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9.劳伦斯之死

推荐阅读:

    苏晴一直在等劳伦斯回来,这一等就是一周。

    劳伦斯上下打量着苏晴,“唔,看来伤好的差不多了。”

    苏晴神情冷漠,“所以呢,又有什么新的任务了吗?”

    “不,以后你就不用出去执行任务了,基地里有那么多的新人需要训练,以后你就负责他们的训练吧。”

    苏晴的心猛的一沉,劳伦斯这是要完全限制她的自由,待在基地里,就等于是活在劳伦斯的眼皮子底下,她要是想做什么动作根本不可能成功。

    心中不管是怎么想的,苏晴的脸上却没有多余的表情,“不怕我将那帮人给折腾死?”

    劳伦斯笑,“他们要是这样就别折腾死了,说明他们没有继续活下来的资格,死了就死了。”人命,他向来不在乎。

    “好,我的权力呢?”要是一点权力都没有,那么她还不如就待在这里继续被软禁好了。

    “全权负责。只要不离开基地的范围。”

    这算是给她最大的权力了,“好。劳伦斯,你真的就这样放过我了?”只是将她鞭打了一顿,也没有伤筋动骨,这跟劳伦斯以往的风格不太一样,苏晴回来之前是做好了牺牲半条命来换取留在他身边的机会的。

    “呵呵,看来你觉得我对你的惩罚太轻了,这次看在你主动回来的份上,我就从轻处罚了,但是苏晴,我告诉你,我不管你回来的目的是什么,我劝你都将那些心思给我收起来,不然……相信我,即便你在乎的那位是京城傅家的孙媳妇,我也有办法动她。”

    苏晴的脸色瞬间就变了,震惊地看向劳伦斯,他是怎么知道沈清澜的?

    “不用这么震惊,我们做的是什么生意你心中清楚,我想知道的事情还没有查不到的。你确实将她保护地很好,我费了好大的功夫才查到她的身上。”

    原来劳伦斯这段时间一直没有出现在她的面前就是去查沈清澜去了是吗?

    “劳伦斯,你要是敢动她一根毫毛,我就跟你同归于尽。”苏晴眼中满是杀气。这话等于是承认了她跟沈清澜关系匪浅。

    既然他能直接说出沈清澜的名字,就证明了他已经去查证过了,否认已经没有了任何的作用,倒不如直接承认自己的弱点就是沈清澜,而对于劳伦斯来说,一个有弱点的下属总是能令他放心一些的。

    心念电转间,苏晴已经想通了其中的关键,并且想好了应对方案。

    劳伦斯轻笑,“苏晴,没想到一向没有心的你竟然会将一个人放在心尖上,我现在忽然很好奇,这个沈清澜跟你到底是什么关系,值得你这样为她?”

    苏晴闻言,心中大定,看来劳伦斯查到的也只是表面的东西,起码魅的这层身份是没有被查到的。

    “这个与你无关,劳伦斯,不要质疑我的话,你要是敢动她一根毫毛,别说我不会放过你,傅家和沈家也不会放过你,我也想知道,惹上了一个国家部队里的人,你以后的日子还会不会这么潇洒。”苏晴冷声开口。

    “苏晴,威胁可不是一个聪明的做法。”劳伦斯的嘴角挂着笑,却无任何的温度。

    “不是你教我的吗?手段不重要,重要的是有用。”

    劳伦斯定定地看着她,忽然笑了,“苏晴,你果然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学生,不错。”

    苏晴面无表情,目送他离开。劳伦斯离开之后,外面一直守着的人也走了,苏晴的软禁算是被解除了。

    苏晴第一次走出了房间,然后就看见布鲁斯站在远处,抬脚就朝着她走过来,苏晴摇摇头,示意他不要过来,布鲁斯脚步一顿,转了一个弯,离开了。

    苏晴往某个方向看了一眼,冷笑,淡定地走了出去。

    “她从房间里出来之后就在基地里晃了一圈,期间没有接触任何人。”

    劳伦斯听着下属的汇报,神情莫测,“真的没有跟任何人接触过?”

