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小说 > 都市言情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 505.坑儿子的傅爷(17更)

505.坑儿子的傅爷(17更)

推荐阅读:

    沈清澜摆手,“没事儿,我现在接他回家。”

    “那小嫂子,衡逸就交给你了,我先走了。”江晨希很有眼色地说道。

    “好,路上小心。”沈清澜目送着江晨希离开,然后才收回目光看向傅衡逸。

    傅衡逸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沈清澜,挑眉,“你怎么来了?”

    沈清澜神情淡淡,“我要是不来,你今晚打算住哪儿?”傅衡逸抿唇。

    沈清澜打开车门,看着站在那儿不动的傅衡逸,“还不上车?”傅衡逸缓步走了过去,坐进了副驾驶。

    沈清澜给沈君煜发了一条信息——我先带他回家了

    嗯,路上开车小心,到家给我个电话。

    沈清澜回了一个OK的手势,正要开车,才发现傅衡逸安全带没有系上,俯身过去要帮他系安全带。

    傅衡逸闭着眼睛,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闭目养神,察觉到沈清澜的靠近,忽然抱住她,将头埋在她的发间,“清澜,你怎么现在才来找我?”他都等了她一天了,可是她就连一条信息都没有给他发。

    他的身上带着淡淡的酒味,不难闻,配合着他现在委屈的语气,沈清澜的心瞬间就软了。

    “我在外面等你。”她其实在收到沈君煜发给她的信息之后就赶来了,只是一直在外面等着傅衡逸出来。

    “为什么不进去找我?”大概是喝醉了,傅衡逸的语气软软的,听着倒是有几分安安在撒娇时的味道,沈清澜的心异常的柔软。

    “你想让你出来时第一眼就看见我。”她温柔地说道。

    “你又忽悠我,早上你还不理我。你这个大忽悠。”被酒精支配了大脑的傅衡逸褪去了高冷的外衣,变得有些幼稚,却异常的软萌。

    “还在为今天早上的事情生气?”沈清澜柔声问道。

    “没有生气。”傅恒逸才不承认自己是因为被老婆抛下生气了呢。

    沈清澜闻言,瞬间笑出了声,“傅衡逸,你是不是觉得我爱安安多过爱你,所以吃醋了?”

    听见这话,傅衡逸眼神瞬间变得幽怨,沈清澜就知道自己肯定是猜对了。

    “我觉得自从那个臭小子出生之后,我的地位直线下降,你的眼里都没有我了。”傅衡逸小声抱怨,他都记不清像今天早上那样的情况发生过几次了。每次安安要哭,沈清澜就会抛下他安慰儿子。

    沈清澜眼底的笑意更浓,拍拍傅衡逸的脸,“傻瓜,你在我心里永远是第一位的。”如果那不是她跟傅衡逸的孩子,她想她是无法那样爱安安的。虽说母亲爱自己的孩子那是天性使然,但是因为这是自己与最爱的男人的孩子,所以沈清澜对安安的爱中又多了一分爱屋及乌。

    傅衡逸不相信,“这话你已经说过很多次了。”结果还是为了安安抛下了他。

    听说他话里的幽怨,沈清澜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个幼稚的男人呀。将傅衡逸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前,“傅衡逸,你能听到我的心跳吗?”

    傅衡逸当然能感受到掌心下心脏的跳动,只听到沈清澜开口说道,“傅衡逸,你就在我心里最重要的位置,我的每一次心跳加速都是因为你。”

