了,不知道新年大家都去玩儿了还是在看文呢?

本文网址:http://www.62ny.com/xs/4/4858/383491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62ny.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