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5.你无耻

推荐阅读:

    江晨希微愣,“为什么这么问?”

    “江叔叔,你先告诉你,你会一直喜欢我吗?”

    江晨希看着昊昊的眼睛,神情也变得认真了许多,“当然会喜欢你,会一直喜欢你,就像现在这样。”

    昊昊的情绪忽然低落了下去,低声说道,“以后你要是跟妈妈结婚了,有了小弟弟或者是小妹妹,是不是就不会再喜欢我了?”

    江晨希的眼眸闪了闪,放柔了嗓音,“这话是谁跟你说的?”以前小家伙从来说过这样的话,要是没有人在他的耳边念叨过,他不会说话这样的话来。

    昊昊摇摇头,不说话了。

    江晨希摸摸他的小脸,“不会的,不管以后我和你妈妈会不会给你生小弟弟或是小妹妹,你在江叔叔心里永远都是现在的昊昊,是我的大宝贝。”

    昊昊眼睛一亮,“江叔叔,是真的吗?”

    江晨希点头,“当然是真的,江叔叔什么时候骗过你。”

    “那我们拉钩。”昊昊伸出白嫩的小手。

    江晨希微笑,伸手与他拉钩,“拉钩。”

    昊昊的心情忽然就明朗了,抱着江晨希的脖子和他说着幼儿园里的趣事,裴一宁见到昊昊的时候,见他高兴的样子也就放心了。

    只是晚上睡觉之前,裴一宁再一次接到了段凌的电话,想了想,裴一宁没有拒绝,“这么晚了有事吗?”

    段凌欲言又止,“一宁,昊昊他……还好吗?”段凌十分后悔今天说了那番话,你说他这样跟一个孩子说话干什么,不是成心让昊昊难过吗。本来昊昊就跟江晨希的感情更好,现在自己更是将他推到江晨希那边去了。

    “昊昊他没事,没有其他事情的话就挂了吧。”裴一宁冷淡地说道。

    段凌想要跟裴一宁多说一会儿话,可是裴一宁的态度让他实在不知道说什么,“没事儿,你和昊昊早点休息吧。”

    裴一宁挂了电话,就看见昊昊正看着她,“妈妈,是……爸爸打来的吗?”

    裴一宁点头,“想要跟他说话吗?”

    昊昊摇头,“不想,妈妈,我想睡觉了。”

    裴一宁眼神微凝,将昊昊抱到自己怀里,“昊昊,你告诉妈妈,是不是他……你爸爸跟你说了什么?”

    “没有,妈妈,我困了。”

    “昊昊,你看着妈妈的眼睛。”裴一宁意识到今天段凌和昊昊的异样,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不问清楚心里不得劲,“昊昊,告诉妈妈,你爸爸和你说了什么?”

    “妈妈,那你不许生气。”昊昊要裴一宁的保证。

    “好,妈妈答应你,绝对不生气。”

    昊昊将今天段凌给他说的都告诉了裴一宁,裴一宁的眼神微冷,心中的怒火一直往上窜,要不是看见昊昊神情忐忑,指不定这怒火就爆发了。

    “妈妈,你生气了吗?”昊昊小心翼翼地问道。

    裴一宁笑笑,“没有,妈妈没有生气,昊昊,妈妈告诉你,不论妈妈有多少个孩子,但是昊昊只有一个,你对妈妈来说才是最重要的,知道吗?”

    “那妈妈,以后你要是跟江叔叔结婚了,生了小弟弟或者小妹妹,不会不疼我,不要我的对不对?”昊昊的眼睛里带着忐忑。

    裴一宁看的心疼,心中多了一份对段凌的不满,明知道昊昊是个敏感的孩子,竟然还跟他说这样的话,到底是什么居心。

    将昊昊抱到自己的怀里,“真是个小傻瓜,不管是我还是你江叔叔,最喜欢的孩子都是你,你不相信妈妈难道还不相信你江叔叔吗?”

