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二 7.露营

推荐阅读:

    自从音乐会上遇见以后,林静和傅宸轩的联系就多了起来,平时没事也会出来一起吃个饭。

    “静静,我觉得你应该好好谢谢我。”简单坐在窗台上,晃荡着两条腿,看着正在练瑜伽的林静,林静轻笑,“想要什么?”

    简单歪头想了想,“我的文快完结了,我想出去玩几天,你跟我一起去吧。”她身边都是一些作者朋友,真正交好的现实中的朋友并不多,平时大家都要上班,或者是忙着谈恋爱,单身狗也就只有一个林静。

    “好啊,想去哪里?”林静一口答应,甚至都没有犹豫。

    简单惊讶,“咦,这么爽快就同意了,我还以为你会说你要陪傅大帅哥呢。”

    林静好笑,“我跟他现在只是朋友,陪什么陪。”

    “啧啧啧,看你这面若桃花的样子,说你跟他只是朋友,谁信。话说,你到底拿下了傅大帅哥没有?”简单好奇,这都一个月过去了,这感情也该有些进展了吧。

    林静微笑,“不急,这件事要慢慢来。”

    “还慢啊,姐姐,你都等了二十多年了,你还打算等到什么时候去,再等下去,你家帅哥就是别人的了。”

    “他不是个容易心动的人。”林静肯定地说道,跟傅宸轩接触也有段时间了,对他现在的性子也算是了解了一些。

    “静静,越是这样的人动情之后反而越不容易忘记,你要是等到他真的喜欢上别人了,那你就真的一点机会都没了。所以你一定要抓紧时间。”

    林静闻言,皱眉,“但是宸轩对我好像没有那方面的意思。”这段时间的相处,傅宸轩对她更多的是友情,感情这东西,讲究的是一个你情我愿,总不能强买强卖吧。

    简单恨铁不成钢,“平时挺聪明的一个人,怎么在这种时候就犯傻了呢,他将你当成朋友,不主动,难道你就不能先迈出那一步吗?都说女追男隔层纱,或许你将那层窗户纸捅破之后,你们的感情就有了飞速的进展呢。”

    “是这样吗?”林静神情疑惑,在感情这方面,她还真的没什么经验。

    虽然简单也没什么实战经验吧,但是毕竟写了那么多言情小说,没见过猪肉还能没见过猪跑吗?于是简单跳下来,走到林静的身边,跟她嘀嘀咕咕了半天,听得林静那叫一个目瞪口呆。

    “你都是从哪里学的这些?”林静好奇地问道。

    简单呵呵笑,“我好歹也写了好几本书,看的小说就更多了,这些都是惯用的套路,虽然吧,小说中的套路在现实中未必管用,但是也可以起到一个借鉴作用嘛,你就理论加实践,万一成了呢。”

    不过林静还是有些犹豫,她的性子就跟她的名字一行,十分喜静又内向,让她主动去追求人这件事,她还真的不好开口。

    “哎呀,别犹豫了,有什么好怕的。”

    “我怕他要是真的不喜欢我,我和他连朋友都没得做了。”

    “难道你甘心跟他做一辈子朋友?”简单反问。

    林静沉默,她应该是不愿意的。

    “所以啊,爱情来了别犹豫,不然该遗憾一辈子了,就算他真的不喜欢你,拒绝了又怎样,总比你现在这样藏在心里什么都不说来得好吧?”简单看问题很简单,对于她来说,爱就是爱了,要大声说出来,藏在心里的那叫暗恋,恋着恋着人就抑郁了。

    林静被她说的有些心动,但是依旧没有下定决心,这时候简单幽幽地来了一句,“静静,别说我没提醒你,一旦被人捷足先登,你这辈子都没机会了。”

    林静的心一颤,她无法想象要是傅宸轩跟别人在一起了她该如何,她终于下定了决心,“那我试试吧,不过要找个合适的机会。”

    “找机会那还不容易啊,找个周末,一起吃个饭,看个电影,然后在街上散个步,最好是有月色,趁着月光表白,多浪漫。”

    “街上人那么多,会不会让他觉得为难?”要是傅宸轩认为她是在趁着人多逼他那就不好了。

    “啧,这都是你一个人的想法,纯粹是想太多了,你现在应该想的是如何跟他表白。”简单语气很是嫌弃,这林静就是太敏感,忧思过重。

    林静抿唇不语,有些事情简单没有经历过,不懂。不过她确实不能像现在这样继续下去了,不然她跟傅宸轩只能停留在朋友的关系上。

    所以,这个周六,林静直接约了傅宸轩出去爬山。

    傅宸轩欣然应允。

    简单见林静在收拾东西,眼珠子转了转,建议道,“静静,你要不将帐篷带上吧,反正周日也不上班,正好跟他在山上露营嘛。”

    林静神情犹豫,“这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吧,你就是太腼腆,顾忌太多,按照你这样,何时能追上男人,要胆大心细懂吗?”