    汇报的人点点头,“是的,就连眼神交流都不曾有,我们一直紧盯着呢。”

    劳伦斯手撑着下巴,这帮蠢货一定是被苏晴给发现了,难怪一无所获,挥挥手,示意下属退下。

    “首领我们还要继续监视吗?”下属问道。

    劳伦斯摇头,“算了,撤吧。”既然苏晴已经发觉了,那么继续监视也已经没有了任何的作用。

    他手里拿着一张照片,照片上是沈清澜。

    从知道苏晴跟一个女人密切接触过之后,他就特意去查了,只是查了一段时间,却没有查到任何有用的信息,除了知道这个女人叫沈清澜,是沈家的女儿,傅家的孙媳妇之外。

    他看着照片上的女人,想不通苏晴为什么会这么护着她,她们两个本该没有任何交集才对。

    劳伦斯是救了苏晴,可是却对她的背景一无所知,只以为她是一个孤儿。

    他想不通苏晴跟沈清澜的关系,暂时也查不到任何可疑的。便只能先将这件事放在一边。

    他不是没有想过将沈清澜抓来威胁苏晴,可沈清澜本身的身份不简单,轻易他也不愿意去招惹那样身份背景的人。毕竟Z果是世界上几大的强国之一,傅家又是个实权人家,沈清澜的丈夫傅衡逸在军队里的影响力,他只是稍稍一打听,便已了解了一个大概。

    若是将沈清澜抓来,一个不小心,自己或许就会引火烧身,为了一个苏晴搭上整个基地的前途,这并不是一个明智的做法,所以劳伦斯在了解了基本的情况之后,便回来了,并没有对沈清澜的身份进行彻底的清查,若非如此,他就能知道沈清澜便是魅。

    苏晴是一头难以驯化的野兽,想要让她乖乖听话,便需要更多的耐心与手段,曾经的他就是对苏晴太温柔了,才让这只小野猫的爪子越来越锋利,他想是时候替她修剪一下爪子了。

    夜幕降临,整个基地里逐渐陷入了安静。苏晴起身,将房门打开了一条缝,往外张望了一下,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人,看来监视她的那帮人已经离开了。

    苏晴的嘴角上扬,笑容微冷,她倒是没想到劳伦斯现在已经沦落到用监视这样的手段了。

    确认门外没有人,而周围的环境也是安全的,苏晴一个闪身就融入了夜色中。

    这个基地算得上是她从小长大的地方,她对这里的一草一木都熟悉得很,自然知道哪些地方有监控,哪些地方没有。身影在夜色中快速的穿行,完美地躲开了所有的摄像头。

    布鲁斯正打算睡觉,结果门就被打开了,他瞬间握住了匕首,“谁?”

    “布鲁斯,是我。”苏晴出声,布鲁斯瞬间放松,将匕首扔在一边。

    “你怎么过来了?”

    “布鲁斯,上次在地牢的事情,我很抱歉。”苏晴一开口就是道歉。那次在地牢她的话说重了,想必是伤了布鲁斯的心。

    “那件事我没有放在心上,只是你确定要跟在他的身边?”

    “布鲁斯,今天我们先不说这事儿,我想问你的是另外一件事情,时间不多,我问完就走。”苏晴神情严肃

    “你说。”

    “你在基地里的时间比我长,是否见过一个跟我长得很像的女人出现在劳伦斯的身边?”

    布鲁斯不明白苏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

    苏晴解释,“我是说我的这张脸。劳伦斯的身边是否出现过一个跟我长得一样的女人?”

    “苏晴,我听懂了你这话的意思,但是你为什么会这么问?劳伦斯的身边从来没有出现过任何一个女人。”如果苏晴算一个的话,那么便是苏晴了。

    苏晴皱眉,“一个都没有?”