    “我相信江叔叔,江叔叔说了,他会一直喜欢我,一直向现在这样爱我。”

    “妈妈也会这样爱你,你是妈妈的宝贝。”

    昊昊在裴一宁的脸上亲了一下,“妈妈,你也是我的宝贝。”

    裴一宁摸摸他的小脸,满眼的温柔宠溺,“真乖,睡吧,妈妈陪你。”

    等昊昊睡着了,裴一宁的脸色立刻就变了,她想起身找段凌算账,但是刚一动,昊昊就叫了一声妈妈,裴一宁看着昊昊拉着自己的衣角不放,只能按捺住自己心中的怒火,躺下来陪昊昊睡觉。

    **

    江家,江晨希晚上回来心情很不错,江父见到江晨希,“晨希,你过来一下。”

    江晨希狐疑地看向自己的母亲,江母给了江晨希一个我也不知道的眼神,江晨希在沙发上坐下,笑着问道,“爸,您找我有事?”

    “嗯,确实有些事情想要问你,今天下午,老钱给我打电话,说你带了一个四五岁的孩子去学校,这是怎么回事?”

    江母闻言,脸色微变,给江晨希使眼色,江晨希笑笑,“就是昊昊,您见过的。”

    江父恍然大悟,“哦,是昊昊啊,说起来昊昊这孩子有段时间没来家里了。”

    “昊昊毕竟是人家的孩子,人家父母有时间带孩子了,自然不需要麻烦我们晨希。”江母插话。

    “爸,我正要跟你说件事。”江晨希忽然看向江父,江父疑惑,“什么事,说吧。”

    “老江,我忽然想起来,你上次写好的那篇论文是不是还没修改,昨天文编辑还打电话给你让你赶紧修改好然后发给他。”

    江父一拍大腿,“你不说我还真的是忘记了,对对对,我晚上就把它修改好,唉,这人老了,记忆力就不行了,下次这样的事情就让文编辑直接给你打电话,让你帮我记。”

    江母笑笑,“你说说你,这么重要的事情都能忘记,你现在就先去修改论文吧,文编辑说想在这期的期刊上帮你发表上去,你可不能让人家的期刊开天窗。”

    “这个不急,这么长时间呢,总能修改好的,晨希,你刚才想跟我说什么?”江父看向儿子。

    “爸,我是想跟你说……”

    “晨希想跟你说的也是这件事,中午就是晨希提醒我的,是不是晨希。”江母问道。

    江晨希对上母亲的眼神,嘴里的话怎么也说不出来,点点头,“是啊,爸,我想跟你说的就是这件事,你不要让文编辑等得太久。”

    “行吧,我现在就去修改稿子去,你说说你们两个,一件事提醒了我好几遍。”江父笑着站起来,走进了书房。

    等到客厅里只有母子二人了,江晨希脸上的笑容淡了下来,“妈,你为什么不让我告诉爸,他迟早都是要知道的。”

    “你要是想气死你爸你就直说。”江母有些气怒,刚刚要不是自己拦着,指不定一场家庭战争就要爆发了。

    江晨希抿唇,“妈,你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

    “我不管,这件事我不会同意,今天早上你爸还问我你跟婉娇的事情,被我给圆过去了,我明天约了婉娇来家里吃饭,你必须回来。”

    江晨希揉额头,很是头疼,“妈,我跟婉娇的事情早就已经说清楚了,你干嘛这么做,你这不是在害人家姑娘吗?”

    “你以为我想这么做?你知不知道你爸前段时间的体检报告已经出来了,医生说你爸的心脏不太好。”

    江晨希微愣,“怎么回事?”前段时间单位组织了体检,这是每年都会有的项目,他爸的身体虽然大不如以前,但是前几年的体检报告出来都没有什么大问题,所以今年他还没来得及关注。

    “你现在除了关心裴一宁你还关心什么?”江母怼了他一句,见江晨希神情凝重,开口说道,“你爸爸的身体一直就不太好,之前就感觉心脏不舒服,只是没有告诉你而已,这次体检检查出来,情况不是太好,医生说最好静养,平日里不能有太大的情绪波动,你说这样的情况下,你要是告诉他这件事,他能承受地住吗?”