    “清澜,在我心里你也是最重要的,比安安更重要。”傅衡逸轻声说道,神情认真。

    沈清澜心中微酸,用力地抱紧了他,“嗯,我知道。”她从来都知道这个男人爱着她,把她看得比他自己的生命更重要。

    “放开我,我现在带你回家。”沈清澜温柔开口。

    傅衡逸摇头,他现在不想回去。

    沈清澜就任由傅衡逸抱着她,俩人坐在车里,谁也没有说话。过了好久,傅衡逸才放开她,靠在椅背上,伸手揉着额头,晚上喝的有点多了,开始头疼了。

    纤细修长的手落在他的太阳穴上,轻轻按着,微凉的指尖上仿佛有魔力一般,渐渐抚平了他的头痛,傅衡逸皱着的眉头舒展开来,过了一会儿,傅衡逸按住她的手,“清澜,可以了。”

    “再按一会儿。”沈清澜没有停下,又按了一会儿,这才放开,帮傅衡逸将安全带系上。

    傅衡逸的酒品很好,喝醉了也只是安静的靠在那里。

    沈清澜将车子停好,转头就看见傅衡逸闭上眼睛,已经睡着了。她静静地看着傅衡逸的侧颜,眸光忽然一顿,看向了傅衡逸的耳边,那里竟然出现了一根白发,仔细看傅衡逸的眼角,其实已经有了一丝丝细纹,不认真看并不明显。

    沈清澜的眼神变得复杂,她跟傅衡逸在一起五年了,五年的时间,对于很多人来说,或许并不算很长,尤其是在一段婚姻关系里,五年的时间甚至是很短的,可是就是这短短的五年,她与这个男人却经历了很多人一辈子都不会经历的。

    他们曾生死相依,患难与共,也曾甜蜜相偎,深情相拥,他们是这个世界上最亲密的人,是必须心中最重要的人,沈清澜曾经以为余生很长,他们有很多的时间可以慢慢相伴到老,而孩子则是转眼长大,雏鸟离家,从此自由翱翔,所以她想先陪伴儿子成长,再相伴傅衡逸变老,却忘记了在安安长大的同时傅衡逸也在慢慢变老。

    时光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不会少一分,也不会多一秒。

    此刻,沈清澜也在心中反省着,过去自己是否真的将太多的精力放在了安安的身上而忽略了傅衡逸。

    她抬手,轻轻地捏住了傅衡逸的那根白发,他的头发很短,不好拔,沈清澜刚想找把剪刀将白发剪去,她记得车上是有剪刀的,手却被握住了。

    原来傅衡逸醒了,在回来的路上睡了那么一会儿,傅衡逸的酒醒了不少。

    “你的耳边有根白发,我帮你剪了。”沈清澜温声说道。

    傅衡逸将她的手握住,轻轻摇了摇,“不用剪,我头上不止一根,以后还会越来越多,你剪不完的。”他已经三十六岁了,已经将近走过了人生的二分之一。

    “清澜,我老了。”傅衡逸的声音很轻,却狠狠地撞击在沈清澜的心上。

    沈清澜微笑,“谁说你老了,三十多岁正是一个男人一枝花的年纪。”

    傅衡逸闻言,转头看向她,“你才是一枝花。”

    “我是女人当中的一枝花,你是男人当中的一枝花,所以我们两个都是花一般的年纪,绝配。”

    傅衡逸闷笑,笑意在胸腔回荡,他伸手捏捏沈清澜的脸,“脸皮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厚了?”

    沈清澜任由他捏着,眼睛里满是笑意。她只字不提今天傅衡逸离家出走这件事,就当做今晚他就是跟朋友出去小聚多喝了几杯。

    那天晚上,沈清澜还是拿了一把剪刀将傅衡逸头上的白头发都给剪了,一共五根。她趁着傅衡逸不注意的时候,将这五根白头发包起来,小心地夹在了相册的最后一页。

    第二天一早,傅衡逸睁开眼睛的时候,沈清澜就窝在他的怀里,“老公,早。”她主动给了傅衡逸一个早安吻。

    傅衡逸微微挑眉,“早,老婆。”

    这天早上,傅衡逸发现沈清澜竟然很少理会安安,就比如安安要吃鸡蛋,想让沈清澜剥。

    沈清澜只是说了一句,“安安,你已经长大了,要学会自己剥鸡蛋。”

    安安想让沈清澜送他去幼儿园,沈清澜也只是推给了傅衡逸,“这几天让爸爸送。”

    等傅衡逸送完安安回来,沈清澜在客厅里等着傅衡逸,“傅衡逸,我们出去约会吧。”

    她的脸上化了淡妆,还换了一身衣服。

    傅衡逸意外地看着她,“现在?”