    “对,一个都没有。”整个基地的人都知道劳伦斯此人不近女色,也不好男色。他就像是一台没有感情的机器。

    那看来就是劳伦斯隐藏的深了,苏晴淡淡地想到。她很肯定这张脸的主人一定跟劳伦斯关系非浅,或许她也是劳伦斯唯一的弱点,若她能搞清楚这个女人跟劳伦斯的关系,或许她就有把握打败劳伦斯,甚至铲除了他。

    “布鲁斯,我需要你的帮助。”

    “你说。”布鲁斯答应的毫不犹豫。

    “我想去他的书房看看。我需要你帮我放风。”

    “不行。这太危险了。这件事要是被劳伦斯发现了,你会死的。”他太清楚劳伦斯的手段了。

    比起苏晴,布鲁斯对劳伦斯的恐惧更深一些。

    “布鲁斯,这件事我必须去做,这对我很重要。若是我的计划可以成功,那么我们就能自由了,可以再也不受他的摆布。彻底摆脱他的控制,从此以后我们就能过自己想过的生活,而不必继续这样心惊胆战,行尸走肉般的活着。”

    这个基地里有太多的行尸走肉的人,而苏晴之所以能跟布鲁斯走的近一点,除了因为他们有过多次的合作,是搭档之外,还因为布鲁斯的心中跟她一样,有着对自由的渴望。

    布鲁斯渴望自由,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他定定的看着苏晴的眼睛,看着她某中的坚定,最终还是点了头。

    或许是因为自信这是自己的地盘,没有人敢侵犯自己的权威,所以劳伦斯的书房周围并没有任何守卫的人。

    “你在这里等我,我进去。”

    “你一定要小心,情况不对立刻离开。”布鲁斯轻声说道。

    苏晴点点头,很快消失在布鲁斯的眼前,书房的门一开一关,并没有任何人发觉。

    书房里有几个书架放满了书,中间是一个办公桌,没有任何其他的装饰,非常的简单。苏晴找了一圈,没有发现任何有用的东西。

    她没有去动桌上的电脑,眼睛在四周看看,忽而视线一顿,落在了书架最顶端的角落,那里有一本书看着跟四周的书不太一样。

    苏晴小心翼翼地拿下那本书,这才发现着竟然是一本日记本。

    她的眼眸轻轻一闪,没有想到劳伦斯这样的人竟然会写日记。

    可是打开之后,她就发现自己错了,这里面的字迹明显不是出自一个男人的手,更像是一个女孩子的笔记。

    从日期上的时间来看。这本日记写的时间已经很久了,连纸张都已泛黄。日记的扉页上贴着一张照片。虽然很模糊,但苏晴一眼就看清楚了,那照片上的女孩长得跟她一模一样。但她能肯定这个人不是她。

    所以这个就是这张脸的主人吗?苏晴淡淡地想到。

    她将日记本放在一边。继续寻找其他的线索。她将整个书架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并没有发现其他的异常之后,再一次将目光转到了中间的那张办公桌上。

    办公桌的右侧不是抽屉,而是一个保险箱。

    苏晴看着上面的密码,蹲下身,耳朵靠近密码锁,开始一个一个的试探。

    密码很复杂,她用了足足五分钟的时间才打开。保险箱里除了一些基地的机密文件之外就只剩下一个相册。

    苏晴直接忽略那些文件,将相册拿了出来,果然不出所料,相册上依旧是一个女孩子的照片,从小时候到长大。只是不同的是,这张这本相册上的人多了劳伦斯。

    有不少他们两个人的合照,不知为何,苏晴看着这些合照,总感觉不对劲,一直到看她随手抽了一张,看到了照片背后的字,才明白那种怪异感从何而来。

    呵,没想到劳伦斯竟然隐藏着这么大的秘密。她将这张照片抽走,然后又将相册放回了原位,拿着笔记本离开了书房。

    书房外,布鲁斯还在放风,见苏晴安全地出来了,轻轻松了一口气。

    苏晴向他打了一个手势,两人悄无声息的各自回到房间。

    苏晴从怀里拿出那本日记,其实这样的行为是很冒险的,万一被劳伦斯发现了日记本不见了,后果不堪设想。可留在书房里看更加危险。

    她翻阅着这本日记,里面记录的都是一个女孩子的心情,还有一些发生在她身边的事儿,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日记本只用了一半,后面是空白,看最后一篇日记上的日期,是女孩子的20岁生日这一天。

