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二 登门拜访

推荐阅读:

    沈君煜和傅宸轩联合起来打压李家,李家被打击得喘不过气来,要是再这样下去,不出一个月,就要宣布破产了。

    李父每天都过得战战兢兢的,生怕一睁开眼睛家里的公司就倒闭了,心中无限次后悔为何当初没有好好管教儿子,导致他闯出了这样的祸事,要是可以,他真的想将这个儿子回炉重造,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李父正在想着再一次压着儿子去给傅家赔罪,警察就上门了,因为儿子涉嫌多起强/奸罪,现在家属已经报案。

    “警察先生,是不是弄错了,我儿子不会做这样的事情的。”李母为儿子辩解。

    李父一听就明白了,肯定是傅家在背后动了手脚,因为警察说的受害人中,其中好几个都是他亲自上门去摆平的,证据也是他亲手毁掉的,那些保证了不会再追究的人忽然集体状告,还拿出了早已被销毁的证据,要说没有傅家参与其中,他都不信。

    拉住还要求情的妻子,任由警察将儿子给带走了。

    “你疯了,志深可是你的亲生儿子,你怎么能眼睁睁看着他被带走了。”李母怪丈夫,她儿子现在还受着伤呢,怎么能去警局受罪。

    李父这段时间苍老了不少,头上都长出了白发,听到妻子的话,脸色冷飕飕的,“你有本事你就出面将事情摆平,当初就跟你说了不要溺爱不要溺爱,你不听,现在造成这样的结果,你也有一半的责任。”

    丈夫发火了,李母也不敢跟他对着干,这段时间家里是什么样的状况,她是亲眼看到的,要是傅家不肯停手,最后倒霉的一定会是他们家,别说是儿子,就是他们一家都要上街去要饭。

    “难道真的要让儿子进去吗?”李母心痛。

    李父恨声说道,“不然能怎么办,谁让他不长眼,动谁不好,去动傅家的女儿!”李父也舍不得,可跟整个李家比起来,他宁愿放弃这个儿子,反正他还有一个儿子,虽然不是很出色,起码不会那么混账。

    李母神情悲切,“难道不能再去求求傅家吗?”

    “我们都去了多少天了,人家愿意见了吗?被赶了几次还不够,还有继续去丢人现眼?”

    李母沉默,确实,人家根本不愿意见他们,军区大院的门口也不是那么好呆的,没看见门口那些警卫吗?

    李家都知道李志深是保不住了,一致沉默,除了象征性地给他请了一个律师之外,就再也没有了其他的动作,李志深顿时就明白了,他是被他家人拿来给傅家赔罪了。

    他在看守所大吵大闹,可却无事于补,他的父母根本不愿意来见他,这是彻底放弃他了,想到这里,他的心中涌起一股绝望,更多的是恨意,是对陆一萌的恨意,要不是这个该死的女人,他怎么会落在今天这样的地步。陆一萌也在恨着他,若非这个男人,她现在还在享受她的大学时光。

    陆一萌想见傅书艺的请求被拒绝了,她只能求父母去傅家求情,陆父陆母这才知道女儿做的混账事。

    “我是缺你吃还是缺你穿了吗,我和你母亲有什么都给你了,你怎么可以这么自甘堕落,一萌,你太令我失望了。”陆父伤心,他对这个女儿真的是掏心掏肺的好,在金钱上也不曾吝啬过,尽自己的能力给她最好的生活,怎么就养成了她这般爱慕虚荣的性子呢?

    陆一萌神情烦躁,“爸,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你难道真的要让我坐牢吗?”

    “人真的不是你伤的?”陆父狐疑。

    陆一萌脸耷拉下来,“爸,我是你的亲生女儿,我说的话你都不愿意相信了吗?我说了很多次了,伤人的是傅书艺,不是我,他们就是为了报复我所以才将罪名推到我身上,我承认我是贪慕虚荣,但我还没胆子伤人。”

    陆父定定地看着女儿,这是他唯一的孩子,就算人真的是她伤的,他也不能坐视不理,“你好好呆在这里,爸妈去想办法。”说完,拉着妻子出了看守所,直奔军区大院。

    二人自然是进不去的,陆父和陆母也不纠缠,直接跪在了军区大院门口,瞬间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沈清澜听着警卫员的汇报,想了想,开腔,“让他们进来吧。”

    警卫员出去接人,沈清澜则是去楼上将女儿叫了下来,“陆一萌的父母来了,你去见见。”

    傅书艺正在跟白俊楠聊天呢,听到母亲的话,愣了愣,“哦,好。”