    “对,就现在。”

    “你昨天不是答应安安今天学做蛋糕给他吃的吗?”这是昨天早上吃早饭的时候沈清澜答应安安的。

    “我已经跟刘姨说过了,她会帮我做好,你也知道我的厨艺不好,做了蛋糕也是浪费食材,就算了。”刘姨做蛋糕比赵姨还好吃,安安一直很喜欢。

    沈清澜看着傅衡逸,“傅衡逸,我今天想请你吃饭看电影,你愿意吗?”

    傅衡逸当然愿意,微微一笑,“我的荣幸。”

    傅衡逸上去换了一身衣服,就与沈清澜一起出门了,他们没有开车,俩人在街头漫步子,看见了一家看着不错的餐厅就走了进去,吃了一份早午茶,然后去看了一场电影。

    “傅衡逸,我们借一辆单车骑着去海边吧。”从电影院出来,沈清澜提议。

    傅衡逸应了一声好。

    这两年京城推出了共享单车,有手机就能借,两人骑着车,往郊区的方向骑去,他们的速度并不快,晃悠悠地。

    沿途经过一个高教园区,这里坐落着很多大学,沿路上也有情侣一起骑着单车,不过都是一副学生装扮,像沈清澜和傅衡逸这个年纪的还真的是独一份。

    有人好奇地看着他们,也有人对他们投来羡慕的眼神。

    沈清澜与傅衡逸无视了这些眼神,一路上有说有笑。

    傍晚,夫妻俩一起去接安安放学。这是傅衡逸和沈清澜第一次同时去接他放学。

    安安走出校门,就看见了站在校门外的爸爸妈妈,眼睛顿时一亮,朝着沈清澜和傅衡逸就跑了过去,傅衡逸一把抱住儿子,将他放在肩膀上,“走,回家喽。”

    安安坐在爸爸的肩膀上,隔着老远就能听到他的笑声。

    第二天是星期六,安安不用上学,傅衡逸和沈清澜决定带安安去游乐园玩。安安高兴极了。一路上很兴奋。

    “爸爸,我想玩过山车,上次哥哥说过山车可好玩了,我还想玩海盗船,还有……”安安一一细数着昊昊曾经跟他说过的游乐园项目。

    “爸爸,这些可以吗?”

    “有些可以,有些你还太小,现在不能玩,等到你再长大一些,长到哥哥那么大了,我再带你玩儿。”

    安安有些小失望,不过这点小失望在看到游乐园里种类繁多的游乐设施时,瞬间被他遗忘在了脑后。

    傅衡逸负责带安安玩,而沈清澜则是负责给父子两个拍照。

    从游乐园出来时间还早,一家三口又去吃了饭,原本下午沈清澜和傅衡逸打算带安安去少年宫挑选兴趣班课程的,结果半路上沈清澜接到了徐向前的电话,说是有个很重要的客人想见她。

    “你先去吧,我带安安去就好。”傅衡逸说道。

    沈清澜想了想,只是选个课程而已,也不麻烦,于是点点头,下车打了一辆车。

    傅衡逸带着儿子去少年宫,这是安安第一次过来,他好奇地打量着一切,“爸爸,这些东西我能玩吗?”他指着积木,傅衡逸点点头,“去吧,但是不要走远。”