    苏晴又从口袋里掏出了那张合照,那上面的日期跟日记的最后一篇上的日期完全吻合。所以在这个女孩子20岁生日这一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想了半天,苏晴也没有想通,她起身,却不小心将日记本掉落在地上。刚好翻到了日记本的最后。苏晴忽然发现,这本日记的最后竟然有字。这次的字迹是她所熟悉的劳伦斯的笔迹。

    日记并不多,只有两篇,可是这两篇足以让苏晴了解了事情的经过,她的眼中充满了震惊,还有恶心。

    她摸着自己的脸,忽然很想将这张脸皮狠狠的撕下来。

    “你死的时候很屈辱吧?是不是很想为自己报仇?”她摸着日记本扉页上那个女孩子的照片,轻声说道。

    她想她已经知道该怎么对付劳伦斯了。

    “苏晴,你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了吗?”第二天,布鲁斯找到机会,问道。

    苏晴点点头,“你最近要出任务吗?”她现在已经没有了出任务的机会,而她需要一些东西。

    布鲁斯点点头,“今天下午我就要离开一趟。”就是因为这样,所以他才要趁着现在来找苏晴问问情况。

    苏晴的眼中闪过一抹喜意,还真的是连老天都在帮她,她伏在布鲁斯的耳边,轻声说了几句,布鲁斯看着她,“苏晴,他会相信我吗?”

    “会,只要你可以找到他,他一定会相信你。”苏晴说的笃定。

    “好。我试试,但是这次任务我起码也要五天,所以你一定要等我回来再行动。”布鲁斯担心她鲁莽行事,叮嘱道。

    苏晴点点头,“放心,我需要你带回来的东西,所以在你没有回来之前我不会擅自行动。”

    闻言,布鲁斯就放心了,“好,那我先走了。”

    布鲁斯看了看四周,并没有注意到他们,赶紧离开了这里,而过了差不多十分钟,苏晴才慢悠悠地走出来,依旧在基地里闲逛着。

    五天的时间一晃而过,布鲁斯回来的时候,带来了她所需要的东西,“谢谢你,布鲁斯。”

    布鲁斯笑笑,“这都是小事,不过苏晴,你的那个朋友让我带句话给你,他就在附近,随时可以来救你,让你不要冒险,找准机会出去跟他汇合。”

    苏晴眼神微变,“你告诉了他基地的位置?”

    布鲁斯摇头,“不是我,确切地说,那天我出去的时候就被他们抓了,只是因为我跟你认识,所以他们并没有为难我。”可以说这次的任务他可以按时完成还多亏了伊登的暗中相助。

    “他现在还在基地的外面?”苏晴有些担心。

    “你不用担心,他们所在的地方是在基地的监测范围之外,不会被基地的人发现的。”布鲁斯说道。

    “你确定?”

    “自然,我离开的五天时间里他们都没有被发现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

    苏晴想想也有道理,而且伊登好歹也是有排名的杀手,这点本事不至于没有,“他不是一个人吧?”

    “不是,带了一帮人。”他留意了一下,差不多有十六人,不多,但是也不算少。

    苏晴闻言,顿时就放心了,布鲁斯又塞给苏晴一个东西,很小,看着似乎是枚戒指。

    “这个也是你的朋友让我交给你的,说你要是遇到了危险就按一下侧面的按钮,他就会带人进来救你。”

    伊登并不知道苏晴有什么计划,但是苏晴向他要走的那样东西让他知道苏晴最近必然会行动,所以本来想混进来救人的伊登决定先等几天。

    苏晴的心中微暖,直接将戒指戴在了自己的手上,尺寸刚好。

    “苏晴,我知道你一定想好了怎么对付劳伦斯,我想知道我能帮你做什么。”

    苏晴微微一笑,“现在暂时不需要你,要是我有需要,我一定会告诉你。”