    林静想了想,又给傅宸轩打了一个电话,想将爬山改成露营,傅宸轩看了一眼眼巴巴看着他的妹妹,点头应允。

    “哥,这么说你是同意带上我了?”傅书艺见哥哥挂了电话,笑眯眯地问道。

    傅宸轩无奈地看着她,“你都缠了我一个晚上了,我不带你去你就不去了?”

    “那肯定不是的,就算你不带上我,我自己也会去。哥,我可以叫上果果姐吗?还有裴浩哥。”

    傅宸轩挑眉,“你这是看热闹不嫌事大?”明知道果果喜欢裴浩,还要叫上他们两个。

    “哪有,我是给他们创造机会,你不是说裴浩哥跟他女朋友已经分手了吗,果果姐又没放下他,干嘛不给他们一个机会,也许这次就成了呢?”

    裴浩和蒋晓月已经分手了,就在一个月前。上次傅宸轩和果果在餐厅里撞见他们两个的时候他们就是在谈分手的事情,那餐饭算是他们的分手前的最后一餐。

    从蒋家回来之后,裴浩就察觉到或许蒋晓月跟他交往的目的并不单纯,而之后的发展也的确如此,蒋晓月从回来之后就一直明里暗里地暗示裴浩想跟他回家见父母,毕竟他们两个年龄都不小了,也是时候将婚期给定下来了。

    但因为在蒋家听到蒋父蒋母提出的那些条件,让裴浩心中不是很舒服,就一直装没听懂,后来还是裴一宁开口了,说要见见蒋晓月。

    蒋晓月去的时候倒是没什么,裴一宁虽然谈不上很喜欢她,却也算不上讨厌,于是就答应了双方父母见面。

    见面的地点安排在京城的一家私房菜馆,也是裴浩经常去的一家,但是蒋父蒋母对这个地点却很不满意,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嫌弃选的地方不上档次,为什么不去五星级酒店,裴家太过小气,当时蒋晓月一脸的尴尬,再三提醒父母注意一下场合,只是蒋父蒋母觉得第一次见面很重要,女方绝对不能卑躬屈膝的,要将架子端起来,这样以后女儿嫁到裴家才不会受委屈。

    裴一宁和江晨希都是有修养的人,自然不会跟他们计较,和颜悦色的,也不解释其实那家私房菜馆一顿饭可以在五星级酒店吃三顿了。

    因为裴一宁和江晨希的态度,倒是让蒋父蒋母越发得意起来,而在谈到两人的婚事的时候,蒋父蒋母忽然反口了,说聘礼不能少,原先的那些根本不够看的,他们的女儿如何如何金贵。一直到最后直接提出了要让裴浩将他生父给他的公司股权分一半给蒋晓月,还要让蒋晓月做公司的总经理,不然就是不爱蒋晓月。

    裴浩当场变了脸色,站起来就走了。

    江晨希虽然笑眯眯的,但是说出的话却也是一个意思——蒋家的女儿太金贵,他们家娶不起。

    就这样,双方父母的第一次见面不欢而散。

    第二天,蒋晓月就跟裴浩说了对不起,也解释了其实饭桌上父母就是试探,也算是对他的考验,考验一下他对她的真心,即便他真的答应了,她也是不会要公司的股权的。

    但是这样的解释在裴浩这里十分牵强,他也不会接受这样的解释,不管是试探还是真心,他接受不了蒋父蒋母那卖女儿的嘴脸,于是便提出了分手。

    蒋晓月想挽留,但奈何裴浩已经做了决定的事情很难改变,努力了一段时间,知道他是真的不会回头了,只好同意了分手。

    蒋父蒋母倒是想闹,扬言裴浩睡了他们的女儿,必须负责,分手可以,必须给分手费,这又是一个天价。

    只是裴浩却言明了,他跟蒋晓月之间别说睡,就连接吻都不曾有过,就算是负责也轮不到他。这话说的可谓是丝毫没有给蒋家面子,不仅是蒋父蒋母,就连蒋晓月脸色也十分难堪,只是到底是忍着没有发作。