    陆父陆母是第一次来,他们就是普通的工薪阶层,哪里接触过这个层次的人家,一时间站在那里动也不敢动。

    沈清澜和傅书艺从楼上下来,陆母看着眼前的两人,一时猜不透二人的关系,实在是沈清澜看着太年轻了,说她是傅书艺的姐姐她是相信的。

    “书艺,这是陆一萌的父母。”沈清澜率先开口,看向夫妻二人,“你们坐吧,朱阿姨,麻烦泡两杯茶。”

    朱阿姨应了一声,转身进了厨房。

    “叔叔阿姨,你们坐吧。”傅书艺礼貌开口。

    陆父和陆母对视一眼,小心地在沙发上坐下来,只坐了一半,带着几分小心翼翼。陆父搓着手,犹豫开口,“我知道是我没教好女儿,才让一萌变成这个样子,但是傅太太,傅小姐,一萌已经知道了,她人在看守所里出不来,只能我们做父母的过来代为道歉,傅小姐,对不起。”

    陆父深深地傅书艺鞠了一个躬,傅书艺一惊,往旁边躲了躲,好歹是长辈,这个她可受不起。

    “你们不要这样,陆一萌是陆一萌,你们是你们,她犯的错,没有让你们道歉的道理。”傅书艺抿唇,开口。

    “子不教,父之过,我没教好女儿,让她起了害人的心思,这就是我的错,我向你道歉也是应该的。只是我就这么一个女儿,她还年轻,以后的人生还很长,还请傅小姐能够大发慈悲,绕过她这一回,我保证会好好管教她,绝对不会让她再犯这样的错。”

    傅书艺有些无措地看了一眼母亲,沈清澜坐在那里,不发一言,全权交给女儿自己处理。见母亲不搭理自己,傅书艺就明白了,今天能做主的只有自己。

    她看着眼前的陆父陆母,说真的,陆父陆母比她想的要朴实,这夫妻两个看着就像是老实人,可怎么会养成陆一萌那样的性子呢?

    “叔叔阿姨,我很抱歉,这件事我帮不了。”

    陆母闻言,抬头看着她,“傅小姐,一萌跟我们说了,人不是她伤的,我理解,是因为她先伤害了你,才会替你顶罪,但是现在对方要告她杀人,要是罪名成立的话,她后半辈子都完了,所以我求你,不要再为难她了。”

    傅书艺愣了,她自然听懂了陆母话中的意思,眼底闪过一抹冷意,缓声开口,“叔叔阿姨有没有想过,若是那晚我男朋友没有及时赶到,我的结果会如何?”

    陆父陆母神色一僵,陆母小声开口,“但你现在不是没事吗?”

    “就因为我没事,所以我就必须要原谅伤害我的人吗?其实我很想问问陆一萌,那晚若是我男朋友没有赶到,她会不会救我?”

    答案自然是不会的,若是会,当时在她报出自己的身份,李志深犹豫的时候她就不会不遗余力地劝说李志深了。

    想到这里,傅书艺心中刚刚升起的一丝丝不忍顿时消失无踪,无视陆父陆母祈求的目光,硬着心肠开口,“陆一萌她心术不正,算计我,还伤人,这件事我帮不上任何的忙,你们与其在这里求我,不如好好劝劝陆一萌,让她坦白从宽,争取宽大处理。”

    她转过头,不想看到陆父陆母的目光,陆母想哀求,却对上了沈清澜的眼神,剩下的话顿时就说不出来了。

    陆父知道求情无用,只好带着妻子离开了傅家,其实他能理解傅家人的想法,他做不到怨怪,可也做不到心平气和地接受。

    “妈妈,你说我是不是太不近人情了?”等到陆家夫妻走了之后,傅书艺轻声问自己的母亲,她是看到了那对夫妻眼中的期盼已经期盼覆灭后的失望的。

    沈清澜神情淡淡,不答反问,“那你为什么会选择拒绝?”

    傅书艺想了想,开口,“我就是觉得,做错了事情就该接受惩罚,要是那天俊楠哥没有及时赶到,陆一萌也不会因为不忍而救我,妈妈,我是个自私的人,我做不到那么大度地去原谅要伤害我的人。”

    沈清澜摸摸女儿的头发,眼底闪过一丝欣慰,她也不需要女儿去做圣母,有自己的原则和底线,这就很好。

    “糖糖,你做的很好,你很棒,妈妈为你感到骄傲。”

    傅书艺意外地看着母亲,似乎不理解这样冷酷无情的做法为何会得到母亲的欣赏。

    沈清澜微笑,“书艺,做人必须要善良,这是底线,但是不能一味的善良,正所谓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妈妈希望你明白的是,你要有选择地善良,对于一些人来说,你的善良是给他们重新改过的一次机会,他们会如获新生,但是对于另一些人来说,你的善良不过是助纣为虐,见他们心底的恶无限度地激发出来,而这中间的度则需要你自己去把握。”