    布鲁斯深深地看着她,“苏晴,不管你想做什么,一定要保证自己的安全。”

    “谢谢你,布鲁斯。”

    苏晴回到房间,仔细打量着伊登给她的戒指,看着就是一枚普通的素圈戒指,并无任何的特别之处,唯一有些特别的地方大概就是戒指的一侧有个小小的凸起,需要很仔细地看才能发现。

    苏晴猜想这应该是个类似于信号传输装置一类的东西,也许自己按下这个小凸起,伊登那边就会有信号。

    苏晴猜测地没错,这个东西是伊登从金恩熙那边拿来的,她那里有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有用的没用的都有。

    她又将那本日记从头到尾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眼中眸色明明灭灭。

    “苏晴这几天都在干嘛?”劳伦斯问手下。

    “每天都会去训练营报道,然后就是在基地里闲逛,其他的倒是没有任何的特别。”

    “训练上心吗?”

    手下面色犹豫,劳伦斯看了他一眼,那人立刻说道,“她的手段比起其他的教官来说很严厉,昨天被她弄死了一个。”

    闻言,劳伦斯的面色没有丝毫的改变,似乎死个把人对他来说根本就是一件无足轻重的小事。

    他的嘴角笑意轻扬,“没想到我的苏晴宝贝儿竟然也会有这样的一面,没事儿了,下去吧,以后只要她不出这个基地,不跟基地外面的人联系都不用跟我汇报了。”

    “是,首领。”

    手下人走后,劳伦斯摸着下巴,眼中满是嗜血的笑意,他就喜欢这样的苏晴,嗜血而残忍,唔,跟他一样。

    地狱这么孤单,多一个人陪伴才不会寂寞。

    **

    是夜,苏晴拿着一瓶酒和两个酒杯敲响了劳伦斯的房门。

    劳伦斯意外地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人,挑眉,“这么晚来找我想做什么?”

    苏晴晃了晃自己手中的酒瓶,“想跟你喝一杯,敢不敢?”

    劳伦斯轻笑,侧开身,让苏晴进屋。

    他的房间一如他的书房,装修很简单,一目了然。

    苏晴在沙发上坐下,倒了两杯酒,将其中一杯递给劳伦斯,他拿在手里轻轻晃了晃,又靠近鼻尖,闻了闻,却没有喝。

    苏晴看着他,“怎么?怕我下毒?”

    劳伦斯诚实的点点头,“是。”

    苏晴冷笑,“你的胆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了?”说着,率先喝下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现在还怕我下毒吗?”

    “苏晴,这不像你。说吧,找我到底做什么?”劳伦斯依旧没有喝杯中的酒,他很谨慎。

    苏晴心中到底有多恨他,他一清二楚,莫名其妙来找他喝酒,怎么看都透着一股怪异。

    苏晴见状,全当自己没有看见他的动作,而是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拿在手里晃了晃,却没有喝,“就想单纯的来找你聊聊。”

    劳伦斯脸上浮现一抹趣味,“哦,想找我聊天?这倒是有意思了。你说说想找我聊什么?”

    “劳伦斯,我一直有一个疑问,基地里有那么多优秀的情报人员,你为什么非要把我留在这里,不让我走?”

    劳伦斯双腿交叠,靠在沙发背上,“苏晴,你应该知道从组织成立到今天,从来没有一个人能背叛组织,那些敢背叛的都已经死了。”

    “是,我知道,但我从来没有想过要背叛组织,我想要的只是自由而已,而且当初我们两个有约定在先,以十五年为期,是你先违反了我们之间的约定。”

    劳伦斯点点头,“嗯,是有这么回事儿,但是怎么办呢?我舍不得你,就只能违反约定了。要怪就只能怪你自己太完美,完美得就像一件让我欢喜不已的艺术品,你说。我这么喜欢你,怎么舍得放你走呢。”

    他眼中浮现一抹痴迷,看着苏晴的目光就像是看着自己的爱人。

    苏晴心中作呕,面上却不动声色,“可是劳伦斯,你明白的,我想要的从来都只是自由。我为你出生入死十五年。你交给我的任务,无一次是失败的,这些难道还不还不够偿还你当初的救命之恩吗?你当初是救了我,可是我并没有卖身给基地,我跟那些人是不一样的。”

    “苏晴,你在我身边这么多年,怎么还这么天真?在这个基地里,我就是你们的上帝,我想要你们生,你们就生,我想要你们死,你们绝对活不过明天。我对你已经够仁慈了,难道你都体会不到我的用心吗?”