    安安说了一声知道了。

    傅衡逸在了解少年宫里各个培训班的课程,而安安则是在少年宫的游乐场里跟其他小朋友玩儿开了,

    傅衡逸挑选了几门适合安安这个年纪的,然后交给安安自己挑选。最后选择了绘画与手工。傅衡逸去确定上课时间,顺便将费用给交了。

    “爸爸这些照片好看。”经过一家影楼的时候,安安忽然指着影楼外面的宣传照说道,这是一家儿童摄影影楼,影楼外贴着的都是各个小朋友的写真照片。

    傅衡逸看着儿子,“想拍?”安安使劲点头。其实每年沈清澜都会带安安去拍一套写真,加上沈清澜平日里自己拍的,家里安安的照片不少。不过既然他想拍,而傅衡逸正好也有这个时间,就满足他了。

    傅衡逸找了一个地方停车,抱着安安走了进去,安安拍完了一套小西装的,影楼工作人员就正要带安安去换衣服,傅衡逸的视线就落在了衣架上的一条粉色公主裙上。

    他的视线在儿子的身上转了转,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指着那条裙子说道,“给他试试这个。”

    影楼的工作人员惊讶地看向傅衡逸,“这套粉色的?”

    傅衡逸神色不变,“就这一套。”他直接上前,将那套粉色公主裙拿在手里,安安好奇地看着爸爸手里的衣服。

    等父子俩从影楼出来的时候,傅衡逸的手上多了一个U盘,里面是这次拍的写真照片电子版,水洗照片没有那么快,需要过几天才能收到。

    晚上沈清澜回家,安安就迫不及待地告诉了沈清澜今天他跟爸爸去拍照片了。

    沈清澜挑眉,“照片?”安安点头,“可漂亮了,在爸爸那里。”

    沈清澜对安安口中的漂亮照片很感兴趣,上楼去找傅衡逸。

    傅衡逸正在书房里看电脑上的照片呢,见她进来,招招手让她过去。

    等看清楚了屏幕上的照片时,沈清澜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照片里的安安穿着一身粉色公主裙,头上戴着一顶披肩假发,还有一顶漂亮的粉色蕾丝小帽子,脸上被打了腮红,额头上贴了一朵花

    沈清澜挑眉,看向傅衡逸,“你怎么给他穿女孩子的衣服?”

    傅衡逸的眼睛里满是笑意,“你不觉得穿裙子的安安很漂亮,很可爱吗?”要是忽略他的性别,这就是他一直期待的可爱女儿呀。

    沈清澜无语地看着傅衡逸,现在安安对男女的概念还模糊,等他长大了以后看见这些照片,估计心里都要恨死他了。

    不过话说说回来,安安穿上女装的样子,还真的是个漂亮小女孩。这要是抱出去,别人肯定不会认为安安是个男孩子。

    “傅衡逸,安安是个男孩子,你不能给他穿女装,会混淆他的男女概念的。”沈清澜严肃地说道。

    傅衡逸不以为然,“我曾经也穿过。”

    沈清澜忽然笑出了声,她倒是把这茬给忘记了,傅衡逸当初为了任务可不是穿过女装吗?还是沈清澜亲自给他化的妆。

    别的不说,穿女装的傅衡逸和安安都很漂亮,这人长得好就是占优势。

    照片拍的拍了,沈清澜也坐下来跟着傅衡逸一起欣赏自己儿子盛世美颜。

    不过沈清澜严重怀疑傅衡逸给安安穿女装,就是因为自己曾经也穿过女装,想从安安这里找平衡呢。

    沈清澜一张张地看着上面的照片,“傅衡逸,你也不怕安安长大后怨你。”

    “那就等他长大再说。”现在谁让他还小呢。

    傅衡逸还将照片拿给两位老爷子看了,看的两位老爷子是眉开眼笑,“哎哟,安安这样看着可真像一个女娃娃。”傅老爷子摸着胡子,笑着说道,满眼的慈爱。

    ------题外话------

    今天爆更结束,明天继续

本文网址:http://www.62ny.com/xs/4/4858/383495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62ny.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