    “妈,难道这件事要瞒着爸一辈子吗?”江晨希反问。

    “难道你就不能放弃裴一宁吗?婉娇到底哪里不好?你别说什婉娇不喜欢你这些话,我有眼睛,我看的出来,她上次这么说完全是因为你。”

    江晨希有些无奈,“妈,感情的事情勉强不了,婉娇再好,但是我不喜欢也没有用不是吗?”

    “感情是相处出来的,你跟婉娇都没有试过,你就先拒绝了,也许你跟婉娇试着相处一下就相处出感情了呢?”江母试图说服江晨希。

    “既然感情是相处出来的,那妈你为什么不愿意跟一宁相处一下,你要是认真地去了解过一宁,你就会发现一宁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糕,她很好,很优秀,那些名声放在她的身上是不公平的。”江晨希也没有想到自己的母亲竟然会这么固执,就是认定了陈婉娇,认定了裴一宁的过去,甚至连改变的机会都不愿意给裴一宁。

    “妈,我不求你多喜欢一宁,我只求你给她个机会去了解她,婉娇没有任何的不好,但是我对她不来电,我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她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江晨希的性子江母是了解的,知道逼急了只会适得其反,后退了一步,“好好好,妈妈答应你,会试着跟裴一宁相处相处,了解她,但是你也要答应妈妈,明天晚上你必须回家吃饭,就算是为了哄哄你爸爸,行不行?”

    “妈。”

    “你要是不答应,那你跟裴一宁的事情也免谈。”江母发了狠。

    江晨希沉默,良久才说道,“好,我答应你,明天晚上回家吃饭。”他站起来就要往外走,江母叫住他,“这么晚了,你去哪里?”

    江晨希脚步微顿,“我回我自己的家。”早年他在京城买了房子,只是很少去住,最近这段时间他因为裴一宁的事情,倒是住在外面的时间比较多。

    江母想留住儿子,但是又担心母子二人再起争执,终究是没有拦江晨希。

    第二天一早,裴一宁将儿子送到幼儿园之后,就给段凌打了电话,“你在哪里?”

    段凌闻言,眼睛微亮,“我在泽宇家,一宁,有什么事情吗?”

    “我现在想见你,你定个地方。”裴一宁开门见山。

    “中山路上有家蓝山咖啡厅,定在那里怎么样?”

    “行,半个小时后见吧。”裴一宁刚说完就挂断了电话,段凌微愣,忽然意识到有可能是昊昊将昨天的事情告诉了裴一宁,心中顿时有些忐忑了。

    “刚才还欢天喜地的,现在怎么这副表情?”崔泽宇看着好友,关心到。

    段凌没有对崔泽宇说昨天发生的事情,“没事,我有事出去一趟,你的车借我一下。”

    崔泽宇莫名,将车钥匙扔给他,“开走吧。”

    段凌来到约定的咖啡厅的时候裴一宁已经在了,面前放着一杯黑咖啡,“你以前都是喜欢喝卡布奇诺的,现在怎么喝这个了?不是说太苦吗?”

    裴一宁神情淡淡,“习惯是可以改变的,以前喜欢的东西不代表现在就要继续喜欢。”

    碰了一颗不软不硬的钉子,段凌笑笑,坐下来,点了一杯咖啡,“一宁,你今天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裴一宁定定地看着段凌,“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对昊昊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再有下一次,我不会再让你见到昊昊。”

    段凌一滞,果然自己的预感应验了,“一宁,我希望你听我解释,我并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想……”

    “我不管你想的是什么,段凌,昊昊今年才五岁,还是个孩子,我不想你给他灌输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希望我的儿子是个乐观积极、充满了正能量的孩子。”

    “一宁,我真的没有那个意思,我就是想跟你在一起。”段凌说道。

    裴一宁的视线往段凌的手上扫了一眼,眼神嘲讽,“段凌,你有什么资格说这些话,你说这些话的时候,就不怕你在天上的老婆半夜里来找你吗?”