    “在这个基地里,我对你是最包容的那一个。之前你逃离基地,我虽然派人追杀你,但你心中清楚,我要的根本不是你的命。换做别人,你以为他现在还能活着见到我的面前?”

    “所以我在你心中这么特殊,是因为什么?”苏晴又晃了晃酒杯,喝了一口杯中酒。

    她的身上散发着似有若无的香水味,很淡,却很好闻。

    “大概是因为你的完美吧。人对于完美的东西,总是想据为己有的。”今夜的劳伦斯似乎格外的诚实,几乎是苏晴问什么答什么。

    苏晴看着他的眼睛,美眸轻闪,不着痕迹的靠近了他一点。

    “劳伦斯。你还记得爱丽丝吗?”

    爱丽丝三个字一出,劳伦斯的神情有瞬间的恍惚。

    “爱丽丝。”他轻轻的呢喃着这个名字,眼神不自觉,变得温柔。

    苏晴暗道一声,果然。看来这次她真的赌对了。

    她的手放在劳伦斯的胸前,轻轻地画着圈,“你想念爱丽丝吗?她可是你最亲爱的妹妹呀。”

    她的语气很轻柔,轻柔的仿佛是羽毛轻轻的从劳伦斯的心上划过。她身上的香味似乎浓烈了一分,让劳伦斯的神情逐渐变得迷离。

    就在她想进一步动作的时候,她放在劳伦斯胸前的手却被人猛地拽住了,劳伦斯迷离的眼神瞬间恢复清明,他定定的看着苏晴,声音阴沉,“你想做什么?还有,你为什么会知道爱丽丝?”

    苏晴看着他,眼睛清透,“因为我就是她呀,哥哥,你忘记我了吗?我是爱丽丝呀,跟你一起长大的爱丽丝。我们曾经一起在樱花树下做游戏,你还亲手给我做了一架秋千,你说会陪我一辈子,这些你都忘记了吗?”

    她的眼中蓄满了泪水。

    “爱丽丝,别哭,你知道我最害怕看见你哭了。”劳伦斯刚刚恢复清明的眼神又瞬间变得迷离。他伸手不自觉的抚上苏晴的脸,声音温柔,“爱丽丝,真的是你吗?”

    苏晴强忍着恶心,点点头,“哥哥,是我,我回来了,你高兴吗?”

    劳伦斯点头,“高兴,再也没有比这更高兴的事情了,爱丽丝,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每一天,每一秒我都在想你。可是你就是这么残忍,离开了哥哥,竟然从来不舍得回来看我一眼。真是个狠心的丫头。”

    苏晴轻笑,俏皮地说道,“所以我现在回来了呀。”

    劳伦斯一把抱住她,紧紧的,仿佛要将她揉进身体里,“爱丽丝,我再也不允许你离开我了。更不会允许有人觊觎你,任何想要将你从我身边带走的人,我都会让他们生不如死。”

    最后四个字,冰寒彻骨。苏晴的眼神闪了闪,伸手轻轻拍着劳伦斯的背,“哥哥,我不会离开你,也没有人会把我从你的身边带走。”她主动抱住了劳伦斯。

    劳伦斯拉开她,对着她的唇吻了下去。就像是一个溺水的人在渴求着救赎。

    苏晴下意识的想推开他,却生生忍住了劳伦斯撕扯着她的衣服,苏晴一把握住他的手,却对上了他此时已猩红的眸子,就像是一头怪兽。

    “不要在这里。”她说。

    劳伦斯一把抱起了她,朝着床走去。他将她轻轻的放在了床上。

    劳伦斯正要翻身,却被苏晴按住了,“哥哥,让我来。”