    蒋晓月为了避免继续闹下去大家以后连朋友都没得做,直接将父母给带走了。

    闹的这样僵,婚事必定是不成了,裴浩给了蒋晓月一笔钱,算是分手费,但蒋晓月没要。

    “哥,其实我觉得吧,裴浩哥心里也是有果果姐的,你相信我的直觉。给他们一个机会,或许就能成就一段良缘。”傅书艺说的很肯定,只是这话却没有得到傅宸轩的赞同。

    “这件事你不要掺和。”傅宸轩警告她,“感情的事情应该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你参与其中只会越弄越乱。”

    傅书艺撇嘴,不满地说道,“我这是为了果果姐,你是没有看见她最近有多不开心,其实好几次我都想将裴浩哥分手的事情告诉她了。”

    因为两家长辈的关系,几个孩子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尤其是糖糖和果果,因为都是女孩子,性格又相近,关系最好。这也是为什么即便果果隐藏得很好,傅书艺也早就察觉了果果喜欢裴浩。

    “你这样做只会让果果陷得更深,糖糖,在爱情里,不是只有我喜欢你,还有一个叫做我要跟你在一起,裴浩哥不主动迈出一步,走向果果,果果就只能是单相思,那么还不如早早放下裴浩哥,长痛不如短痛。”傅宸轩语重心长地说道。

    傅书艺叹气,“我就不明白了,明明裴浩哥也喜欢果果姐,为什么不愿意跟她在一起?还要找什么劳什子的女朋友,徒惹一身腥。”

    “小丫头管的还挺多。”傅宸轩好笑。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那个叫林静的喜欢你吧?你也喜欢她嘛?不过,哥,讲真的,我不是很喜欢她。”

    “别胡说,我跟林静只是朋友。”

    “那最好啦,我也不想她做我的嫂子。”傅书艺之前见过林静一次,直觉不是很喜欢。

    傅宸轩挑眉,好奇地问道,“我记得你只见过人家一次吧,怎么就觉得她不好?”

    “就是直觉呗,人的眼缘很重要,可能就是她不合我的眼缘吧,我倒是觉得她身边那个朋友,叫什么简单的还不错。”

    傅宸轩只当她是小孩子脾气,并没有将她的话放在心上,林静或许是变了不少,但是心地依旧是善良的,这便足够了,毕竟只是朋友。

    傅书艺知道要在野外住一天,眼珠子转了转,还是瞒着傅宸轩给果果和裴浩打了电话。所以第二天,当傅宸轩看到出现在自己加门口的裴浩和果果时,立刻就明白了这必定是自己的妹妹干的好事,但是人家都已经来了,他也不能让他们回去,所以只能当做是不知道,随后趁着众人不注意,又给自己的几个小伙伴打了电话,拉了两个人过来。

    “白俊楠,你怎么来了?”傅宸轩比林静早一步到达汇合的地点,看见早早等在哪里的人,脸色有些不好看,狠狠瞪了傅书艺一眼,这个丫头真是欠收拾。

    傅书艺对上自家大哥的目光,那是一点都不怕,淡定地回视着他,“是我叫俊楠哥来的,反正周末大家都没事嘛,出来轻松一下也好啊。”

    白俊楠一身的休闲装,脚上是一双登山鞋,却意外的相配,微微一笑,“昨晚跟书艺聊天,她说你们今天要出来野营,我反正没事,就一起过来了,宸轩,你不会不欢迎吧?”

    傅宸轩皮笑肉不笑,“怎么会。”这个混账,人都来了,才来说这种话,他觉得手很痒,很想揍眼前的男人怎么办。

    傅书艺挡在白俊楠和傅宸轩之间,笑眯眯地看着自家大哥,“哥,你约的朋友怎么还没到?”