    段凌不自在地缩了缩手,“一宁,你听我说,我是认真的,我们是昊昊的亲生父母,我们对昊昊的爱才是最无私的,也只有我们在一起才能给昊昊一个完整的家。一宁,我也是真的想补偿你。”

    “够了,段凌。”裴一宁的脸彻底冷了下来,“不要再说了,你说的越多,我只会觉得你越无耻。”

    段凌一滞,“一宁,我……”

    “我让你不要再说了,我不想听,我今天来就是为了告诉你,以后你要是再跟昊昊说些不该说的,就算是昊昊恨我,我也不会让你见他。”裴一宁起身要走。

    段凌一把拉住她的手腕,“一宁,就真的不能给我一个机会吗?刚才的话是我说错了,是我的不对,我相信你既然愿意生下昊昊,那你对我肯定是有感情的,一宁,我对你的感情一直都在,我们既然爱着对方,为什么不给彼此一个机会呢?”

    裴一宁的眼底怒火升腾,脸色都涨红了,她背对着段凌,所以段凌并没有看到裴一宁的神情,他继续说道,“一宁,我爱你。”

    裴一宁蓦地转身,嘲讽地看着他,“你爱的是你那死鬼妻子。”

    “一宁。”段凌皱眉,“她已经走了,不要这样说她。”

    “呵呵。”裴一宁冷笑,“舍不得了?难道我还说错了?段凌,其实我很好奇,你当初是不是特别享受被人家爱慕的滋味?”

    “一宁,你说话非要这么刻薄吗?”段凌皱眉。

    “我一向如此刻薄,自然没有你的红颜知己对你温柔体贴。”

    “一宁。”

    “不要叫我的名字,段凌,真的,你让我觉得恶心,我当初到底是有多瞎才会看上你。”裴一宁甩来段凌的手要走。

    段凌死活不愿意放,“你松手。”裴一宁恼怒。

    “一宁,我们就不能坐下来好好谈谈?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不管对错现在追究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意义,我是真的想补偿你跟昊昊,我们心平气和地谈谈不行吗?”段凌放低了声音,软了语气。

    裴一宁端起桌上的咖啡,对着段凌就泼了过去,开口说道,“想重新开始也不是不可以,你能让这杯咖啡回到被子里,我就跟你重新开始。”

    咖啡渍从段凌的头上顺着他的脸低落在他的衣服上,此刻的他看上去十分狼狈。段凌一脸的震惊,完全没想到裴一宁竟然会做这样的事情。

    “裴一宁?”有人叫裴一宁的名字,裴一宁寻声看去,就看到了江母。

    江母的视线在裴一宁和段凌交握的手上扫了扫,眉头皱的很紧,裴一宁心中微惊,端着咖啡杯的手紧了紧,没想到会被江母撞见这样的一幕。

    段凌已经放开了裴一宁的手,用衣袖擦拭着脸上的咖啡。

    裴一宁抿唇,朝着江母走去,“阿姨。”

    江母的视线在裴一宁的身上转了一圈,眼神有些不悦,她是个优雅的女子,实在不喜欢女孩子太过粗鲁的言行,更何况裴一宁刚才在众目睽睽之下向人泼咖啡的举动了。

    裴一宁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江母,还让江母看见了那样的一幕,抿抿唇不知道该如何解释,“阿姨,您跟朋友来找这里喝咖啡吗?”

    这基本就是没话找话了,裴一宁从来没有这么窘迫过,江母淡淡地嗯了一声。

    “您现在是喝好了吗?要去哪里我送您。”

    江母拒绝,“不用了,我自己开车了。”说着就走了,裴一宁站在原地,神情懊恼,她似乎又给江母留下了不好的印象,本来江母就不太同意她跟晨希的事情,现在好了,估计更加不会同意了,想到这里,裴一宁很挫败。

    段凌走过来,“一宁。”

    裴一宁回神,扫了一眼段凌,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咖啡厅。

    晚上,江晨希如约回到家中吃饭,江母见到江晨希回来,自然是十分开心的,“晨希回来了,饭菜马上就好了,你先去陪婉娇聊聊天。”