    她侧身躺在劳伦斯的身边,轻声开口,“哥哥,闭上眼睛。”

    劳伦斯听话的闭上了眼睛,苏晴的眼中闪过一抹寒光,一只手解着他的扣子,另一只手却伸到了枕头下,果然摸到了一把匕首。

    她知道劳伦斯有个习惯,睡觉时枕头下会放着一把匕首跟一把枪。

    将匕首握在手心,手一扬,对着劳伦斯的胸口狠狠刺去,劳伦斯忽然睁开眼睛,身子就地一滚,匕首狠狠的插在了他的左胸上,他闷哼一声,对着苏晴就是一拳,正中苏晴的胸口,力道之大,直接将苏晴打到了地上。

    他一把拔出匕首,冷冷的地看着地上的苏晴,苏晴反应极快,从地上翻身而起。就朝着劳伦斯攻击而去。

    刚才那一刀虽然没有刺中劳伦斯的心脏,却也给他造成了极重的伤势,加上他拔出了匕首带出啦大片的血,此时,鲜血直接染红了他的上半身,衣服。

    “苏晴,你找死。”他的声音仿佛来自地狱。

    苏晴冷冷一笑,“劳伦斯,今晚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两人缠斗,苏晴一边打,嘴里也没闲着,“劳伦斯,你让我恶心,你竟然觊觎自己的亲妹妹,如果我没有猜错,爱丽丝是被你亲手杀了的吧?”

    没错,照片上那个名叫爱丽丝的女孩子是劳伦斯的亲生妹妹,只比他小两岁。他们从小一起长大,感情非常好。

    可是劳伦斯却爱上了自己的亲生妹妹,甚至想要将她占为己有。后来,在爱丽丝20岁生日那天,爱丽丝忽然带了一个男孩子到他的面前,说这是她的未婚夫。

    劳伦斯就像是一头发了狂的野兽,疯狂的占有了自己的妹妹,并且当着他妹妹的面,将那个男孩子残忍的杀害了。他的妹妹想杀了他,却反被劳伦斯失手杀死。

    苏晴的话刺激着劳伦斯的神经,他的神情出现了片刻的恍惚。脑海中不断涌现被他深藏在心中的往事。

    苏晴见状,捡起地上的匕首,直接刺向了劳伦斯的心脏,劳伦斯侧身,却没有躲过,匕首直直的插进了他的胸膛,他看着苏晴,眼神疯狂,握住她的手,狠狠一扭,只听得咔嚓一声,苏晴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她的手被劳伦斯折断了。

    她迅速换了另一只手,将匕首狠狠的拔出,带出了一串血花。

    劳伦斯却抬脚踢中了苏晴的腹部,苏晴忍痛,再次将匕首插进了他的胸膛,“去死吧!”这一次,正中心脏。

    这里的动静引起了外面的人的注意,房门被踢开,王牌军的首领进来时看见的就是苏晴拿着匕首狠狠的插在劳伦斯心脏上的这一幕,他瞬间拔出了手枪,对着苏晴就是一枪。苏晴就地一滚,躲开了一击。接二连三的枪响在黑夜中响起。

    苏晴朝着窗户跑去,一个翻身,直接从窗户跑了出去。

    枪声在黑夜中响起,惊醒了基地里的人,布鲁斯暗道不好,连忙从隐藏的地方飞身而出,正好看见苏晴从窗口跳出,他直接将手里的枪扔给了她。

    苏晴接过枪,同时按下了戒指上的凸起。

    “苏晴,你没事吧?”布鲁斯问道。

    苏晴摇头,“手骨折了,劳伦斯已经死了,我们要赶紧逃出去。”

    布鲁斯没想到苏晴竟然真的成功了,“跟我来。”他拉着苏晴往东南方向跑去,他们的身后是接连不断的枪声。

    ------题外话------

    为啥你们会认为苏晴和伊登会是一对?

本文网址:http://www.62ny.com/xs/4/4858/383499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62ny.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