    傅宸轩看着妹妹生硬地转移着话题,没好气地看着她,“路上堵车,马上就到。”

    他看向白俊楠,眼中的意思十分明显,显然是打算找个机会要跟他谈谈人生,聊聊理想了,白俊楠无所谓地耸耸肩。

    这里就白俊楠跟其他人不认识,经过傅宸轩的介绍,加上几人都是年纪相仿的年轻人,很快就聊到了一起。

    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林静才匆匆赶到,却没想到在场的竟然有这么多人,神色有片刻地僵硬。

    “宸轩,十分抱歉,让你们久等了,路上遇到一起车祸,交警处理花了一点时间。”林静解释道,她是提前从家里出发的,没想到竟然还是迟到了。

    傅宸轩拧眉,“你没事吧?”

    林静摇头,“我没事,出事的不是我们的车,我就是被堵在了路上。这几位是?”除了傅书艺,她谁也不认识。

    傅宸轩这才想起还没向她介绍,他压低了声音,“很抱歉,我妹妹知道我要出来露营,就闹着要来,我就想着人多热闹一点,就叫上了几个小伙伴,你不会介意吧?”

    林静笑着摇头,“不会,人多热闹嘛。”只是人一多,她的表白计划就泡汤了,估计要等下次了。

    傅宸轩给林静介绍在场的人,不过大家对她都不是很熟悉,暂时还熟络不起来。

    他们一共有八个人,等他们爬到山顶上才发现,来露营的人竟然还有不少,幸好山顶的地方够大,放下几顶帐篷还是足够的,不过一人一顶是不行了,只能两人一个,鉴于有三个女孩子,就把最大的一顶帐篷分配给了她们,剩下的男人则是两人一顶。

    “你们几个女生去捡些柴火,我们几个搭帐篷。”选定了地点,傅宸轩开始分配任务,这一点是京城的西郊,因为风景好,来这里的人不少,而且附近并没什么野兽出没,让几个女生去捡柴也不会发生危险,所以傅宸轩才敢这么分配,更何况,傅书艺的身手在那里呢。

    傅书艺拉着果果去捡柴,林静跟在他们身后,她的心中有些尴尬,早知道这样,当时就该将简单拉来的,要是简单在,起码现在不会这么尴尬。

    原本出发时,林静是想让简单跟她一起来的,但是简单拒绝了,“这次是你跟傅宸轩表白的好机会,我去算怎么回事儿?”

    “林静姐,听说你跟我哥哥小时候是幼儿园同伴,还经常到我家玩儿,是真的吗?”傅书艺好奇地问道。

    傅书艺主动跟她说话,林静自然是会回答的,笑着点头,“嗯,是真的,只是后来我爸爸工作调动,我们全家就离开了京城。”

    这些傅书艺自然是知道的,她听哥哥提过,“林静姐,这么多年你从来没过京城吗?”她的脸上全是好奇,仿佛就是单纯的询问。

    林静点头,“嗯,我毕业后在其他城市工作了几年。”

    “这么多年没回来,怎么现在忽然回来了?”

    林静微顿,看了一眼傅书艺,见她神情十分自然,心中的那股被针对的怪异感减轻了一些,她真的是太敏感了,人家小姑娘就是好奇问问。

    “京城毕竟是我的家乡,虽然父母在外地,但是这里才是根,而我父母也希望我能回来,我就回来了。”这个理由十分合情合理,傅书艺听了也只是哦了一声。

    果果显然已经忘记了小时候因为一件玩具跟林静闹不愉快的事情了。她是个好相处的,见到林静似乎不是特别爱说话,还主动找她说话,免得让林静觉得自己被孤立了。

    山上干树枝不少,三人很快就捡了不少回来,抱着树枝回来的时候,傅宸轩等人还在搭帐篷呢,不过也快搭完了。

    “哥,这些柴够吗?”傅书艺问道。

    傅宸轩看了一眼,点点头,“够了,你们先将柴放在一边,等下我来生火。”

    傅书艺十分听话,找了个空一点的地方放柴,然后就找了一个相对干净的地方坐下来,看着众人忙碌。

    林静的手上拿着一瓶水,走向了正在忙碌中的傅宸轩,“宸轩,喝点水。”

    傅宸轩接过,道了谢,却没有喝,而是将水递给了裴浩,“浩哥,你刚才不是说渴了吗,先喝水。”

    裴浩看了一眼林静,笑着接过了水,“谢谢。”

    林静脸上挂着温和的笑意,一点都不介意自己的心意被“辜负”了,“这里有我能帮上忙的吗?”