    江晨希对沙发上坐着的陈婉娇打了声招呼,进屋去换了一件衣服才出来,“晨希,你回来了。”

    陈婉娇有些拘谨,不知道该跟江晨希说什么,自从上次说清楚之后,她就再也没有见过江晨希,就连联系也不曾有,现在看到江晨希,她的心依旧是如小鹿乱撞一般。

    吃饭的时候,江母尤为热情,不是招呼江晨希给人家夹菜,就是给人家盛汤。

    “婉娇啊,这段时间你怎么都不来家里玩儿了?”江父笑呵呵地问道。

    陈婉娇眼角余光看了一眼江晨希,见他低头吃饭,并没有看自己,嘴角的笑意有些苦涩,“叔叔,最近我的工作有些忙,经常加班,就没来。”

    “年轻人喜欢工作是好事,但是也别太拼了,尤其是女孩子,身体最重要。”江父叮嘱。

    陈婉娇应下,一脸的乖巧,江母给陈婉娇夹了一些她爱吃的菜,“老江说得对,婉娇啊,工作不要太拼,健康才是最重要的,多吃点菜,看你最近又瘦了。”

    陈婉娇做娇羞状,埋头吃饭。

    吃过饭,陈婉娇帮着江母收拾了碗筷,就提出了告辞,江母挽留,“婉娇啊,难得来家里一趟,多坐会儿。”

    “不坐了,阿姨,我还有一份工作报告没有写完,明天要给领导看,就先回家了,等下次我有空了再来看叔叔阿姨。”

    “也行,你有工作就先忙吧,晨希,将婉娇安全地送回家。”江母对坐在沙发上的江晨希说道。

    “不用了阿姨,这里很好打车的,我打个车就好。”

    “大晚上的你一个女孩子打车不安全,晨希,送送人家。”江母催促江晨希,江晨希站起来,拿起车钥匙,“走吧,我送你回家。”

    陈婉娇低着头,“那麻烦你了。”

    回去的路上,车厢里很安静,陈婉娇转头看向车窗外,实际上是看着车窗上江晨希的影子,眼底深处是深深的思念。

    “今天的事情实在不好意思。”江晨希主动打破沉默,“以后你要是不想来可以直接拒绝我妈。”

    陈婉娇收回目光,低着头,“没有,我们就算是不成要是朋友嘛,我去看看叔叔阿姨也是应该,只希望你没有生气。”

    江晨希侧头看了一样陈婉娇,“你很紧张?”

    “啊,没……没紧张。”陈婉娇有些结巴。

    江晨希莞尔,“其实你不用紧张,就像你刚才说的,我们做不成恋人也能是朋友。”

    “嗯。”陈婉娇轻轻点了点头,车厢里再一次陷入了沉默,她想终究是无法坦然地面对江晨希,这份不坦然源自于自己的放不下。

    “我到家了,今天谢谢你。”陈婉娇解开完全带,轻声说道。

    “婉娇。”江晨希叫住要下车的陈婉娇,“你是个很好的女孩子,以后一定会遇到一个比我更好的人,最重要的是,他会很爱很爱你。”

    陈婉娇的眼睛里瞬间盈满了泪水,她转过头不去看江晨希,握着车门的手紧了紧,“嗯,谢谢你的祝福。”

    江晨希看着陈婉娇步履匆匆的样子,心中有些愧疚,他也不想说话这么狠,但是不彻底打散了陈婉娇的希望,只会让她更加痛苦。

    江晨希将陈婉娇送回家之后,也没有回江家,而是开车去了自己在市中心的公寓,躺在柔软的大床上,江晨希满脑子想的都是应该怎样让自己的母亲接受裴一宁。

    给他们安排一次旅游,让他们了解彼此?还是约他们出来一起吃个饭,好好谈谈?又或者让他们一起出去逛街看电影?