    “妈妈,你不会觉得我太冷血无情了吗,就像是陆一萌的母亲说的,我现在人没事,但是陆一萌却进去了,换做常人,也会认为我是要原谅她的吧?”毕竟人家陆一萌替她背了伤人的罪名是事实。

    “这就是我说的有选择,有底线,书艺,有些人中毒太深,执迷不悟,你的原谅就是一种纵容。”沈清澜说这话时,不禁想起了李希潼,这个名字和这个人她差点都要忘记了。李希潼何尝不是这样呢,贪婪、自私、认不清现实,执迷不悟,最终才会自取灭亡。

    傅书艺一脸的沉思,想了好一会儿,才抬头看向母亲,“妈妈,我好像明白了。”

    沈清澜欣慰地笑笑,“想通了就好,对了,你爸爸昨天晚上来电话,他后天回家,这个周末邀请你男朋友到家里吃饭。”

    原本白俊楠早就应该来傅家登门拜访了,只是傅衡逸临时有事,离开了一段时间,所以就延迟了。

    傅书艺一听,顿时就紧张了,“爸爸要回来了吗?怎么这么快。”

    沈清澜无语,这话要是让傅衡逸听到,又要伤心了,这女儿真是白养了,一点都不贴心,什么小棉袄都是假象。

    “不用紧张,你爸爸是讲道理的人,不会动手的。”沈清澜安慰女儿。

    傅书艺被母亲这么一安慰,更加紧张了,她爸是不会动手,但是她爸气场全开的样子也很吓人好不好。

    “妈妈,你帮俊楠哥说几句好话呗。”傅书艺讨好地看着自家母亲,没办法,别看她爸最疼的孩子是她,但是最爱的人一定就是她妈,她妈一句话顶的上她十句。

    “你确定要我帮他说话?”沈清澜微微挑眉,她是没问题的,不过傅衡逸吃不吃这套就不知道了。

    想到什么,傅书艺连忙摇头,“不用了,不用了,妈妈,我忽然觉得还是让俊楠哥自己来比较好,他想跟我在一起,总要过爸爸那一关的嘛。”她怎么就忘记了,她爸还是个醋桶,连他们三个的醋都吃,更不要说俊楠哥,到时候可别变成帮倒忙的了。

    **

    周六,白俊楠凌晨五点就醒了,没办法,第一次上门见未来岳父,心里紧张啊,昨晚上他就没睡好,心里一直在琢磨要跟未来的岳父岳母谈论些什么,他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没有经验,于是凌晨三点就给傅宸轩打了电话,想取取经。

    傅宸轩睡的正香呢就被人吵醒了,心中火气正旺呢,听了他的话,冷哼,“你这话的意思是我有经验?白俊楠,你大半夜的脑子进水了吧。”

    白俊楠这才想起,他听傅书艺提过,顾青竹的父母都已经去世的事情,尴尬,急忙挂了电话。

    既然傅宸轩那里指望不上了,白俊楠也只能靠自己了。

    张素心起床经过儿子的房间,见房门开着,就走了进去,她儿子正在衣帽间挑衣服呢,只见他眉头紧皱,拿着一套又一套的衣服在身上比划,一脸的不满。

    “俊楠,你在做什么呢?”张素心开口。

    白俊楠看见母亲,就像是看见了救星,“妈,你来得正好,快帮我挑一件衣服。”

    张素心顺势走进去,“你是要去参加什么重要的场合吗?”儿子的衣品很好,这里随便一件衣服都很合适,哪里需要这么费心的挑选。

    “去未来岳父家登门拜访。”白俊楠如实说道。

    张素心动作一顿,未来岳父?她好像错过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俊楠,什么未来岳父?”

    白俊楠看向母亲,这才想起自己根本就没跟母亲说过自己有女朋友的事情,汗颜,“那个,妈,我没跟你说吗?我交了一个女朋友,她叫傅书艺。”

    张素心皱眉,姓傅?

    “京城傅家的千金?”