    “不用你,我们这里马上搞定了,你先去跟他们坐着休息会儿。”傅宸轩说道。

    林静抿抿唇,“好,要是有需要帮忙的你就叫我。”

    不远处,注意到这一幕的傅书艺撞了撞果果,“果果姐,我敢拿我的脑袋保证,这个林静绝对是喜欢我哥哥。”

    果果也看见了这一幕,“你想多了吧,他们应该只是朋友。”

    “果果姐,你真是太单纯了,这样子哪里像朋友了,我哥单方面把人家当朋友而已,你看看这主动的劲儿,也就是我哥这个蠢货看不出来。”

    “你这样说你哥哥,小心被你哥哥知道了收拾你。”果果提醒她。

    “这里就我们两个,这话我也只说给你听,你才不会出卖我呢。果果姐,你说你跟我哥也认识这么多年了,怎么就擦不出火花呢,要是你能做我的嫂子该有多好。”

    果果微怔,随即轻笑,“大概是我跟宸轩太熟了吧,从小就在一起,对方什么样都见过了,新鲜感都没了,吸引力自然也没有了,感情都变成了亲情。”

    “那裴浩哥也是从小就跟我们一起长大的,你怎么就喜欢上他了?”傅书艺幽幽地说了一句。

    果果的眼睛里闪过一抹慌乱,“糖糖,你别胡说,我没有。”

    “没有什么?你没有喜欢裴浩哥?果果姐,我早就看出来了,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打电话叫你跟他来?”傅书艺附在果果的耳边,低声说道。

    果果惊讶地看着她,“他是你叫来的?”

    “不然呢,你指望我哥啊。”

    “糖糖,以后不要做这样的事了,裴浩哥已经有女朋友了。”果果低声说道,算是承认了自己喜欢裴浩。

    傅书艺撇嘴,“果果姐,你这是将自己缩进乌龟壳里,不理外面的世界了吗?你难道不知道裴浩哥早就跟他女朋友分手了?现在他可是单身。”

    果果惊讶,“什么时候的事情?他们不是已经打算订婚了吗?为什么要分手?”

    “都已经分手一个月了。至于分手的原因吗?自然是因为女方太贪得无厌了,订个婚竟然要狮子大开口,又是房子,又是车子,还有票子的,数目还不小,裴浩哥自然是不愿意的,两家闹得不欢而散,好像后来女方的父母还提出了过分的要求,俩人的婚事就闹掰了。”

    傅书艺没有详细的陈述二人分手的过程,只是大致的说了一遍。

    果果看着,正在与众人一起忙碌的裴浩,眼底闪过一抹担忧,“那他岂不是很伤心?”这些事情她都不知道,这段时间,她刻意将裴浩摒除在了她的世界之外,只希望能早日放下他。

    傅书艺哼了一声,“他那样子哪里像是伤心了,果果姐,你这眼神儿不行啊。”

    果果没好气的看着她,“裴浩哥可是你的亲表哥,你就不担心他?”

    傅书艺呵呵,晃荡着两条腿,“他要不是我的亲表哥,我才不管你们的事儿,果果姐,虽然我觉得裴浩哥配不上你,但是放眼周围,好像也就他看着还行,最重要的是你喜欢。要不你主动点儿,把他追到手?”

    果果神情黯然,“算了,他不喜欢我,我对他来说只是妹妹。”

    “感情这东西的都是培养的嘛。”傅书艺笑眯眯,“而且我觉得吧,裴浩哥对你也不是完全没有感觉的,也许你一主动,人家就从了呢。”

    “对了,果果姐,你跟裴浩哥表白过吗?”

    果果犹豫了两秒,轻轻点头,“不过被拒绝了。”

    “拒绝有什么关系?你看看人家。”她用眼神示意果果看向林静的方向,虽然傅宸轩没有让林静帮忙,可林静还是主动上前帮他们做了点儿力所能及的小事儿。

    “你看人家多主动,你也要主动一点。总不能站在原地等着裴浩哥从天而降,砸你头上吧,万一砸傻了可就不划算了。”

    “你这丫头都是哪里来的乱七八糟的想法?”果果好笑。

    “姐,我的亲姐,我帮的可是你呀。”她可不是爱管闲事儿的人,这要是换做其他人,她也就是当八卦听一听。

    “别提我的事儿了,你跟那个叫白......”果果忘了名字。

    “白俊楠。”傅书艺快速的说道。

    “对,就是白俊楠,你跟他又是怎么回事儿?”