    想了好久,江晨希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次日,江晨希见了裴一宁才知道在咖啡厅里发生的事情,裴一宁神情沮丧,“你说阿姨是不是更加不会喜欢我了。”

    江晨希也是暗叹倒霉,你说这运气怎么就这么寸呢,看见什么不好看见这一幕,只是见到裴一宁自责的样子,还是安慰道,“没事的,我妈不是不讲道理的人,相信她能理解。”

    “要是阿姨问起段凌是谁该怎么办?”

    “就说是你的一个客户,因为业务上谈不拢就起了争执。”江晨希温和地说道。

    裴一宁叹气,“这不是长久之计,要是以后阿姨知道了段凌就是昊昊的亲生父亲,知道我们骗了她,估计更加不会喜欢我了。”

    “一宁,不要担心,一切交给我,我去解决。”江晨希握住裴一宁的手,柔声安慰。

    裴一宁愁眉不展,心中安安后悔自己为什么要约段凌出来,在电话里将事情说清楚不是一样的吗。

    “好了,别愁眉苦脸的人,多大点事儿啊。”江晨希都是一点也不都在意,在他看来,这就是一件不起眼的小事,完全可以忽略那种。

    裴一宁也知道自己现在想的再多也没有用,嗯了一声。

    “要不,改天我安排你们一起吃个饭吧,也好增进一下彼此的了解。”江晨希提议。

    裴一宁看向他,“这样不好吧?阿姨这样不喜欢我,要是惹得她更加不快该怎么办?”

    江晨希看着裴一宁患得患失的样子,不觉得烦反而有些心疼,她一向是个干脆利落的性子,要不是太在乎他何至于如此。

    想到这里,江晨希笑着说道,“一宁,正是因为我妈对你存在误解,你们才有多接触增加彼此的了解,让我妈有机会看到你的好。”

    裴一宁莞尔,“什么话到了你嘴里都变得这么中听了,行吧,你安排吧,这段时间刚好我都有空。”

    “嗯,没事的,我会陪在你的身边。”

    “晨希,我不怕,只是很抱歉,给你带来了这么多的困扰。”

    江晨希嘘了一声,“这样的话以后不要再说了,我从来不觉得那是困扰,对我来说那就是甜蜜的负担,一宁,其实跟我在一起,是你委屈了。”如果不是为了跟他在一起,裴一宁不必被他母亲嫌弃。

    “好了,咱俩就不要在这里互相说着安慰的话了,吃饭吧,我都肚子饿了。”

    “嗯,吃吧,吃完我送你回家。”

    “好。”

    江晨希将裴一宁送到小区门口,远远地裴一宁就看到了一辆似曾相识的车,仔细一看,不是段凌的又是谁的。

    裴一宁很想忽略段凌的车,但是段凌已经看见了他们,直接下车挡在了车前,要不是江晨希及时刹车,很有可能就撞上了,裴一宁怒气冲冲地下车,“段凌,你发什么疯。”

    段凌却没有看向裴一宁,而是看向了跟着裴一宁一起下车的江晨希,“晨希,好久不见。”

    “段学长,确实很久不见了。”江晨希神色淡淡。

    “我没想到这个人竟然是你。”段凌幽幽开口,神色莫辨,他以前跟江晨希是一个专业的,因为有相同的老师,加上都同样的优秀,对彼此并不陌生,甚至可以称得上是朋友,更何况那个时候裴一宁和江晨希也是认识的,也是朋友。

    “我也没想到段学长竟然还有脸回来。”段凌针锋相对,江晨希也分毫不让,两人之间瞬间充满了火药味。

    “晨希,昊昊是我的儿子。”

    “我知道,但是那又如何,有时候血缘并不代表一切。”江晨希微微一笑。

    裴一宁的脸色有些黑,“段凌,你到底想做什么?”

    “一宁,我就是想来看看你。”段凌说道。

    “现在看到了,你可以走了吗?”裴一宁神色不好看。

    “一宁,他毕竟是我们的学长,我们要礼貌。”江晨希温和地说道,看向段凌,“段学长,实在是不好意思,我跟我女朋友晚上还有事情要做,就先不奉陪了。”

    段凌闻言,脸色一僵,一男一女大晚上的能有什么事情要做。

    江晨希却已经看向了裴一宁,“今晚去我那里?”