    白俊楠点头。

    张素心知道儿子跟傅家的儿子是认识的,却不知何时竟与傅家的千金也有了交集,不过不管这么说,这都是一件好事,嗔怪到,“你说你这个孩子,这么大的事情竟然现在才告诉我,今天都要上门做客了,你让妈妈一时之间去哪里给你准备礼物。”

    白俊楠笑,“妈,礼物的事情不用操心,我已经准备好了,其实我跟书艺交往的时间并不长,我本来是打算等我们的感情再稳定一点再说的。上次书艺身体不舒服住院了,结果就被她父母给撞见了,人家主动邀请我去吃饭,我总不能拒绝。”

    “去去去,这必须要去,你礼物准备了些什么,我跟你说,第一次登门,礼物绝对不能轻了,想当年你爸爸去你外公家,可是准备了不少东西,就差将商场给搬过去了。”张素心很高兴,那可是傅家的千金啊,而且还是傅家唯一的千金,金贵着呢,儿子要是跟她结婚了,集团里的那些人还不得乖乖地听她儿子的。

    而且她还听说,君澜集团的董事长十分疼爱这唯一的外甥女,要是有了这层关系,以后跟君澜集团的合作那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

    短短几分钟时间,张素心就已经将利益关系理清了。

    白俊楠看母亲的神情就知道她在想说什么,不过也不点破,他妈不反对那是最好的。

    “妈,先帮我挑一件衣服。”

    “行,妈妈帮你看看,保证将你打扮地帅气逼人。”

    张素心满脸的笑容,哪里还有一点女强人的风范,乐呵呵地给儿子挑选衣服,还给儿子出着主意,“你去人家家里做客,一定要表现地绅士一点,给人家留下一个好印象。”

    “妈,我不是小孩子,我有分寸。”

    “等你从傅家回来,记得改天也请人家姑娘到家里做客,让妈妈见见。”

    白俊楠敷衍地应了一声好,心中压根儿没打算现在就带着傅书艺回家,至少也要等到他在公司里有了足够的话语权再说。

    傅书艺一早就在门口晃悠了,男朋友第一次上门,她总要迎接一下的嘛。

    今天顾青竹和傅宸轩也回来了,顾青竹在客厅里陪沈清澜聊天呢,傅宸轩手里拿着一个橘子晃悠到妹妹的身边,“难怪人家说女大不中留,这人没嫁出去呢,心就飞了。”语气酸溜溜的。

    傅书艺看了一眼他手中的橘子,“哥,今天这橘子很酸啊。”说话都充满了醋味。

    傅宸轩被妹妹怼了也不生气,往嘴里扔了一瓣橘子,“别看了,人家来了自然会进门,你这样看着能将人看回来?还是你打算做望夫石了?”

    傅书艺微恼,“哥,你就不能不说话吗?”

    傅宸轩酸溜溜,“傅书艺,你差不多得了啊。”

    回应他的是傅书艺的一声冷哼,傅宸轩见状,抬手就在妹妹的脑门上敲了一下。

    兄妹俩打闹间,白俊楠的车子就停在了门口,傅书艺见了,立刻抛弃了自己的哥哥冲着院门口飞奔而去,傅宸轩撇嘴,他现在十分理解他爸的心情,心中暗暗决定,等下绝对不能轻易放过白俊楠。想娶他家的姑娘,总要拿出点诚意的。

    “俊楠哥,你今天好帅。”傅书艺眼睛亮晶晶的,眉眼弯弯,她跟白俊楠有五天没见面了。

    白俊楠宠溺一笑,“难道我平时不帅?”

    “自然是帅气的,只不过今天更加帅了而已。”走进了两步,压低嗓音,“俊楠哥,今天我爸心情很好,所以你就放心吧。”

    白俊楠点头,从后备箱里拿出一件件礼物,嗯,数量有点多。

    而被傅书艺说心情很好的那位正在书房里跟韩奕聊天呢。听见外面汽车的引擎声,知道人来了,脸色渐渐沉了下来。

    韩奕为何会出现在这里,自然是得知今天傅书艺的男朋友要上门,特意早起赶来看戏的了。

    “板着脸做什么呢,女儿大了早晚有这一天的,这不是你劝我的吗。”韩奕笑眯眯,将傅衡逸前不久送他的话原封不动地送还给他。

    傅衡逸冷冷地扫了一眼好友,这幅幸灾乐祸的模样真的是很欠揍啊。

    韩奕慢悠悠地起身,“走吧,人都到了,你总躲在上面能躲多久啊。”

    傅衡逸:……他哪里躲了,不过是个毛头小子,还值得他躲?起身,缓步走下楼。

    白俊楠正跟沈清澜打招呼呢,沈清澜的嘴角挂着清浅的笑意,傅衡逸下楼时刚好看见了,眼底冷色更浓。

    “傅叔叔好,韩叔叔好。”白俊楠礼貌打招呼。

    韩奕桃花眼上挑,“你认识我?”

    “京城商场上应该没人不认识韩叔叔。”白俊楠笑着说道,态度温和有礼。

    韩奕自然是知道白家小子的,是个有能力的小伙子,只不过白家嘛……

    “既然来了就坐吧。”傅衡逸硬邦邦开口。

    ------题外话------

    丈母娘看女婿那是越看越满意,这老丈人就……

本文网址:http://www.62ny.com/xs/4/4858/383503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62ny.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