    “能怎么回事儿?朋友嘛,周末大家都没事,出来聚聚,多正常的事情,正常交友。”傅书艺一脸轻松地说道。

    “我看不止吧,刚才宸轩哥看一下那个白俊楠的眼睛都要喷火了。”

    “我哥那就是太紧张了,你说我都21了,就算真的交了男朋友,那又怎么了?”傅书艺不以为意,她爸跟她哥就是太紧张了,一有异性靠近她就一副戒备状态,说起来她长这么大一次恋爱都没有谈过跟这个也不无关系。

    “你喜欢那个白俊楠?”果果好奇。

    傅书艺摇头,“那倒没有,就是觉得跟他相处还是蛮愉快的。他跟我认识的那些男生似乎不一样。”

    果果顿时就明白了,傅书艺即便是不喜欢白俊楠,她对这个人也是有好感的,就是不知道这个白俊楠是个什么样的人,是不是配得上傅书艺。

    想到这里,果果朝白俊楠的方向看了一眼,结果他也正在往她们的方向看,确切地说是在看傅书艺,察觉到她的视线,对她友好地笑了笑。

    果果微微一笑,收回视线,一点也没有被发现的尴尬。

    那边帐篷已经搭好了,傅书艺两人见状,走了过去,“哥,接下来要做什么?

    “我准备生火,你们谁去把菜洗了,我记得我附近有条小溪。”

    “我去吧。”林静说道。

    “我跟你一起去吧。”果果附和道。

    两人拿了他们带过来的水果还有菜朝着小溪边走去,而傅书艺则是帮着把行李搬进了帐篷中,其实也没有什么行李,就一个背包而已,很快就好了。

    “哥,我觉得下次我们可以选一个海岛露营。”傅书艺说道。

    傅宸轩正在准备生火呢,听了这话头也没抬,“不是你自己要跟来的吗?现在就觉得无趣了?”

    “没啊,我就是觉得我们可以找个更有趣的地方,来个荒岛求生什么的,多刺激。”傅书艺一脸向往。

    “既然是荒岛求生,那你就应该什么都不带,空手去荒岛上,靠山吃山,靠海吃海。就连生火你都要钻木取火。”傅宸轩陪着妹妹瞎扯淡。

    傅书艺瞪大眼睛,一脸的不可思议,“这怎么可能做得到。”

    “这样才叫真正的荒岛求生。”傅宸轩淡定回答。

    “呵,哥,你就忽悠我吧。”傅书艺冷笑一声,转身去找白俊楠了。

    傅宸轩看着傅书艺离开的方向,眼神微暗,嗯,白俊楠这个家伙,真是欠收拾。

    他们带了锅和调味料,还有一些食材,都是为这次野营准备的,“俊楠,过来帮忙做饭。”傅宸轩将火升起来之后,朝着白俊楠喊道,成功打断了傅书艺和白俊楠的聊天。

    白俊楠走过去,似笑非笑地看着傅宸轩,后者一脸坦然,他就是故意的,怎么了。

    不过白俊楠确实是他们几个中厨艺最好的,等果果两人回来之后,白俊楠没用多少时间就将晚饭给做好了。

    “唔,俊楠哥,你做的东西好好吃。”傅书艺刚尝了一口,眼睛就亮了。

    白俊楠微微一笑,“喜欢的话就多吃一点。”

    “俊楠哥,还有什么是你不会的吗?我怎么感觉你什么都会。”傅书艺毫不吝啬自己的夸赞。

    傅宸轩的脸有点黑,给她夹了一筷子菜,“吃东西还堵不上你的嘴。”

    傅书艺哼哼一声,不理他,“果果姐,吃这个,这个好吃。”