    裴一宁点点头,“好啊,反正昊昊有我妈照顾着,不会有事的。”

    江晨希拥着裴一宁的肩膀,二人就要上车,段凌开口,“一宁,我不会放弃你的,我会重新追求你。”

    江晨希揽着裴一宁的手微微收紧,转身看向段凌,“段学长,一宁现在是我的女朋友,当初是你自己放弃了她,现在又来说这样的话,不觉得过分了吗?”

    段凌瞪着江晨希,“我当初那是不知道一宁已经怀孕了,我要是知道我肯定不会离开。”

    江晨希盯着段凌,放开裴一宁,揪住段凌的衣领抬手就是一拳,段凌的脸被打得歪向了一边,江晨希没有停手,又一拳落在了段凌的肚子上。

    “现在知道有昊昊了就想挽回了,当初丢下一宁一个人的时候怎么不想想一宁是你喜欢的人?一宁因为未婚先孕被人诟病,受尽委屈的时候你又在哪里?一宁为了不让昊昊受委屈,独自带着昊昊去外地工作生活,背井离乡的时候你又在哪里?你只记得你的红颜知己生病了需要你的照顾,离不开你,你可曾想过一宁?是,一宁是比你的那位红颜知己坚强,可难道坚强也是一种错吗?坚强就是你可以抛弃她的借口吗?段凌,我从来没有这样讨厌一个人,你是第一个,你让我觉得恶心!”

    说完,又一拳落在段凌的脸上,段凌弯着腰剧烈的咳嗽着,“所以…。所以我现在…。要……咳咳……弥补一宁。”

    “弥补,谁稀罕你的弥补,在没有你的这些年里,一宁和昊昊也过得很好,以后也一定会过得更好,你的弥补谁又想要?段凌,你到底是哪里来的自信,认为一宁会永远站在原地等你回来?你又将她当做什么?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你真的想过一宁的感受吗?”江晨希厉声问道,他对段凌早已充满了不满,他最恨的就是不负责任的男人,这次见到他,所有的情绪瞬间爆发。

    “那你呢?你又有什么资格来指责我,我起码还是昊昊的爸爸,你算是什么?”段凌反问。

    “呵,昊昊的爸爸,你也配?段凌,身为男人,我瞧不起你。”江晨希喘着粗气,神情气愤。

    裴一宁也被江晨希忽然的爆发给弄蒙了,现在才反应过来,上前将他拉开,“别打了,为了这么一个渣男不值得。”

    江晨希幽幽地看着她,缓缓放开了段凌,段凌的脸上有伤,腹部又被江晨希狠狠揍了几拳,趴在地上站不起来,裴一宁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段凌,以后你不要再来了,昊昊你也不要见了,晨希说得对,我早已不需要你,现在不需要,以后也不会需要,至于昊昊,我会给他一个完整的家,给他一个良好的成长环境,但是这跟你没有任何的关系。”

    她想她刚开始就错了,什么父爱,段凌他这样的人根本就不配给昊昊父爱,昊昊也不需要他的父爱。

    裴一宁拉着江晨希的手转身上了江晨希的车,很快消失在了段凌的视线中,段凌躺在地上,良久都没有起来,刚才江晨希的那几拳丝毫没有留情,他觉得他的五脏六腑都要被打错位了。

    只是比起身体上的疼痛,江晨希和裴一宁的话才是最让人绝望的,刚刚裴一宁的眼神是那么的决绝,她是真的想跟他划清界限,不愿意再给他一丝一毫的机会。

    段凌看着漆黑的夜空,神情悲伤,一宁,我是真的失去你了吗?

    “先生,你还好吗?需要帮助吗?”有路人看见段凌,走过来问道。

    段凌摆手,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慢慢地走向了自己的车子,背影萧索。

    ------题外话------

    就问你们,这样的晨希man不man?帅不帅?

本文网址:http://www.62ny.com/xs/4/4858/383491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62ny.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