    坐在果果另一边的是裴浩,从吃饭起,果果就几乎没有说过话,一直在埋头吃饭,听了傅书艺的话,抬起头,用眼角余光扫了一眼裴浩,发现他正在和坐在他另一边的同事说话呢。

    他神情自然,似乎一点也看不出分手之后的伤心,不过果果不敢肯定他是不是将情绪都埋在心里了,毕竟裴浩一直都是情绪不外露的人。

    她胡思乱想着,根本就没有心思吃饭。

    “多吃点菜。”裴浩忽然开口说道,他虽然在跟别人说话,但是注意力却一直在果果的身上,说着,还给果果夹了一筷子她爱吃的菜。

    果果轻声说了一句谢谢,就像是一个作弊被抓的孩子,神情十分不自然,幸好此时大家都没注意到她的异样,不然就算是不知道她心思的都能猜出来了。

    裴浩心中叹息,这个傻丫头啊,越发心疼,只是想到什么,还是将这份心疼压了下来,当做没有看见,继续跟其他人说话。

    饭后,几个男人负责洗碗和收拾地上的垃圾。

    一群人围着火堆烤火,傅宸轩则是拉着白俊楠去“聊聊人生和理想”了。

    山崖边,傅宸轩和白俊楠相对而站,“你喜欢我妹妹?”傅宸轩开门见山。

    白俊楠脸上挂着温和的笑意,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只是说道,“书艺挺可爱的,很单纯。”

    傅宸轩盯着他,神情莫测,“俊楠,你是我的朋友,有些话我就直说了,我不希望你打我妹妹的主意。”

    白俊楠虽然是白家的独子,但是白氏集团是个家族企业,里面的人事关系很复杂,家族内部人员明争暗斗,白俊楠从小就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下,城府极深,别看他外表温和如绅士,但他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要不然他都出来自己开烤肉店了,他在白氏的地位也无人敢动摇。

    而傅书艺从小被宠到大,虽然很聪明,但到底涉世不深,绝对不是白俊楠这种老狐狸的对手,要是白俊楠真的有心,傅书艺绝对会陷入他的温柔陷阱。

    先不说白俊楠对傅书艺是否真心,就白氏那样的环境也不适合傅书艺,他只希望他妹妹可以找个爱她护她的男人平平淡淡,快快乐乐的过一辈子,而不是陷入无止境的家族内斗之中,勾心斗角的生活不适合她。

    “宸轩,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书艺确实很可爱,我也很喜欢她,但这种喜欢与你并无区别。”

    傅宸轩盯着他的眼睛,白俊楠坦然回视,傅宸轩收回成命目光,耸耸肩,“这样最好,毕竟你太老了,不能老牛吃嫩草。”

    白俊楠俊脸瞬间龟裂,不可思议地看着傅宸轩,“你刚才说我老?”

    “书艺才二十一,你都二十五了,还不老?”傅宸轩说的理所当然。

    白俊楠脸色微黑,咬牙说道,“我要是没记错,你也二十五吧?”

    “是啊,不过我是书艺的哥哥,自然不一样。”

    白俊楠觉得自己的手很痒,这人出去几年,回来后嘴怎么就那么欠呢。

    他勾住傅宸轩的脖子,“改天我请你喝酒。”虽然打不过这个小子,但是他酒量可比傅宸轩好,非得灌醉他不可,让他说自己老,呸,他才不老呢。男人三十一枝花,他现在顶多算是花骨朵。

    “好啊。”傅宸轩答应的爽快,“不过我要喝你珍藏的那瓶马爹利。”

    白俊楠轻哼,“你倒是一点不客气。”不过却也是答应了。

    傅宸轩唇角轻勾,十分满意。

    俩人回到篝火旁,众人正在听李蒙讲故事,不知道讲了什么,众人笑的十分开心。

    “哥,俊楠哥,你们刚才干嘛去了?”傅书艺见到二人回来,随口问了一句。

    “谈点事情,你们在说什么呢,这么高兴。”

    ”李蒙在说你们在Y国一起创业的故事呢,没想到你们竟然发生了那么多有趣的故事。”

    主要是李蒙讲,威廉负责补充,威廉是个风趣幽默的绅士,李蒙也是个能说会道的,一点点小事在他们口中也充满了乐趣。

    “小心别感冒了。”傅宸轩将外套脱下来披在果果的身上,她就穿了一件衬衫,这样的穿着在白天还好,到了晚上还是会冷的。

    “谢谢宸轩哥。”果果笑眯眯地道谢,将衣服裹紧了一些。

    一旁的林静见到这一幕,眼神微暗,心头浮起一丝失落。而从帐篷里出来的裴浩则是看了一一眼手上的衣服,轻轻一笑,将衣服放了回去。

    “我们来玩真心话大冒险吧。”傅书艺提议。

    离大家平时的睡觉时间还早,众人都没有意见。

    ------题外话------

    咳嗽一直不好,好心累

本文网址:http://www.62ny.com/xs/4/4858/383500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62ny.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